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信奇缘【周叶】

周叶only





-钱- 


 
[妈妈,我拿到实习工资了,你把银行卡号发给我一下,我明天去给你转钱。] 
 
叶修把短信来来回回看了四遍,自觉这个“妈妈”指的应该不是自己。早上沐橙把这个新手机给他的时候反复多次嘱咐如果有陌生号码发短信过来不要理,特别是索要个人信息的那种,肯定是诈骗的。 
 
没想到拿到手机的第一天就真的收到了陌生号码的短信。 
 
叶修觉得银行卡号也算是个人信息的一种,这么说这条看起来很正常的短信其实也应该是诈骗集团发来的了。他有点犹豫,说不定真的是有人发错了,那还是应该和对方说一声的好。 
 
不过怎么会有人把自己老妈的电话号码记错,这样一想又觉得很不对劲。 
 
他没删这条短信,把手机搁在一边看书去了。 
 
但是叶修没想到,这个[诈骗集团]半个月后单方面跟他联系了。 
 


 
-下雨- 


 
[妈妈,天气预报说晚上要下雨,你睡觉的时候记得把窗户关好。] 
 
短信显示是四个小时之前发来的,当时叶修还在手术台上,现在天已经黑了,而且和短信里说的一样,窗外唰唰的雨声提醒着叶修,他没带伞。 
 
这不是什么好事,他坐上电梯,然后走到医院门口。这么大的雨,希望用手机软件能叫到车。 
 
叶修没有下专门的打车软件,沐橙之前为了方便叶修网购一沓短袖特地帮他申请了淘宝账号,还帮他在手机里装了支付宝软件。软件里自带有合作的打车功能,叶修用过几次,觉得还挺方便的。 
 
他在门口等了近半个小时,总算有司机接了他的单,他冒雨冲到出租车后座坐下的时候想起了手机里收到的那条短信—— 
 
应该确实不是诈骗的吧,不过短信不都是有时效性的吗,说不定他/她已经和自家老妈联系上知道发错人了,那就不用回复了吧。 
 
雨势太大,从医院门口出来的路也感觉比平时的更长,上车的时候头发和衣服已经半湿了,虽然叶修不是个容易被外事影响心情的人,但这种时候也或多或少有点[那就这样破罐破摔算了吧]的态度。 
 
明明在正常情况下一定会回复一条“不好意思你发错人了”,但冥冥中可能确实有什么阻挡了叶修做一个圆满的人吧。 
 
不想回复。 
 
 


-辞职- 


 
晚上十点多才从医院回来,叶修习惯晚睡,近一点还在电脑前看视频。放在鼠标边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伴随了一声手机自带的提示音,侧边屏幕有短信提示出现。他把手机拿过来看,又是那个陌生号码。 
 
[妈妈,我想辞职。] 
 
叶修的动作停滞了一瞬,他把电脑上播放的视频暂停了,正正经经地回复对方:“发生什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觉得这份工作好像不太适合我。] 
 
叶修手机被苏沐橙换过主题,短信界面都比叶修原本觉得不错的直男眼光好看多了,他在输入框和背景界面上来回点动,键盘框一下跳出来一下收回去,[工作得不开心?] 
 
[恩。] 
 
[你是自己已经考虑好了的吧?]这样的事情会和妈妈说起来,一般都应该是自己经过深思熟虑了的吧。叶修虽然没有过类似的经历,但大约也能猜到一点。 
 
[对……] 
 
这种时候也没办法轻易说出“不好意思我其实不是你妈妈你发错人了”这种话,合适的答复会是什么? 
 
[没关系,我相信你。] 
 
下次就会发现了吧,短信发错人了的事。 
 
 


—下一次— 


 
[面试通过了!] 
 
小朋友很开心嘛。叶修左手还夹着烟,他的手指很长,一只手也能在手机上打字。 
 
[既然找到工作了就好好干,这次要加油了。] 
 
不知道他妈妈平常是什么样的语气,叶修不知道该怎么模仿,也没有这样直接用正能量的语言鼓励人的经历,只能平淡地把自己所想的说出来。 
 
[恩。] 
 
对面又追加了一句话:“明天有雨,出门记得带伞。” 
 
因为没有称呼在前面的原因,这次的叮咛仿佛突然变了味道,可不可能,说不定,是说给我听的呢? 
 
明天会下雨,所以记得要带伞。我代替他妈妈鼓励了他,那么悄悄接受这一份关心也是可以的吧? 
 
[你出门记得加衣,小心不要感冒了。]叶修的手指轻飘飘地搁在键盘上,房间里的空调静静吐着冷气。 
 
小区没有住满,无数点亮光在黑夜里交相辉映着,有的地方突然暗下去,没有半点规律可循。 
 
楼下有深夜归来的车辆,行驶的声音由远及近然后逐渐湮灭在小区深处。 
 
对面发过来一个憨笑的表情。 
 
叶修对手机输入法不太熟悉,找了半天才回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过去。 
 
额,这个手机微笑的表情好像过于可爱了一点。叶修把香烟在烟灰缸上抖了抖。 
 
真好啊,那么到下次下雨都不要发现是我好了,那样也会再提醒我一次的吧。 
 
会下雨的。 
 
 


—朋友— 


 
一个夏天转眼过去,秋天也走得很快,树叶很快枯黄了,落下来。天意渐凉,压在柜子深处的厚毛衣被翻出来洗晒之后套在身上,里面穿着衬衫T恤或者也有可能是秋衣。 
 
也到了该穿秋衣的季节了吧。 
 
叶修少有地在外面独自一人吃了一顿正餐,日式小餐馆,一个人去吃也很方便。 
 
吃完饭掏出手机结账的时候收到名字是「不知名的小朋友」的短信—— 
 
[抱歉,其实早就知道是我发错了短信,但想和你交朋友所以一直没有揭露这一点。考虑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说清楚,我叫周泽楷,请问能和你做个朋友吗?] 
 
好长的一段话,明明是个寡言的人吧。 
 
本来要扫二维码的动作停住了,手机屏幕光线并不很亮,叶修点开了提示框进入短信界面。 
 
[我叫叶修。] 
 
果然被发现了啊…… 
 
不过做朋友比较好吧,和做妈妈比起来。叶修笑着把手机递过去给营业员扫码。 
 
 


—交换照片— 


 
冬天来临的时候,叶修把沐橙前不久给他买的大衣换上了,医院里的女医生纷纷打趣他终于有个人样了。叶修笑了笑没说话,把抽完了的烟头按在灭烟处。 
 
新来的小护士小跑着路过,笑眯眯地说:“叶医生好帅,是要见女朋友吗?” 
 
不至于吧,不过一件衣服而已…… 
 
他笑着应了句“没有噢”,对方笑着摇摇头跑远了。 
 
手机“噔噔噔噔”响了一下,叶修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周泽楷小朋友又来信了。 
 
[下雪了。] 
 
叶修找了半天走到一扇窗户旁边往外看,雪花很小,是雨夹雪,地面湿了,行人都打着伞低着头匆匆来去。 
 
[天气又冷了啊。] 
 
[前辈……] 
 
叶修有点奇怪,追着发了句:“怎么了?” 
 
[准备下班了……] 
 
[是吗,那很好啊,早点回去休息吧,外面太冷了。]叶修一边发短信一边往办公室走,今天事情也不多,差不多可以按时下班了。 
 
[想知道前辈长什么样子。] 
 
叶修一愣,“要看照片吗?” 
 
对方回得很快。 
 
[可以吗?] 
 
如果是你要的话,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他笑了一下,自己平时不爱拍照,到头来也找不到什么照片发过去,干脆把自己的工作牌的照片拍了一张发过去。 
 
照片发过去的一瞬间叶修也收到了对方的短信: 
 
[那要加微信吗,我的微信号是xxxxxx] 
 
叶修看着眼前的一串英文不明所以:“什么?” 
 
[彩信很贵,我以为你会加微信发……]对面两条短信追着发过来,[前辈好看!] 
 
怎么看后一条短信都是因为觉得尴尬才临时说的好话吧。叶修觉得有趣,他自认平时说话也不是个温柔的人,但对着小周却总是下意识地不想为难他。 
 
[我不怎么用手机所以不清楚,而且我没有微信,qq行吗,50133xxx。] 
 
短信发过去没一会儿qq就收到了提醒,叶修把一枪穿云好友添加请求同意了,终于成功地发了一个qq的微笑表情过去。 
 
看起来正常多了。 
 
[前辈好。] 
 
[小周好啊。]叶修又发了个叼烟的表情,[要发照片吗?] 
 
对面发来一个恩字之后就没消息了,叶修等了好几分钟才收到了一张照片,和他一样,是工作证上的登记照。 
 
[没有好看的照片……] 
 
感情刚才是特地选照片去了啊,小孩真实诚。 
 
不过——[还用选什么,小周真帅啊,登记照都这么好看。] 
 
[……] 
 
呵,还害羞了。 
 


 
—过年— 


 
[叶修新年好!] 
 
叶修把电脑屏幕前的泡面盒子端去扔了,从零点的一堆祝福短信里找出来他的回复:“新年好,有红包吗?” 
 
对话界面很快跳出来一个红包图案,叶修点开领了,888元。 
 
叶修摇了摇头,给周泽楷发了个一千块钱的红包过去,[钱不多,凑个喜庆,拿去买糖吃吧。] 
 
[在做什么?] 
 
[呃,在看医学视频。]叶修摸出一根烟点上。 
 
[过年还要工作?] 
 
[反正一个人在家,也没事做。] 
 
[叶修……一个人过年?] 
 
叶修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是啊,怎么,心疼了?” 
 
对面又半天不说话了。小孩子还是害羞的频率高了一些。叶修嘴角挂着笑,手指在桌面上轻敲着想。 
 
[过年之后见一面吧。] 
 
总是突然说这种得寸进尺的话啊。一条错误的短信引来的际遇,居然突然提出要见面了吗? 
 
[初五之前有时间。]但是还是这么说了。 
 
[好。] 
 
就这么说定了。 



 
 
—尾声— 


 
——小周,搬到我家来吧。叶修抓着周泽楷的手指捏玩着。 
 
——叶修! 
 
——反正你也每天都不肯回自己家。 
 
是又脸红了,真可爱啊。 
 
——第一条短信、做朋友、交换照片、见面和交往全都是你提出来的,偶尔也该我主动嘛。 
 
叶修被人搂在怀里了。 
 
——叶修…… 
 
——小周要拒绝吗? 
 
——不! 
 
叶修笑起来了,他躺在周泽楷怀里,眼睛弯成一掬破碎的清泉,里面好像有星星和月亮。 
 
——小周很喜欢哥吧?毕竟哥这么优秀,唔… 
 
是被吻住了。 
 
 
 

开始忘记配图了,文中提到过两次叶修手机自带的微笑表情说太可爱了不得劲,表情如下
想一下叶修对小周发这里面的表情吧,哈哈哈哈哈




 
脑洞来源于上个月换手机号之后收到的一条短信,上来就要我的微信号,号码和内容看起来都比较正常,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诈骗短信就没有回复。但是想一想,写在故事里面的话说不定会有很奇妙的际遇吧。 
 
解释几个点,凭号码就能看出来两个人是在同一个城市的,所以才会很容易地提出见一面。 
 
弄错老妈的手机号码什么的不太像小周的行为,所以设定为周妈妈自己换了手机号码之后记错了。 
 
为什么辞职之前都没发现呢,因为说的都是一些可有可无的小事,而且小周私下是会和周妈妈在微信上聊天的,并不经常使用短信,所以很有可能没有发现短信弄错了 

评论(13)
热度(220)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瓶邪、狗崽、周叶本命重度洁癖不逆不拆
基本是个甜文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