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脸盆【瓶邪】(完)

瓶邪only

前文

强行变人 

 

吴邪之前查过,猫咪最好几个月的时候就把绝育手术做了,吴邪一直没狠下心来。而且闷油瓶一直没有发情的症状,吴邪就犹豫着把这个事情拖了拖。

 

闷油瓶不爱出门,只在最开始刚来的时候四处转了个遍把环境探了个清楚。春天之后天气好的时候晚饭后吴邪会把它抱下去转转,不过它一般也脚不沾,一直挂在吴邪身上。这天晚上六七点的时候,吴邪和平常一样把闷油瓶捞在怀里在小区里吹风,天已经差不多的黑了,两边的路灯有规律地亮着,闷油瓶一只爪子挤在吴邪的臂弯处轻轻拍了两下,一下把尖尖的指甲伸出来又一下收回去。

 

都说猫关不住,吴邪从前没见过亲友养有品种的猫,还是头一次见有猫和他家瓶仔一样这样坐得住的。有时候吴邪在家里一坐一整天赶工作,闷油瓶哪也不去,就在他边上趴着,睡觉,或者看他。偶尔会伸个懒腰跳到吴邪怀里,这时候就不太安生了,要让吴邪休息陪他,吴邪就把鼠标键盘丢开去摸闷油瓶柔软的下巴窝然后从脑袋顺着毛一顺儿捋下来。

 

带出门了,闷油瓶也不乱跑,不爱搭理人,哪个邻居说话都不理,小区里别的猫猫狗狗见了它急哄哄地冲过来要一起玩,它就一下跳到吴邪的肩膀上把脑袋埋进去,热气顺着衣领一路儿熨着身体。

 

吴邪碰到了个邻居,说是邻居其实不太准确,他和那小姑娘家其实隔了两栋楼,不过上班部门隔得近也就有些来往。巧的是小姑娘也养了只暹罗,还是只刚满岁的母猫。人一早就决定要把这猫留着配种的就没做手术,她先前想过几次,这下碰到了正好提起来:“你家瓶仔还没做绝育吧?”

 

“还没有。”

 

“我看它也不算小了,你是打算要找只母猫吗?”

 

吴邪愣了一下,他其实还没有这个打算,于是笑了笑说:“也不是。”

 

“我正在为我家囡囡发愁来着,我看它俩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配个种什么的?”

 

吴邪下意识去看自己怀里尾巴尖竖着冲小姑娘轻微摇晃的闷油瓶,他轻轻捏了捏它的爪子安抚他,“这个事我开始也没想到,你这一时半会的我也说不准,今天周六,我后天上班的时候再给你个定论吧?”

 

小姑娘也没纠结,得到回答就走了。吴邪看着对方的背影把怀里的闷油瓶又拢了拢,他想到刚才瓶仔的反应,于是问:“你不喜欢她家的囡囡?之前你见过的,就是长得跟你差不多的那只猫,还挺可爱的。”

 

闷油瓶一双竖瞳盯着他,吴邪和它对视着,有点莫名其妙。闷油瓶没等他反应过来挣扎了两下从他怀里挣脱开跳到地上跑走了。

 

吴邪在后面喊了两声“瓶仔”,对方的身影一下蹿远不见了。

 

闷油瓶认得路吴邪倒不担心,只是它的反应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他沿着回去的路慢慢地走,原本散步也没走多远,楼栋一层外头围了一层玻璃门,里头白炽灯亮着。吴邪绕过一条绿化带,面前没有遮挡物了,一楼里头整个空荡荡的,吴邪常走的一人宽的玻璃侧门里头蹲着个小小的身影,形成一个柔软的曲线。

 

闷油瓶的四肢和小脸蛋全黑了,背部是种不纯正却浓腻的咖啡奶白色。它在那儿沉默却温柔地等待着,眼睛墨黑却明亮,不发一言,仿佛要呈现一个等待成山无棱天地合的姿态。

 

吴邪走过去,闷油瓶一直仰头盯着吴邪的脸,他伸手从它腋下把它托举起来,然后一个流水型的身躯被他拢在怀里抱住了。吴邪穿了件白T恤,闷油瓶面对面靠在他怀里,两个前爪轻轻在衣服上印了梅花印子。

 

闷油瓶对这两个印子很满意似的瞧着不放,吴邪又亲了亲它的额头把它抱进去等电梯。吴邪其实住的并不高,但现在的居民楼里头的楼梯都做得不像是真心让人走的,连个电灯都没安,天一黑就逼着人等上下一趟要好几分钟的电梯。

 

楼道里是空的,吴邪就直接问他了:“你不想要囡囡?还是不想找一只母猫?”

 

闷油瓶紧盯着他,尾巴半垂着,一声不吭的。

 

吴邪无法,电梯这时候来了,里头出来了一对估计也是来散步的老年夫妇,吴邪侧身让了路之后钻进电梯,轻声说:“那我就得带你去做手术了,割一刀,你怕不怕?”

 

闷油瓶还是不发一言,尾巴轻轻甩着,打在吴邪的小臂和手背上。

 

电梯很快就停了,外头的感应灯一下亮起来。吴邪把门打开在门口踢掉鞋子然后要去卫生间找毛巾给闷油瓶擦爪子,它这时候突然把身体立了起来,然后把一只爪子搭在吴邪的锁骨上头支撑住身体,脑袋向上伸了伸。吴邪的脚步停下来看它,闷油瓶很轻的几乎微不可查地在吴邪的嘴唇上碰了一下。

 

伴随的是轻柔的“喵~”的一声。

 

 

 

夜里吴邪倚在床上看手机,闷油瓶在他身边团成一团睡着,他只留了盏光线很暗的睡眠灯,隐隐能看出闷油瓶小山丘似的身体曲线睡着呼吸起伏。

 

看来不必等到下周一,吴邪直接在微信上和人家小姑娘讲清楚了,他也不能说是自家崽子不愿意,只胡乱说是还没有这个打算估计以后还是要去做绝育的就把这个事扯过去了。他又看了一下自己的微博,闷油瓶长得好看吴邪又把它照顾得很好,油光水滑的,光靠发它的照片都积累了不少粉丝。

 

吴邪原本拍照就是发着好玩的,方便自己没事时看一看,因此他和粉丝的互动很少,基本上线就是发照片的。他直接点到相册里头看,闷油瓶什么姿态的照片都有,被喂水果的、洗澡的、从显示器后面探出个脑袋的、乖乖伏在他腿上的,还有即便闷油瓶性格沉稳也难掩猫咪习性睡得四肢翻起露出肚皮的。照片并不都很美,但至少是可爱的。

 

他把微博退掉,手机桌面就是一只前不久被他捏爪子捏得尾巴直翘的闷油瓶。吴邪忍不住想,还好瓶仔有这条尾巴,毕竟它不像平常的猫咪一被摸脑袋就舒服得眼睛直眯,猫的面部神经少,闷油瓶更是其中翘楚,心情从脸上看不太出来,大多时候都是被这条尾巴出卖了的。

 

闷油瓶原本就睡得浅,醒过来看吴邪还没睡就跳到他怀里趴着,吴邪一只手摸它的背一只手拿着手机看群消息,小花翘班出去玩了,现在这个点还正是嗨的时候,在群里连发好几张宵夜的照片。吴邪跟在胖子后头骂了几句叫他记得带特产回来,闷油瓶伸爪拍了拍他拿着手机的手,吴邪看它一眼,眼神疑惑。

 

闷油瓶又轻轻拍了拍,眼睛还盯着他,吴邪犹豫着把手机放下双手把闷油瓶抱住,它这样才满意了,伸着爪垫把手机推得更远了点,一头埋在吴邪的颈窝里头不动了。

 

吴邪慢慢躺下去,一手抓着闷油瓶的爪爪轻轻捏着,闷油瓶的尾巴在被褥里竖不起来,只能来回轻轻刷动。

 

 

 

吴邪虽然嘴上说着没什么,心里面还是有点担心闷油瓶的配偶问题的,闷油瓶太聪明,很多时候吴邪都没办法把它简单的当做一直小猫来看。因此它要是不喜欢吴邪肯定是不会勉强他的。

 

吴邪侧躺着搂着闷油瓶睡过去,迷迷糊糊间还想的是自己得做一个负责任的家长,要对闷油瓶的感情问题上点心。都说计划赶不上变化,他既然现在没什么办法,那就只能顺其自然让瓶仔自己领个对象回来了。

 

就这么迷迷糊糊一觉睡到了天亮,吴邪并不怎么贪睡,平常都是到了点醒了然后把瓶仔捞进怀里抓揉几下醒醒神。今天他一如既往地迷迷瞪瞪睁开眼睛探手去抓怀里软绵绵的发热体,手上的手感很怪,虽然软和但没有毛绒绒的触感。他的脑袋还不清醒,只能奋力睁大了眼睛看,眼前隐隐有个人的轮廓,黑发,刘海过额,皮肤偏白——

 

吴邪猛地惊醒了,他在床上乱踢几下退到床的边缘,一个不留神半边身子都落在外头,床上的另一个人突然靠近把他抓了回来,平静又有点诧异地喊他的名字:“吴邪?”

 

吴邪打开他的手,眼前的人肯定是不认识的,下巴有点尖,薄唇,眼睛里藏了一汪水纹,正静静地看着他。

 

“你……你是谁?”

 

面前的人张嘴了,嘴唇轻轻碰了两下发出个不太清晰的气音,“吴邪。”

 

吴邪从床上跳下去挤在墙边上问他:“你认识我?不对,你怎么进来的?”

 

那人坐起来,盖在身上的被子滑下去——居然是个没穿衣的!

 

吴邪盯着他的脸看,这是个美少年,还是个光着身子的美少年,刚刚,现在,正坐在他的床上。

 

吴邪四下望了望,没见着猫的影子,他低着声音喊了声:“瓶仔?”

 

没有回应,也没见闷油瓶从哪个角落冒出来,他又喊了一句,床上的人突然动了动,往他这边爬了过来。

 

吴邪吓得往门口直跑,然而才没跨出两步就被一个人从身后抱住了,那人跟他身形相似,下巴搁在他肩膀上蹭了两下,然后低低恩了一声。

 

一个念头突然在吴邪脑海里炸开了,他整个人如有雷劈,身体僵硬成一块,干巴巴地又喊了句:“瓶仔?”

 

美少年抓着他腰部的手紧了紧,回应他:“恩。”

 

 

吴邪让人穿了衣服在沙发上坐着,自己在一边拼命给送闷油瓶给自己的老同学打电话——当然,一个也没打通。吴邪又去聊天软件上给他留言,也不敢直说是张起灵变成人了,只问他家的猫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对方一时半会儿也没给他回复,吴邪悄悄抬眼看闷油瓶,对方正非常淡定地坐着望天花板。他身上穿着吴邪的衣服和裤衩,没穿内裤,因为不会穿,吴邪也不好意思帮他。

 

吴邪冲着个大男人是不好意思喊出瓶仔两个字了,他咳了一声,喊:“小哥?”

 

对方把要把天花板看出一个洞的目光移过来了,眼睛亮得不同寻常。吴邪试过了,这人不管问什么都只会说吴邪两个字,但是对瓶仔、闷油瓶、张起灵都有反应。而且他的发音并不太好,吴邪两个字总是喊得跟要断了气似的,他怀疑闷油瓶是还没怎么学会说话,只晓得照葫芦画瓢模仿吴邪两个字的口型。

 

闷油瓶身体是变成人了,但意识好像还一会儿转变不过来,没事的时候就跟在吴邪后头要抱他,要把脑袋埋在他的怀里。因为身形的缘故这动作坐起来不太合适,他还好像挺不满意似的。

 

吴邪在他边上坐下,想了想问他:“你知道自己怎么变成这样的吗?”

 

闷油瓶盯着他看,不说话,慢慢凑近了,吴邪下意识地往后退,闷油瓶不动声色地追上来,在他脸上印了一个吻。

 

吴邪:!!!

 

 

 

吴邪没敢告诉任何人闷油瓶的事,小花他们都暂时没说,还被秀秀问过怎么没见着带瓶仔出来散步了,吴邪随便找了个理由说它不太舒服在家里休息。秀秀没多问了,只说让他好好照顾。

 

可不是得好好照顾,从前是猫的时候还好,现在变成人了,除了吴邪根本没人能接手养他。

 

好在闷油瓶也不是一直保持着一开始那样水泼不进脑袋不清醒的样子的,闷油瓶变成人了半个月,基本的话能说了,知道自己穿衣洗澡,肚子饿的时候还知道用吴邪以前的手机给他打电话说要他回家做饭。

 

除了……

 

吴邪正打算这个周末把家里的床换个大点的,现在的床两个大男人一起睡还是有点挤,虽然闷油瓶会把他抱得很紧就是了。

 

吴邪晚上回家,客厅的灯是亮的,闷油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发呆。吴邪今天加了班,又忙了一天累得不行实在不想做饭,就在楼下买了两份煲仔饭带上来。好在闷油瓶也不挑食,在吴邪换衣服的时候把两个饭盒打开放好了自己先吃了起来。

 

张起灵刚变成人的时候还不会用筷子,好在学得快,吴邪教了两天就会了。他换了家居服出来,时节到了天气渐热,只是最近几天阴雨绵绵的硬是把气温拉到适宜温度以下。吴邪看见他只穿了个短袖短裤就问:“怎么穿这么少,要不要加件衣服?”

 

张起灵说不冷,吴邪还是去摸了件长睡袍出来让他披着,他很配合的穿上了。吴邪在他对面坐下吃饭,张起灵吃相并不难看但吃得很快,没一会儿他就把筷子放下了坐在那儿看吴邪吃饭。

 

吴邪开始还有点不舒服,现在都习惯了,等他吃好了闷油瓶就伸手帮他把嘴边的米粒捏掉,吴邪冲他笑一下,他站起来把两个人的碗收好然后弯腰在吴邪的嘴唇上轻轻碰一下,乖乖地把碗拿到厨房垃圾桶里扔了。

 

闷油瓶变成人以后吴邪就不让它再陪着自己工作了,总是叫他先去睡。这样说着吴邪又忍不住想,干脆再买只猫好了。等他爬上床跟闷油瓶说起这个事:“都习惯有一只猫了,不然这次养一只英短好了,我看确实挺可爱的。”

 

对方把他搂进怀里,还要伸出一条腿压着他,被窝里是暖的,两个人身上有着相同的沐浴露香味。

 

张起灵捧着他的脸,一点一点地亲着,最后压上他的唇瓣,“有我就够了。”

 

end


啊这次真的结束了

因为没有猫咪了啊

还是小猫可爱:)


评论(12)
热度(114)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