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Ec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

傲娇是没有对象的【狗崽】

考虑了半天,毕竟是现代背景,就把吾、汝、小生这样的口癖改掉了~

 

 

妖狐为了考研打算搬出去租房子住,他在群里问过几次有没有人要跟他一起,却每每都是以大天狗的“学习重要的不是环境,如果你能静下心来好好学习,在哪里住都无妨”结束这个话题。

 

“这人有毛病吧?”妖狐气急,拉着夜叉吐槽。

 

“你有什么好生气的,他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喜欢嘴上这样说你,怼你还不是因为你居然没有特别邀请他跟你合租。”妖狐一个宿舍都是手机控,夜叉一边说话一边玩手机,还不忘给他安利:“这软件还挺好用的刷微博都没广告你也可以用着试试看。

 

“不是我说,大天狗这人太傲娇了,就想跟你说说话也不肯好好说,非要来气你。”

 

妖狐得到了夜叉一番废话安慰满足得不得了,心中对这番话深以为然,问:“欸什么软件给我看看?”

 

 

 

 

如果没有妖狐这个人,那所有人对大天狗的评价都是“直男中的战斗机”。

 

大业未成如何能考虑儿女私情——这是大天狗上大学前心中恪守的人生真理,大义才是天狗家毕生追求。

 

若有另一半,还需得听话懂事温柔乖巧,贤惠是必需,要能为大天狗洗手作羹汤才行。

 

可能也正是因此,他对妖狐管得才格外的宽——

 

酒吧不是学生该去的地方,你既然还是学生,自然要以学业为主。

 

胡萝卜不好吃吗?是你不懂得品尝,挑食可没有什么好处。

 

数学是一门诚实的学科,你这样投机取巧是学不到什么的。

 

因此在大天狗和妖狐走得近了之后大家对大天狗的评价就改成了“gay男中的直攻癌”。

 

“我并不是gay,我同妖狐什么关系难道你们看不见?为何非要编排我们?”大天狗一本正经地反驳。

 

众人心中呵呵,嘴上应他:“是是是,你不是gay,你和妖狐什么都没有,毕竟追妖狐的人可多了,他愿不愿意跟你传这个绯闻都还说不准。”

 

大天狗沉默不语,盯着手上的手机,妖狐又发了朋友圈,却没来主动找他聊天。

 

下一次大天狗把醉了酒的妖狐从酒吧提出来的时候、给他挑出菜里的胡萝卜的时候、考试之前抓他复习数学的时候,损友们又记吃不记打地在群里打call,今天又能和妖狐呆在一起了,大天狗高兴死了吧。

 

大天狗语气冷淡地回复:“呵呵。”

 

 

 

时间紧,妖狐为了节约住宿费要在开学缴费前租好房子,最晚不过这两天了,他已经看中了一套,但实在是找不到人跟他摊这笔房租。

 

妖狐在群里哭哭:“怎么没人来找我合租啊!!!”

 

QQ显示有新的添加请求,附加信息是“学校贴吧上看到的,同考研租房”,妖狐翻个白眼,都是些什么人就来找我合租。

 

果断点了拒绝。

 

然后继续哭:“你们真的没人要租房吗???”

 

最近刚进群的小学弟兔丸还看不懂这场戏,老老实实地跳出来说:“我也想租房子,宿舍条件好差,不过学校是不是规定大一的不准出去住啊,不然我就和学长一起了……”

 

和大天狗一个宿舍的酒吞毫不留情:“大天狗啊,他跟我说他想出去住,你去问问他。”

 

当事人冒泡了,大天狗:“为何要浪费这笔钱出去住?”

 

妖狐手速飞快:“那你滚吧。”

 

 

 

最后妖狐找了个设计专业的室友,叫书翁,也是考研搬出来的。

 

书翁生活作息好,人也和和气气的,一溜儿的老年人爱好,其中毛笔字写得尤其好。

 

妖狐在群里提过好几次这个新室友,满意得不得了,“看看他,再想想我这三年和夜叉这个狗东西一起住的日子,真是折磨。”

 

夜叉一秒钟回复:“???”

 

“对了,书翁毛笔字写得特别好,下次有机会你俩切磋切磋啊@瞎子书法家。”

 

判官露了头:“可以,听你说得我对他也很有兴趣。”

 

“有才艺不一定非要展示出来,其实我的毛笔字也写得不错。”大天狗又来煞风景了,妖狐一秒翻白眼:“行行行你什么都厉害,上天下地无所不能全宇宙你最强。”

 

茨木闻不出其中火花,开开心心地说:“妖狐的毛笔字也好,我上次去他家见过,造诣很高啊!”

 

“你去了妖狐家?”大天狗大爆手速。

 

“你还看过他的字?”酒吞一句话后面跟了一万个问号。

 

判官惊讶:“原来妖狐深藏不漏,下次可否借我一观?”

 

妖狐点开表情栏,精准地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出去。

 

 

 

书翁这个室友千好万好,就是有一点妖狐没想到。

 

他明明长了一张智慧的脸庞,还带了眼镜,却偏偏瞎了眼是个无脑狗吹。

 

对,无脑狗吹的意思就是无脑吹捧大天狗。

 

妖狐对此非常不理解,特地问他:“你为什么这么崇拜大天狗啊?”

 

书翁摇头:“不是崇拜,是对强者的敬佩。”

 

“……”

 

“我虽然和你们不在一个院,但听说了很多大天狗的事迹,让我找一下,恩他得过全国xx英语大赛一等奖、全国xx数学竞赛一等奖、全国xx建模大赛特别奖、全国xx软件设计大赛一等奖……”

 

“……你敬佩他就是因为这么浅薄的原因吗?”

 

书翁扶眼镜:“以前我听说天狗家族的人都狂妄自大,但上次我碰巧见过大天狗一次,发现并非如此。”

 

妖狐好奇看他。

 

“有一次我去你们院的办公室找一位老师差点迷路,还是他引我找到人的。”

 

这事妖狐一点也不知道,忍不住又在心里憋了气。

 

一个人在房间的时候妖狐忍不住私聊戳大天狗:“狗子,我今天发现我室友见过你诶。”

 

“何时?”

 

妖狐把事情跟他说了,大天狗压根不记得有这事,还反过来叮嘱他:“对别人的事不必这么关心。”

 

妖狐咬牙切齿,要不是你的事情我才懒得问。

 

 

 

大天狗来找妖狐,被书翁碰见了。

 

大天狗在十米外就开始放冷气。等妖狐出了门,大天狗一脸不在意地问他:“你室友也是单身?”

 

妖狐没问过这事,摇头说不知道,“不过我估计没有吧,一天二十四小时里面他有二十二小时都不出门的,也很少给人打电话。”

 

妖狐虽然爱玩,但本质上来说是个宅男,大部分时间都窝在房间里,他那室友一天在房子里呆二十二小时就得有二十小时是和妖狐在一起的。

 

大天狗问他:“我本来也想出来住的,你怎么没找我跟你一起?”

 

妖狐一脑袋问号:“我在群里问了那么多次你没看到?”

 

大天狗深深看他一眼:“你又没艾特我我怎么知道你在问我。”

 

妖狐差点被口水噎着,那你不跟我表白还指望我知道你喜欢我?

 

 

 

书翁认为室友的终身幸福是大事,自觉成了大天狗的助攻,所有人都知道这事,就妖狐还没发现。

 

书翁费劲力气把妖狐房里的空调弄坏了,妖狐还来他房间借遥控器弄了半天,书翁最后说:“估计是坏了,找人来修吧。”

 

天色已经黑了,修空调最早也得明天,妖狐给书翁打商量:“今晚我和你挤一下怎么样?”

 

书翁带他进房间,指着床上一大块水渍:“不好意思啊,刚才不小心把水泼在上面了,这半边估计睡不了人。”

 

这么大一块水渍,不是尿床就是拿盆往床上泼水了吧???

 

对着正直的室友妖狐吐槽不出来,还要安慰他:“没事没事,那你今晚睡觉也注意点吧,我去看看是去外面酒店住一晚上还是去朋友那里挤一挤。”

 

妖狐在群里发问了:“有人能收留我一晚上吗,我房间空调坏了。”

 

酒吞抢过大天狗的手机,把输入框里的一串“心静自然凉,空调坏了也应当好好学习”删了,发了大天狗的心声:“来我这。”

 

妖狐一时惊讶,高兴起来又懒得多想收拾了两件衣服就去了。

 

酒吞出去和茨木开房,床让出来给妖狐。

 

妖狐一进门就把空调温度调到十八度,洗了澡之后趴在床上玩手机,他没穿裤子,长T恤盖在大腿上,两只细白的长腿摇啊摇的。

 

大天狗把温度调回二十五度,催促妖狐盖空调被。

 

妖狐忙着玩手机没看他,随口说:“怎么,看我不穿裤子你要兽性大发了?”

 

大天狗沉默很久,妖狐都忘了这个话题他才说:“感冒了又没人管。”

 

妖狐从手机前面移出来视线瞪他一眼。

 

睡前大天狗问妖狐:“你不打鼾吧?”

 

妖狐翻个白眼懒得理他,大天狗无话可说只能睡了。

 

第二天一早妖狐就走了,酒吞从外面回来,问大天狗:“昨晚春风几度啊?”

 

大天狗不说话。

 

酒吞懂了,默默为书翁的体力劳动不值。

 

 

 

妖狐在群里发了定位,是学校旁边的一家奶茶店,还发了和妖琴师的合照。

 

大天狗:“两个受一起喝奶茶有什么意思?”

 

妖狐:???

 

妖琴师:???

 

酒吞看不过眼,叫上茨木给大天狗找了个理由一起去了。

 

妖狐背对门口坐着,大天狗一行走到背后他还没发现,跟妖琴师聊最近尬撩他的那些男男女女聊得欢快。

 

大天狗突然出声:“那些人真瞎。”

 

妖狐没回头,冲着妖琴师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妖狐原本一双狐狸眼,翻白眼也像抛媚眼。大天狗把妖狐挤进去在他边上坐着。

 

学校报送的名额刚定下来,大天狗当然是榜上有名的。

 

不是国内名气最大的大学,是妖狐的考研目标。

 

酒吞故意说到这个事,大天狗一本正经地解释:“是因为我考察过这个学校的学术氛围,觉得很不错。”

 

妖狐在一边故意说:“哎,我要是没考上怎么办。”

 

大天狗张嘴就来:“我估计你也考不上。”

 

妖狐笑得有点扭曲:“那正好,我去把志愿改了算了。”

 

大天狗在酒吞的怒视之下几乎一字一顿地说:“我可以帮你复习。”

 

妖狐呵呵一声。

 

 

 

 --------------------------------------end

 


评论(16)
热度(86)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