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瓶邪】

HE



夏日的夜晚也闷热,太阳落山了,地面还是滚烫的。吴邪躲进了路边的一家烧烤店里吹空调,点了一盘花蛤慢慢吃。店里人不多,另外只有一桌两男一女在旁边要了点毛豆韭菜作下酒菜小声聊天。

 

店里头上边挂了台电视,放的是当下最火的一档综艺,每期除了五位固定MC外还会请三至四位嘉宾参加节目。吴邪以前看过几期,但没继续追,现在电视上放的是最新也是这一季目前以来噱头最高的一期,请了传说中一位从不上综艺的年轻影帝视帝双冠主。巧的是五个固定MC中唯一一位女性固定主持正是这位大咖传了近一年绯闻的女主角,因此最近这期综艺霸占着话题榜前十长久不下,观众的反应也各不同。今天下午吴邪还见到公司里面两个女同事为这事吵起来,说是两个人一个是他俩的cp党一个是影帝的死忠女友粉,就为他俩的这段绯闻是真是假闹得不可开交。

 

吴邪现下在小餐馆的木桌前坐着,嘴里吐着花蛤壳,心里头抱的是吃瓜心态,综艺效果不错,那位影帝明明不是有娱乐精神的人,在节目里一本正经地被作为笑料的搞笑形象却异常好,和女主持虽然没有什么特别配合但是在节目组的故意粉红气氛制造下倒也显得真的挺甜蜜的。吴邪和边上那一桌顾客都被逗得笑了半天,现在没客人了,外头的店主也进来坐下一起看电视,吴邪喊他上了两瓶啤酒,自己用店里异常小的一次性塑料杯子倒着慢慢喝。

 

明明不过几个小菜倒也挺经吃,等吴邪把花蛤吃完了啤酒喝干净已经十一点多,隔壁一桌的三个年轻人先走了,吴邪走出去站在店门口付钱,热气一下扑过来粘在他裸露出来的皮肤上,既热且闷。他和老板随口讨论了一下好久没下雨的事情,收了零钱往回家的路上走,他喝了酒,而且也没开车,走回去估计要半个小时得十二点才能到家。这时候才想到要把手机从包里拿出来看一眼,未读消息满满一片,工作的私人的都有,顶上就是八个未接电话,都是张起灵打来的。

 

吴邪把工作上的消息回了无关紧要的消息删了然后再去看张起灵给他发的两条短信,一条是八点多发的:

 

加班?记得吃饭

 

还有一条是十一点发的:

 

不回?吃了没?

 

吴邪拿出烟点上,身体是舒服的,刚吃了夜宵喝了酒,现在一个人在马路上走,即便风是热的,嘴里叼着烟也就能放松得不得了。

 

吴邪强迫症似的点开通话记录把绿色通话键按钮上的那个数字8去掉,也没打回去,只是发短信:

 

就回,吃了。

 

短信发过去很快有电话打过来,屏幕上张起灵的名字亮着,吴邪盯着看了一会儿,索性把手机静音扔回包里。

 

气性还是要有的,不管再怎么说不要闹得太难看但吵架总要是有吵架的样子。

 

回到家的时候十一点四十八,吴邪在门口换鞋的时候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客厅的灯是亮的,电视没开,张起灵也不知道默不作声地在沙发上坐了多久,见他回来了才去把下午就放到冰箱里准备晚上吴邪回来吃饭时给他解渴的冰绿豆汤舀了一碗出来。

 

他俩为了隐私性好住的是市里有名的别墅区,家里装的中央空调,张起灵提前就把温度调好了。吴邪把包搁在沙发上接过张起灵递来的绿豆汤就站着靠在沙发靠背上喝,衣服被汗打湿过,身心都有点累,他把碗拿到厨房洗了放好就直奔浴室去洗澡,篓子里已经搁好了他的睡衣。

 

他俩已经很久没闹这一出了,就在上次吴邪还离家出走了几天才回来。吴邪不知道张起灵是料定了这次他不会夜不归宿还是每次张起灵都在家里和平常一样准备好一切盼望着他能回来。

 

吴邪又又又又一次心软了,俗话说事不过三,照这样说吴邪早该给张起灵判死刑了。从前也不是没有闹得很难看的时候过,那时候在一起才两年,吴邪趁张起灵外出拍戏的时候火速在公司附近买了一套精装房,叫了搬家公司来把自己的行李一股脑全拖走了。因为客户资源的原因手机号是不方便换的,张起灵还不知道吴邪搬了,每天和往常一样一日三餐早晚定点发短信过来提醒他按时吃饭睡觉,吴邪一条也没回过,他却什么都没察觉到。

 

过了一个半月张起灵才回家,家里已经几乎被全搬空了,原本他就只有些衣服,家里的小件物品有人情味的小玩意儿都是吴邪买回来的。吴邪还帮他把沙发、床、书柜里剩下来的那些书用白布或者塑料袋封好免得落灰,衣柜里空了一大半,衣架空落落地挂成一排,不像人住的地方。

 

当天下午下飞机到家没两个小时的张起灵就直接拖着从片场带回来的行李找去了从胖子那问来的吴邪新家地址。楼下的安保不让他进,也是一个大夏天,他带着帽子口罩墨镜提着行李箱抱着个背包在楼下的树荫下等了五个小时,天都黑了加了班又和同事们聚餐了的吴邪才慢悠悠地回来。他没自己开车,送他回来的是一个看起来年纪长他们几岁的事业有成的青年才俊。

 

吴邪家教好有涵养,生气发火也从来没有跟人吵架的,只有跟张起灵的那晚被追着问“送你回来的男人是谁”回答了“你凭什么问我怎么不看看自己的绯闻有多少”之后吵到把枕头从楼上扔下去摔门而出,一层楼的墙壁都感受到了怒气。电梯来得慢,22楼吴邪是走安全楼梯跑下去的,跑到十几层的时候被追上来的张起灵从后面抱着拖住按在墙上吻,最后所有的挣扎都被淹没在张起灵的一句“没吃午饭和晚饭”里,他俩工作起来不要命,肠胃都不好,一餐不吃对方都要心疼半天,最后只能任由对方牵着他的手再坐电梯上去。家里什么都没有,只一把吴邪没时间吃饭时吃的挂面还有剩的就给张起灵下了,张起灵也没说让他回去,就趁他下面的时间把自己的行李迅速和吴邪的混在了一起,把一个单身公寓营造出是两个人住的氛围。

 

跟张起灵吵架其实是很难吵起来的,但火却会在这个过程中越生越旺,他不吵不理会不解释,被咄咄逼问好像也听不进去,不接你的话,神情是冷淡而隐忍的,态度非叫人肝火更盛。那晚之后吴邪就深刻地了解了这一点,但男朋友是自己找的,喜欢得要命没办法分手,就只能气到不行的时候自己打落牙齿和血吞。

 

他不会哄人也不知道坐下来好好讲道理说清楚,只知道洗澡的时候给人准备睡衣,睡前准备牛奶,睡觉的时候把人抱得再紧一点。即使在最崩溃的时候也不会说话,但一双眼睛望着人的时候偏偏像是掏出了心挽留他。

 

这次的事追究起来也怪不到张起灵头上,综艺自己也看了,明眼人都知道他在尽力保持距离,偏偏制作组铁了心了要炒火一对cp让节目热度更上一层楼,整场下来粉红背景不断,游戏也尽量让他俩一起做,非要营造出一种张起灵铁血硬汉保护背后娇小女生的感觉。

 

吴邪洗完澡把头发擦干出来,张起灵在被子里躺得好好的,只是自己的手机被丢在床上自己那半边位置的正中心。吴邪没什么反应,把手机拿到床头柜上搁好了然后掀开被子要躺进去,张起灵却突然咳了两声,吴邪动作顿了顿看他,张起灵咳得更严重了。

 

吴邪一只手撑在床上凑过去看他,张起灵紧闭着眼睛,咳得倒是轻了些,吴邪又爬起来去给他倒水。水壶里还有保温的温水,吴邪给他喝了,杯子放在他那边的床头柜上转身爬回床上睡觉,这下更奇怪了,手机还是亮着的。吴邪趁把手机拿过来锁屏的时候快速扫了一眼,屏幕停留在短信界面,又是胖子一通废话,在一起这么久了怎么还因为这种小事闹不愉快,小哥急得很打电话过去问了好几次,他的真心就你看不出来,宠你都快宠到天上去了云云。

 

吴邪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放回去躺好,是背对着张起灵睡的。那边很浅地叹了声气,然后靠过来把吴邪圈在怀里抱住了,从背后把吴邪的手掌抓在手心里十指相扣。

 

“晚饭吃的什么?”

 

吴邪没理他,闭着眼睛兀自睡着。张起灵把脑袋埋在吴邪的发后,一点一点亲他的脖子,盈盈一握,既白且嫩。

 

吴邪被他闹得受不了,翻过身来仰躺着睡,张起灵更加得寸进尺了,稍微直起了一点身子和他脸贴脸地盖上去,鼻尖摩擦着,嘴唇轻碰几下。

 

吴邪忍无可忍地睁开眼睛把他推开:“你干嘛?”

 

房间里黑得深沉,吴邪连张起灵的轮廓都辨不出来,只能感觉到身边人又躺下去了:“明年合约到期我不续约了,打算筹备工作室。”

 

吴邪瞪着眼睛望着黑黢黢的空气,半天才干巴巴地说:“不用跟我说这些。”

 

张起灵没有办法了,只能说:“不要生气。”

 

吴邪在床上翻了两下,最后平静地说:“我后悔过很多次,不该和一个娱乐明星谈恋爱。”张起灵又把他抱紧了一些。

 

沉默持续了很久,张起灵紧捏着吴邪的手,空调温度低,手心里头有冷汗。

 

吴邪反手和张起灵的手握住,食指在他手心里刮了两下:“但是我爱你。”

 

张起灵把他紧紧拢住,吴邪顺势环住他埋进他怀里,体温是热的、暖的,张起灵的身体软,吴邪很瘦,两个人纠缠得紧紧的,腿互相压着对方。

 

“对了。”吴邪突然从他怀里抽身出来:“我看了你这期综艺,感觉还可以,你觉得怎么样?”

 

张起灵要把他压回去,未果,于是说:“我没看。”

 

吴邪突然笑了笑:“那正好,你们做游戏抢东西的那个地方挺搞笑的,我找给你看一下。”

 

说着他要坐起来去拿手机。

 

抢罐子游戏是张起灵唯一和那位女MC有肢体接触的情节,他赶紧收紧手脚把人禁锢在怀里:“不看。”

 

“不是挺搞笑的吗,为什么不看?”吴邪抽身不开,在他怀里当一根不听话的木头撞来撞去。

 

张起灵理亏,只能假装自己聋了哑了一声不吭,吴邪在他怀里终于不挣扎了,张起灵突然开口:“我刚翻胖子短信的时候,看到你的同事给你发的短信,有女的还有男的。”

 

他顿了顿,“你为什么说自己是单身?”

 

吴邪简直气得脑袋发晕,忍不住踢他一脚,愤愤地说:“你不也跟广大人民群众说你的初恋在十六岁现在是单身要记她永远一辈子吗。”

 

张起灵第无数次解释:“那不是我的原话,是公司的意思。”

 

吴邪又踢了他一脚踹在他小腿上,把张起灵抱着自己的胳膊推开翻个身扭到床沿背对着他睡。心里头数着三秒钟,果然张起灵贴过来了,跟他挤在一个枕头上去抱他,一张一米八的大床空出了一米的空位。

 

张起灵的吐息贴在他的耳朵边上:“初恋是你,十六岁是你,一辈子也是你。”

 

吴邪哼了一声,睡了两分钟,又好似不舒服似的转回去和张起灵面对面抱着,两个人互相咬着嘴唇亲了一下,张起灵问他要不要,吴邪把他放在自己腰后的手拍开。

 

“要什么要,我们还在吵架!”

 

 

--------------------------------------end

评论(6)
热度(97)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