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Ec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

不能见人的小周【周叶】


周叶only







周泽楷已经七天没有出过门了。

连吃饭都是让外卖员送到门口就走然后自己偷偷拿进去。虽然好在是夏休期没有太大影响,但这事不知轮回的人知道,大家都挺好奇的。

他虽然不出门,但还是天天在游戏和网络上游窜,群里黄少天天天嚷嚷着“今天周泽楷出门了吗”,周泽楷一个人在家住,除了本人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可惜的是这孩子实诚,黄少天一旦疯狂刷屏@他就乖乖现身说法:“没”。

叶修也觉得奇怪问过他一次,毕竟周泽楷在选手里头一向是以生活方式健康出名的,即使不说晨练晚练也没理由比叶修这种懒人更宅才对。

“有原因……”

“不太方便说……”

叶修也就不问了,让他注意身体之后这个话题就翻篇了,以为枪王可能是比较顾及形象过了敏脸上长了什么东西不好意思出门。只是担心还是有的,时不时就要来说两句让他放松心态大家都很关心他。

周泽楷也害羞又高兴地接受了他的关心。

然后继续不出门。

直到叶秋那天说要去s市出差两天,叶修上赶着让他留个后备箱出来带自己过去玩玩。

“s市你去的还不够多?有什么好玩的。”

叶修说自己有事,总之是非去不可,叶秋也拿他没办法,没真想着不准他去,就又给他加了张机票。

S市那边有人来接机,但显然叶修懒得受这份好意,依靠着上海发达的交通体系一落地就钻上地铁跑了。

周泽楷家因为机缘巧合叶修去过两次,大概还记得地方。出了地铁站在街上认了十几分钟的路就找到了小区,门栋倒是记得,就是忘了是几层了。

叶修在底下跟着前面刷卡的人进了楼,在一楼的报箱处找了一下——15层。

直到叶修站在周泽楷家门口敲门对方半天没开门还有点急忙忙地问:“哪位?”他才觉得不对劲,里头的人的语气简直像是被人捉奸在床急着穿裤子一样。

“小周是我,叶修。”

“前辈等等!”里面又咚咚咚地响了几声,过了一会儿门总算开了,来人和平常没什么不同,穿着身极其宽松的睡衣,叶修奇怪又好笑地进门:“刚才在弄什么,好大的响声。”

周泽楷的脸红成一片,没说话,把叶修引到沙发上坐着之后就去倒水:“前辈怎么来了?”

叶修托着下巴看他:“担心你啊,看看你是不是身体有什么问题,有没有我能帮忙的地方。”

周泽楷把水给他,在叶修旁边坐下来,半低着头,很是不好意思的样子。

“怎么了?”

周泽楷犹豫了半天,才下定决心似的说:“我做了个小手术……”

叶修一惊,但周泽楷低着头没继续说下去,于是问:“什么手术?”

对方不说话,死低着头不好意思看他,就这么过了有半分钟的时间叶修总算反应过来了,等周泽楷重新看他的时候用眼神怼了怼对方的裆部:“是那里?”

“恩……”

“不方便穿裤子,所以不出门……”

叶修非常不厚道地哈哈笑了:“所以小周你这几天都是光着屁股在家里的?”

周泽楷脸颊通红地解释:“没有别人,穿裤子很疼。”

“我当然知道没人了,有人你还敢这样,是想给谁看啊?”叶修要逗他,故意说:“那现在不疼了?穿裤子不要紧?”

“有点。”周泽楷略带委屈地看他一眼,“不能不穿。”

“小周是怪我不该来看你?”叶修明知道对方心眼实偏要这样说,果然周泽楷立马摇头说不是,叶修又似真似假地叹气:“哎,我因为担心你还跟家里人说要来这边住两天,看来是不能来你这里蹭地方了,算了我还是自己去找家宾馆凑合吧。”

周泽楷立马伸手拉他:“住我家,没关系。”

叶修犹豫着看了一眼他的下半身:“真的没关系?”

周泽楷点头保证:“没关系。”


然而口头保证的没关系和能不能得到身体的认同并不是一回事,周泽楷家只有一张床,两个人晚上盖好被子在床上躺好了,床并不很大,普通的双人床睡两个大男人身上总有什么地方是碰着的。两个人用的同一种沐浴露,房间里开了空调,热度被锁在被子里不散出去,香气在两个人的鼻尖、脖子、锁骨上萦绕着。

周泽楷的胳膊和叶修的胳膊碰着,干燥热乎的。叶修睡姿好,仰躺在床上双手放在身体两侧,周泽楷平常是侧着睡的,但现在不管是背对叶修还是面对叶修感觉都不太对,只能和他一样规规矩矩地躺好。

他把手搁在肚子上,又觉得压得慌,于是把手放下去,和叶修的手背碰着了……

晚上十二点整,即将进入梦乡的叶修被身边人起床的动作吵醒了,对方轻手轻脚地去了卫生间,叶修迷迷糊糊地又要睡过去,但周泽楷没回来又总觉得不安稳睡不着,就这么躺了二十分钟他才发现对方还没有要回来的意思,于是爬起来去找周泽楷。

卫生间的灯是亮的,玻璃门关着,他小声喊了一句:“小周?”

周泽楷在里面应了,但没有动作,“肚子不舒服?”叶修问。

“不是……”

叶修觉得不对劲,想了想干脆尝试着把门打开——果然没锁,他把门推开进去了,里头的人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特别是造型诡异——

裤子没穿好,半个屁股和前面的某物体都露着,偏偏还是个坐在马桶盖上的姿势。

“你这是……上大的还是小的?”叶修没看懂。

周泽楷一张白白的小脸庞唰地一下红透了,睫毛快速地抖了几下,“不是……没有上厕所。”

“那你在干嘛?不会吧,小周你还有露阴癖的?”

“不是!”周泽楷急坏了,露阴癖什么的也太难听了吧!

“是硬了,硬了就疼!”他几乎有点气急败坏了,破罐子破摔完全没反应过来自己在说什么似的。

气氛突然变得沉默又诡异起来,周泽楷红着脖子脸耳朵把裤子穿好,这才听到叶修慢悠悠地说:“小周,你和我睡,硬了?”

周泽楷脑袋整个爆炸了,可不可以去死一死啊……


end




做什么手术大家应该都知道吧……就是传闻中的割baopi,真是对不起小周给了个这样的设定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7)
热度(121)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