AliceEc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

温水煮青蛙【楚路】

楚路only
没想到我居然会写这个cp……
又是一个摸鱼



P大闻名全国的一个特点就是大,特别大,占地能有数个普通高校的面积,公交车要在里面开好几站才能出来。以前体育测试后路明非亲眼看见过班里的女生拿出手机滴滴一下叫了辆出租车回宿舍,当时路明非唯一的感觉就是吐槽万恶的资本主义。

他刚从西八楼出来,最近的食堂是三食堂,底下有家卖豆花的小店,还挺对路明非的胃口。彼时路明非已经三天半没出门了,要不是周二上午基础工程设计原理的老师一向爱抓着他点名他今天也不会爬起来。

路明非把扒饭和豆花打包了拿回宿舍,他们寝室是四人间,但路明非大一住进来的时候这是院里最后一个宿舍所以只住了三个人,有一个大一中途转专业去会计撩妹子了,跟路明非关系比较好的学长老唐上个学期没读完被查出来心理不正常被休学了。现在寝室就路明非一个人,他每天睁眼起来就是打开笔电玩星际,连耳机都不用带,其实他的电脑配置很垃圾,玩起来挺卡的,但路明非也不太在乎。

P大名气比学校占地面积还大,学校里头还有一大片老式居民楼和附小,学生数路明非也没在意过,但看着每年新生军训要霸占好几个大操场就能猜个大概了。学校不仅人多,还地处市中心,毕竟是个百年名校,不说别的光靠卖地皮都能大赚一笔。学校人多还繁华,对于路明非这样的宅男来说再好不过了,外头的各种小店摊贩数不胜数,四年就算外卖点个遍也不会吃腻,有心情的时候还能穿越大半个校区去东边的食堂尝尝鲜。

回了宿舍,路明非把午餐放在桌上,一只手拿筷子一只手玩手机,他上了一万年也没人跟他主动说句话的qq,班群的那一框右边灰色的小圆圈上写了个13。群里很少有人说话,基本开口就是要交作业,路明非点进去看了,果然是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布置的工程图后天断网前就要交了。

路明非对此深感痛苦,他既然没有印象怎么可能动过笔。他戳开和芬格尔的对话框,非常直接地问:“芬狗救命!有图吗?”

芬格尔是他们班的美国留学生,住在留学生公寓,和路明非关系倒不错。芬格尔不止不靠谱还和路明非一样是个学渣——虽然他声称自己在美国的时候是学校里成绩最优异的贵族学生,但这也不能洗去他留级了四年的现实。芬格尔虽然成绩不行但性格活泼人际关系广,留级了四年积累了不少资源,很多老师布置作业都是每年一个模子连数字都不改的,路明非就靠芬格尔手里那些师兄师姐们的作业苦苦支撑到了现在。

芬格尔也很直接,老师布置作业是按照学号分题的,他直接把路明非那份文档甩了过来,说:“看吧,平时不听话,紧要关头还是得师兄罩你。”

路明非白烂地附和两句是的是的,平时芬格尔每次腆着脸说自己是师兄的时候路明非都要嘲讽两句,但是到了交作业的时候也不得不低头。

路明非把饭几下扒了吃了,豆花喝了两口放在一边,其实以路明非的电脑来说开个绘图软件都很艰难,风扇转得让人怀疑马上就要爆开了,桌面上的加速球变红几乎爆满。路明非权当没看见,趴在电脑前修改学姐的图。

他在电脑前趴了八个小时总算把图画好了,还有些计算要做,但这也抵不过饥肠辘辘的肚子。路明非把图保存了电脑一合抓抓头发去小吃街解决晚餐,搁这个点几乎可以算宵夜了。

路明非买了个抓饼,他有点想喝奶茶,学校外头的奶茶店多如牛毛,传说中的网红奶茶也一点都不端着架子一口气在P大附近开了三家。其实路明非的同学更喜欢喝学校里的星巴克,气氛环境好,十个拿笔记本的七个都有Apple标志,剩余的估计拯救者败家之眼和苏菲平分一下。但路明非不好那口,里头的东西要么苦得下不了口要么甜得腻死人,他宁愿买杯奶茶用塑料袋提着一路晃一路喝慢悠悠地荡回宿舍。

但奶茶现在也不是一般的消费品了,一杯喝的比一顿加了大块牛肉的炒饭卖的还贵。路明非最终只是在奶茶店前面望了望,想到下午被他当水一样喝了的半碗豆花,决定还是去学校超市随便找点什么饮料算了。

学校里超市和小店铺开得琳琅满目,路明非没怎么犹豫就选定了离宿舍近的那家经常去的超市,规模不大东西倒挺齐全。他在冷柜上看了看,一顺溜的酸奶外还有一排排的黄色包装纸盒,他没喝过但认得这个饮料,高中群里的女生说过,她们称喝这个叫吸柠檬茶。虽然路明非从不在群里冒泡,也没人会提到他,但现在、此刻仿佛有种说不出口的情绪催促着他,要让他尝一尝这个橘黄色包装饮品的味道。

路明非默不作声地扫了一眼货架上的标价牌,2.6元,还挺便宜的。他拿了两盒付了钱准备回宿舍,走到隔壁的楼下的时候和一个匆匆跑出来的妹子装上了,他刚想道歉没想到对方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走了。

情况不对。路明非又要抖机灵了,但是还没等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完全展开一边的香樟树底下就走了个人影出来,路明非下意识地后退一步,面前人的样子在昏黄的路灯下显现出来了。

是一张就算这个人什么都不会就凭长得好看也能发家致富的脸。

路明非没头没脑地“呃”了两声,对方的步子因此停下了,将将站在他面前,神色挺冷漠。

“啊,师兄你好,拒绝妹子呢?好巧好巧。”他妈的自己在瞎说什么,巧什么巧,难道你也在拒绝妹子吗?路明非一下紧张不知道说出口了些什么,又在心里头骂了一声自己是傻逼。

面前的人是路明非的直系学长,叫楚子航,大他一届,帅到微博是个小网红,学校里天天流传着他的八卦。不过路明非对这些不太关注,他认识楚子航是因为这人被院里的老师拉来讲话过好几次,美名曰给学弟学妹们传授学习经验。

楚子航成绩优秀,但路明非不太关注这些,他来的好几次路明非都坐在窗户边上看外边绿油油的大树,或者被水泥边框框着的别的教室里低着头的学生。所以路明非能记住这位师兄的原因没有别的,纯粹就是他长得帅。

路明非上来就喊师兄,也完全不考虑对方认不认识自己。但楚子航好像也没有追究的意思,很平静地点了点头,不发一声地在那儿站着。

路明非不太懂现在是个什么状况,犹豫了一下,感觉这事和自己没什么关系,还不如早点回去把计算做了,再不济还可以打两盘游戏。

他想到这就非常自然并且没头没脑地把多出来的一盒柠檬茶递给了楚子航,说话不过大脑:“师兄你渴了吧,这个给你喝,下次有缘再见啊,我先走了。”

说完他也不管人家接不接就把纸盒往人家手里一塞头也不回地跑进宿舍楼里了。被留下的人手里攥着那盒有点被捏歪了的饮料一直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楼道里。




昨晚玩手机到两点,早上睁眼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路明非也懒得起床,在床上翻来覆去滚了几下,他住一楼,寝室又阴又潮,但对喜欢睡觉的人倒挺友好的,白天把阳台的拉门一关立马一点光都没有。

他开了空调,正好去潮,身上就盖了条薄薄的空调毯,胳膊腿都冰凉的。路明非虽然醒了,但人还迷迷糊糊的,就这么半眯着躺了会儿,再睁眼就十一点二十了。他从枕头边上摸出手机来点外卖,叫了份最近常吃的手撕鸡饭,然后又安静地躺尸去了。

考试周将近,但这学期课不多路明非也不觉得压力很大,反正最后留几天复习的时间就好了。他在床上玩了二十分钟手机,朋友圈里他的女神陈墨瞳刚发了一转美食照,最后还有张自拍。路明非记得她前几天出国旅游去了,这样说这吃的还是异域美食。

他又登了一下微博,路明非关注了一串段子手,每天转发配字最多的就是哈哈哈,上一条原创微博还是上次买柠檬茶的时候,他吐槽了一下这饮料名声大但是不对自己胃口,以后不会再回购了。

下午路明非有节公选课,他平时基本没去过,但临到期末估计老师要给范围就还是换了身衣服出门了。这门通选课的教室离路明非宿舍楼很远,他干脆找了辆小黄车骑过去,到的时候还比较早,教室里没几个人。

教室很大,路明非选了个边上靠窗的位置坐下了。他没带书包,一支笔一个本捏在手上就拿来了,也不影响骑车。最后还有几分钟上课的时候教室里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他也没太注意,有个人在他边上坐下来了,路明非分了点目光过去看,嗬,又是这个学长。

对方规规矩矩地穿着白衬衫和正装款的休闲裤,肩上背着全黑的书包,手上还提了杯奶茶。他把书包放下来拿出笔盒和笔记本,路明非悄悄看,本子封面上还规规矩矩写着这门课和指导老师名字。

哇,这师兄是个人才啊。路明非忍不住在心里说。边上的人像是感觉到了,他看过来,目光并不很冷淡,但也不是好亲近的那种。

路明非下意识地冲他笑了笑,说:“师兄好啊。”

楚子航自然不可能回他一个笑,但也点了点头,说:“你好,路明非。”

“哇,师兄你认识我啊?”路明非受宠若惊了,觉得可能是那杯柠檬茶的情缘,看来这两块六花得挺值的。

楚子航说:“每次我去你们班讲话,只有你一句也不听。”

“啊?”路明非尴尬地哈哈两声:“师兄认错了吧,我肯定都认真听了。”

他没深追这个问题,把桌上的奶茶推过来给路明非,路明非惊呆了:“给我的?”

楚子航点点头,路明非想可能是师兄不喜欢占人便宜想用这杯奶茶还上次的人情,不过当时路明非本来就是随手给的,师兄根本就算不上是占了好处,更何况可能他也不爱喝柠檬茶呢?

路明非赶紧笑了笑,推辞道:“不用了,我也不喜欢喝奶茶,师兄你自己喝吧。”

楚子航又看过来了,神色上还有点疑惑:“你不喜欢?这是波霸奶绿。”他想了想,又补充说:“少糖的。”

这下轮到路明非奇怪了,他确实最喜欢喝的就是少糖的波霸奶绿,不过楚子航又是怎么知道的?哇师兄暗恋我啊?

路明非自己在心里头美滋滋了一下,反正想想又不花钱。楚子航摆出一副这奶茶就是为你准备的态度路明非也不好再推辞了,很开心地把奶茶接过来,说:“师兄真巧,我们俩口味还挺像。”

楚子航摇摇头没说话,老师这时候已经在讲台上把PPT弄好了,他把笔拿出来准备听课,神情少有的轻松。




复习周,路明非定了早上八点的闹钟,但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他也不在意,摸出手机给楚子航发微信:“师兄我起来了!”

对方很快就回复了:“恩,给你带了热牛奶。”

他抓紧时间随便洗漱了一下,感觉可能昨晚空调温度太低有点感冒了,就从柜子里摸出盒感冒药吃了。他昨晚就是穿的今天要穿出门的短袖睡的,连衣服都不用换直接把书包一背出去了。

楚子航每次会去固定的自习室自习,虽然因此也会有很多女生找过去,但禁不住楚子航气场太强从来没人敢坐在他附近。

路明非踮脚走到楚子航旁边的位置上坐下,对方停下笔看他把书包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路明非没有笔盒,几支笔随便一抓放在桌上,然后把学校发的笔记本拿出来。

楚子航把平板拿出来打开PowerPoint自动定位到路明非上次看的那一页递给他,然后把准备好的保温杯放到他面前。路明非其实不怎么喜欢喝热牛奶,但楚子航坚持说对他好他也就算了。

他把杯子打开喝了一口,小声地说了句:“多谢师兄。”

楚子航看着他,摇摇头说不用,然后抽了张卫生纸给他,路明非愣了一下没接,楚子航平静地自己伸手把路明非嘴角的奶沫擦了。

他被这个动作惊得猛退一下,又觉得自己反应太大了赶紧坐回来,一把接过楚子航手上的纸巾一边说“没事没事我自己来”一边把嘴巴胡乱擦了几下。

楚子航看起来也没觉得有什么,继续学自己的去了。路明非把乱七八糟的头发又抓了抓,没敢吭声,乖乖把牛奶喝完了。

路明非拿着楚子航的平板看课件看了才没半个小时就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他估计是出门前的那颗感冒药发挥了效力,索性头晕脑胀的复习不进去,干脆把ipad一锁屏趴在桌上睡一会儿。

教室里空调的温度开得正舒服,楚子航在一边坐得笔直,侧脸很白,鼻梁挺直。

路明非半眯着眼睛晕乎乎地想,师兄长得真好看啊……

他这么一觉就睡了一个小时,醒过来还是因为在桌子上睡得太膈人了,他感觉嘴角有点湿湿的赶紧拿手擦了擦。楚子航注意到他醒了看过来,路明非这才发现自己身上还披了件薄薄的外套。

路明非把外套拉下来抱在怀里问楚子航:“师兄这是你的?”

楚子航点点头,路明非把衣服还给他,说:“师兄这么热你还带外套啊?”

“给你带的。”楚子航没接,“要下雨,你穿回去,估计会很冷。”

“啊?”路明非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师兄你真细心。”

楚子航把手贴过来碰了碰他的额头,说:“你感冒了,还有点发烧,你有药吗?等下回去吃点药睡一觉,下午不要来了,我晚上去帮你复习。”

路明非觉得自己可能还没醒,傻里傻气地“嗯”了一声,连师兄说了什么都没听进去。

楚子航看他这个样子嘴角抿了一下笑得很轻,路明非有点看呆了。楚子航把两个人的东西收拾好了然后把两个书包一边肩膀一个背好,路明非这个时候回过神来了要抢:“欸师兄不用,你怎么能帮我背书包,我自己背就行了。”

楚子航拉了一下他的手腕让他的动作停住:“没事,我送你回去。”

路明非徒劳地伸手抓了两下书包,抓空了,他刚要把手收回去楚子航的手就盖了上来,覆住他的手背轻轻拉了一下:“走吧。”

路明非被他拉在身后走了出去,眼睛呆呆地粘在两个人相连的手上,楚子航的背影挺拔秀丽,但路明非总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评论(13)
热度(144)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