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宠溺大哥大【狗崽】

狗崽only
看名字就知道是个甜文
写得很爽哈哈哈哈哈
请勿转载喔,可以推荐哒。
非常感谢阅读
忘记说了是不怎么重要的abo噢


大天狗最初对妖狐的第一印象并不太好,他俩是相亲见面,妖狐整整迟到了二十三分钟,按照以往的大天狗来说他根本不可能等这么久,但无奈狗妈派人就在不远处监视着,他只能把桌上的红茶喝了一杯又一杯。

大天狗没有玩手机社交的习惯,就在那傻坐着等人来,等了二十三分钟人终于来了。白色的长发在脑后挽起来,发梢染了点紫,肤色非常白,拉出去能和抹了十层粉的女omega媲美。他的身形较瘦但很有活力,几乎是一步一跳地走过来自己来开椅子坐下了,自我介绍说:“你是大天狗吧,我妈跟我说直接找餐厅里最帅的alpha就是了,我叫妖狐,很高兴认识你。”

一边的服务员又抓着机会赶紧给大天狗续红茶,大天狗看着妖狐,语气挺冷淡:“你迟到了。”

对方很坦然地道歉:“啊对不起啦,毕竟h市的交通嘛,总是能让人有意外之喜的。”

“意外之喜?”

妖狐渴得厉害,两口把自己杯子里的红茶喝了,“对啊,你只不过等了二十分钟就见到我了,不惊喜吗?”

大天狗不想搭理他了。



大天狗虽然姓大,但并不是xx国际上市公司的总裁,而是一个名字听起来就让人性冷淡的生物研究所的研究员,他今年三十岁了,其实还挺年轻,但狗妈认为他在研究所呆了这几年都没能找到个合适的omega估计再过十年也是一样的结果,干脆早点了结一桩心事让他成家算了。大天狗也没有异议,他虽然有过几个床伴,但那都是不走心的谈不上能一起过日子,他虽然没有强烈的想要结婚的想法,但也并不排斥家里有个知冷知热的贴心人陪着。

妖狐今年二十四,大学毕业之后就在h市开了个小书馆,可以看书还可以喝奶茶吃甜点。书馆面向的群众是学生,他另外招了几个店员帮忙,生活过得还挺闲的。因此他对这次相亲是没有什么好感的,一个独立自由能自己赚钱的omega,除了受发情期之扰其余的时候并不一定真的需要一个alpha来插手自己的生活。所以他去的也很随意,没怎么打扮就自己开车从书店过去了——但迟到这个事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并没有这种矫情惹人嫌的毛病。

不过就像他不真心的道歉一样,在妖狐的心里这本来就怪不了他。

但这个alpha生得倒是很对他的胃口,金发蓝眼,面容俊美,身材还像个模特,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一下继续发展的。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发展下去了,大天狗面上虽然表现得不喜欢,但心里其实对这个相亲对象挺满意的。年不年轻不重要,但他身上的活力很吸引人,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头像藏了星星,头顶还支棱着几根碎发,再加上让人无法忽视的漂亮脸庞,这确实是个很有吸引力的omega。

虽然他不准时,而且好像还有点自恋。


妖狐时间比较随意,两个人开始在大天狗下班后约着一起吃饭看电影,大天狗还被他拉着去过几次游乐场。妖狐怕高但喜欢刺激,非要玩跳楼机过山车之类的项目,在顶点的时候妖狐和大家一起叫,大天狗却听得出来他不都只是害怕,更多的是兴奋。下来之后妖狐腿都软了,半趴在大天狗身上去看刚才照的游客照,妖狐的长发整个被吹得竖起来,嘴巴大张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丑死了丑死了,我们快走,不打印了。”妖狐腿上没力气还要拉着大天狗离开,对方倒挺喜欢的,叫工作人员打印一份单独把妖狐的相裁出来搁在钱包里。

妖狐生气了,要他把照片扔了,大天狗只是笑:“花了钱买的。”

“那你给我,我自己收着,不浪费这钱。”

大天狗没同意,拉着妖狐去给他买来的路上吵着要吃的冰淇淋,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吸引过去了,不再吵着照片的事,经过套圈的小店铺的时候又说要大天狗给他套娃娃。大天狗没理由不愿意,心情挺好地给了钱买圈,最后给妖狐套了只鸡宝宝公仔回来。

妖狐笑得很欢,“这个好,我最喜欢吃鸡了。”

大天狗帮他把汗擦了擦,心里头把这茬记着了,想着下次就带他去烧鸡烧得好的餐馆。


妖狐念书的时候是个艺术生,一手画画得很好,大天狗知道他是书店老板之后还挺惊讶,后来特地去找他的时候知道了,半面墙卖的都是漫画书,还有不少进口货,是不能摆在外头的。店里一本教辅书都没有,但意外的是哲学类和文学类书籍也占了半壁天下,大天狗问过他,妖狐挺得意地说自己卖的书全都看过,那些德文原版书和日本生肉漫画自己都不需要看翻译本。

大天狗这才懂了,妖狐不像是个爱学习的,但说话并不显得没见识,相反的,真正和他谈心的时候你会发现这小孩其实思想还挺深刻,原来都是看书看来的。

大天狗问过妖狐有没有什么前任,他回答得风轻云淡的,“初中高中都谈过恋爱,上大学之后发现学校的alpha质量好差就没谈过了。”

说完他反问大天狗:“你呢?这么大年纪了不会连个对象都没谈过吧?”

大天狗失笑:“我年纪很大?”

妖狐点头点得马尾直摆:“我都可以喊你叔叔了。”

“六岁而已。”大天狗有点无奈。

妖狐笑得非常明亮:“可是我看起来年纪小啊。”

这倒是实话,他不特意打扮的时候拉出去说是高中毕业生只怕都有人信。

大天狗就笑了笑:“没有,叔叔没有谈过恋爱。”

这回轮到妖狐惊呆了:“这么说你还是个老处男?”

大天狗没应声,只是摇了摇头,没再笑了。

妖狐知趣,没追问下去。



两个人处了两个月,大天狗对这小孩愈发喜欢,左右两个人都没意见,干脆跟家里人说了可以这么谈下去,到了年尾可能就有结婚的打算了。两边家里都很高兴,时不时就叫儿子拉着对方来家里吃饭,妖狐不会做饭,去哪边都只知道吃。其实他挺能吃的,就是不长肉。

大天狗和妖狐不一样,他早早的就一个人搬出来住了,自己对生活标准要求又高,以前还是特意上过培训班学过做菜的。妖狐有点偏食,口味重,爱吃咸吃辣,甜食也不忌,大天狗就又特地去学了川菜湘菜。本来还想学着做甜点,但这项妖狐自己会,不想累着他,每次都是妖狐做了两个人分着吃的。

两个人在一起之后不管去哪边,大天狗都是要下厨房的,之前妖狐还有点不好意思,后来胃口也被他养叼了,自家做的菜根本食不下咽,吃一口饭要拿筷子挑半天米粒,于是又变成每次提前就催着要和他一起去买菜,两个人一点一点地选着他爱吃的回来弄。妖狐也不做甩手掌柜,他不会做饭但手上功夫不错,刀工很好,就在一边帮大天狗切菜剥蒜,等菜下锅了他也舍不得走,像是粘在锅边上了,闻着里头的香味走不动道。

大天狗自己阉了辣萝卜,小小的一个装在罐子里头,妖狐家里也放了几罐,大天狗炒菜的时候还要分一只手出来捻着萝卜喂他。妖狐牙口好,不怕酸,脆脆的萝卜咬得嘎吱直响的,几个吃下去嘴唇就红了,辣得他伸着舌头直舔。大天狗难免看得心里痒痒,手上动作慢了,凑过去吻妖狐,吸他的舌头帮他分担一点辣味。

妖狐就这么每天好吃的供着过日子也没长胖,大天狗过来的时候就抱着他上称,吃完饭能重点,空着肚子的时候一下又能轻两斤。

大天狗刮他的鼻尖,挺不满意,“你身体太虚了,本来想给你喂胖点。”

妖狐哼哼两声说:“我这体质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你掐掐我的腰,是不是特别细手感特别好?”

大天狗双手环在他的腰上,自然是细的,特别能激发alpha的保护欲,“太细了点,还是胖点好,有点肉捏起来舒服。”

妖狐很自然地把大天狗双手往下一推,按着他的手掐自己屁股:“这没肉吗?捏着不舒服吗?你不懂,我这是肉都长到该长的地方去了。”

大天狗又笑,手上有点把控不住抓捏了两下,妖狐穿着运动裤,紧的,肉从指缝漏出来,手感好的不得了。



大天狗一个星期没给妖狐做辣菜了,虽然他的浙菜做得也好,味鲜嫩滑又很清爽,时不时还会有特色小吃,但总耐不过妖狐嘴馋,拉着大天狗说要吃辣子鸡丁。

大天狗给他做了虾羹,鲜得很,是大天狗特地去渔场选的。妖狐嘴上说着不肯吃要吃辣的,实际上大天狗舀了一瓢羹粥递过去妖狐立马一低头吸到嘴里。

他把粥咽下去,一边说真好吃一边说想吃辣的,大天狗专注喂他,说:“你发情期要到了,辣的吃多了不好,等你发情期过了我每天都给你做。”

妖狐这才想起来,确实是了,发情期三个月一次,自己和大天狗交往两个多月,估计就这几天了。

妖狐瘪瘪嘴,知道大天狗是为了他好也就不嚷嚷了,专注把碗里的粥喝完了。

果然,没过两天妖狐的发情期就来了,之前他都是靠抑制剂过日子,现在有了男朋友日子总算好过了点。

大天狗也特地请了几天假陪他,两个人三天里头一步门没出,衣服穿了没一两个小时就又被对方扒下来。大天狗从来没配合过别的omega的发情期,也是在妖狐身上做得尤为爽利。妖狐后头含着他,眼睛里都是泪,不满足的时候还要自己爬上来骑着他动。

大天狗被他哭得心都要化了,心里头越软身上却更硬,一边哄他一边把他卡在身下不准跑。最后被他抵在最深处问:“崽崽,要不要我?”

妖狐脑袋都不清醒了,却还知道要是应了就得要被标记是有家室的人了,他一边抹眼泪一边点头,最后成结的时候他忍不住咬在大天狗的胳膊上,深红的一个牙印。


秋天的时候大天狗跟妖狐求了婚,日子定在来年开春。妖狐和大天狗本来都还想过段二人世界没打算近期要小孩,大天狗平时都知道要带套子,很多时候做了一两次以后就忍不住光着进去了,控制不住的时候能给妖狐留一肚子的货。

妖狐吃避孕药,对身体有好处的那种,但有的时候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觉得要是有了宝宝也挺好,幸福只多不少。

刚入冬的时候妖狐接到个电话,自称是大天狗的前任,约妖狐单独见一面。

他把位置选在一个挺高档的日式餐厅,有小隔间的那种,但并不太隔音,以免有人在里头出事。

对方长得还算好看,和妖狐有一丁儿的像,但学不出来他那种妖媚的感觉。

两个人没法安安静静吃饭,前任心有不甘说个不停,声称大天狗对妖狐不可能是真爱,他最擅长玩弄别人,高兴的时候看一眼没兴趣的时候就踢远了。

“我以前那么爱他——”

但大天狗从来感受不到,不记得他的生日也不带他过节,饭都不一起吃,打完炮就走。

“他不可能爱你,他没有真心的。”

妖狐笑了一下,饭是吃不下去了,他把筷子搁好道别要走,最后说了一句:“以前我还有点怀疑,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他确实没有前任,因为他从来没爱过你。”

说着他顿了顿,“不过你这样分手之后抹黑别人的行为也能叫爱过吗?”

说完他把拉门拉开,门外是满头大汗的大天狗,金发汗湿了贴在脸上,气刚刚喘匀的样子。

“你……都听见啦?”妖狐心疼地帮他擦汗,“怎么这么着急,又不会出什么事。”

大天狗猛地把他拉到怀里抱住了,完全没顾忌里头傻了的故人,一点一点的亲他,说:“我刚让妈把你的户口本送到我家去了,回去我们就去民政局。”

妖狐脑袋埋在他的肩膀上,嘴角的笑根本收不住。



后来妖狐想起来了问他:“你以前谁都看不上,怎么就看上我了?”

妖狐这时候还坐在他腿上被他圈在怀里,大天狗跟他十指紧扣着,轻轻按他的葱白指尖,“还不是你太优秀了。”

妖狐难得的摇摇头,笑得格外让人动心:“是因为我们俩太配了,天生就要是一对的。”

大天狗小心翼翼地亲他,一只手搁在妖狐的肚子上护着他,那里头有两个人为世界带来的新生命。






写这篇原本完全是为了那一句“他从来没爱过你”,想说的是一个原来不懂爱的人为了心爱的人可以变得千般好,不懂爱的情节就省去了,不然以我的尿性那估计单独还能写一个虐恋情深,太没意思了

评论(16)
热度(180)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