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Ec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

火锅【瓶邪】

817贺文提前发,就不在当天占tag的热闹了~


设定是爱火锅如命的吴邪和张起灵~


火锅店气氛热烈,外头热浪滚滚,里头的冷气温度开得很低,顾客仍然吃得满头大汗。

 

店里靠墙一桌的位置上只坐了个年轻男人,明显是在等人,但他既没玩手机也没显得不耐烦,只盯着面前白陶瓷杯子里的凉开水发呆。路过的男男女女多多少少会往男人那儿看几眼,他穿了件深色衬衫,肩膀撑得衣服挺括,眼神很淡,但皮肤白面容俊朗,引得女孩子们走过了还要和女伴悄声议论几句。

 

跟男人隔了一个过道的一桌里头的两个女孩子悄悄打量他半天,一个偷摸着拿出手机拍他,另一个猜测他是不是在等女朋友。

 

偷拍的女孩子把男人的侧面发在微信群里,一众小姐姐嗷嗷直叫让她俩去要联系方式。但男人的气场实在是冷淡,两个人互相推攘了半天也没敢动身。

 

过了不到五分钟,年轻男人的对面终于有人落座了,两个女孩子在群里狂呼:“哇靠,还好没要联系方式,他男朋友找来了!”

 

后来的男人面孔更温和秀气些,打扮得也很时尚,亮色上衣加墨绿色九分裤,还戴了顶棒球帽,颜色撞得很用力,却意想不到的很赏心悦目。

 

又帅又会打扮,一看就不是直的!女孩在群里愤愤。

 

这头无缘无故就被人扣上“不是直的”的名头的吴邪还一无所知,他把帽子摘下来放在一边,和对面的人打招呼:“张医生是吧,你好,我是吴邪。”

 

对面人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时间长了些,打量他得很仔细,顿了有半天才点点头,自我介绍道:“张起灵。”

 

一旁等了好久的服务员把菜单拿了上来,张起灵推给吴邪示意让他先点,吴邪也没多客气,问了句张起灵有没有什么忌口得到没有的答案后点了一串儿鲜牛肉羊肉片牛肚吊龙牛肉丸虾滑土豆山药青菜和各类豆制品,张起灵像是也不觉得这菜有点过多了,还加了个金针菇才算了事。

 

两人都是开车来的,没要酒,点了扎果汁配全辣锅底。这点倒没有什么异议,胖子介绍的时候就说了两人都嗜辣,点火锅配菜的口味也相似,该是有缘的。

 

两个只知道名字对对方职业有所了解的陌生人凑在一块儿吃火锅——没什么话题可聊,他俩都不是爱吹嘘自己工作业绩工资多少的人,也不是大街上随便拉一人就能对国家大事侃侃而谈的愤怒青年,索性就沉默着,最多只是两人开口说一句“山药给你”或者“我下了牛肚可以吃了”。

 

火锅吃到一半,两个人心思都有些放开了。吴邪吃了之后脸红嘴也红,看起来水灵得要涨破似的,张起灵倒还好,只是喘气重了些嘴唇颜色深了点。

 

气氛放松下来吴邪就有闲下来开口扯淡的心情了,他道:“医生工作挺忙的吧?”

 

张起灵恩了一声,又说:“还好,都是正事。”

 

吴邪自己开公司当老板,说忙当然也忙,但他性格比较懒散,肯定是比不得重点医院的主任医生这样随时战斗在第一线的职业。

 

吴邪笑着说:“还是第一次碰见还有人也这么爱吃火锅,挺不容易的。”

 

张起灵也点头,但没说话,算是同意。

 

吴邪见他话少也没多说什么,安安静静心满意足地把火锅捞了个干净,肚子撑得不行。张起灵战斗力跟他差不多,吃得很多,但好像很对他的胃口,没见他流露出半点吃撑了的样子来。

 

两个人吃好坐了没一会儿吴邪见着张起灵拿出钱包要去前台买单,赶紧伸手把人拦了下来,“这顿就算我请你了,正好我支付宝有优惠券,而且我还是这里的会员。”

 

张起灵微微皱眉,不太想接受这份好意,吴邪倒不以为然:“下次你请回来就好了。”

 

听他这么说张起灵也就没再纠结,又把钱包放回去了。

 

吴邪喊来服务生买单一边在心里想,难怪胖子来来回回提醒他好几次这人不好相处,确实是闷得可以的。

 

两个人吃完饭也没多寒暄,张起灵把包拎上吴邪戴好帽子就出门了,两个人在商场负一楼道别各自开车回家,吴邪上路没多久胖子的电话就来了:“天真,你跟那小哥吃得怎么样了?”

 

“挺好的。”胖子的嗓门大,蓝牙接的车载音响更加突出其震耳欲聋的效果,吴邪拧着眉毛把通话音量调小了。

 

“你俩加了什么联系方式没有,说好啥时候再约没?”

 

“不是留了电话号码吗,下次有时间再说吧。”

 

“有时间再说?你胖哥哥我好不容易才给你找着这饭友,还不是看你那小身板看得人着急。”

 

吴邪知道胖子是好意,他自己是个以火锅为命的人,两天不吃火锅就食不下咽,朋友里头没有人能受得了天天跟他去吃重口味的,所以大多数时候他也都是自己在家拿火锅底料煮一锅自己吃。

 

胖子也是前不久听说自己同事里头有个极爱吃火锅的人,不止爱吃还很会做,于是搭了个线介绍两人认识了,两个人吃火锅总比一个人来得划算有意思。

 

吴邪摸不透那小哥是怎么想的,最后只能说:“我觉得他人还不错,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如果有机会会再约的,你就不要没事瞎操心了。”

 

胖子那边也是刚下手术台得空的时候跟他闲扯几句,这个点还没吃完饭早就饿得不行了,又说了两句就吵吵着要去吃饭回家补觉把电话挂了。

 

其实吴邪自认张起灵对他的态度不像是满意的样子,估摸着是没有下一顿的缘分了。他拿着手机对着那号码看了半天,还是存着了,虽然不过是一段雾水情缘,但好歹也是一顿饭的交情,将来说不准有用得上的时候。

 

吴邪在这头态度消极,却没想到另一边的张起灵主动通过手机号在微信上找到他发送了添加请求,他这会儿没看手机,没收到回复的张起灵也不着急,把手机放在桌上去洗澡。

 

恩……明天还可以一起吃饭。

 

 

    

吴邪因为爱吃火锅这个事情可是吃了好些年的苦头,说严重也不是个多严重的事情,最开始对生活造成影响还是他大学时候的事情。

 

学校食堂的饭菜吃腻了,吴邪成天一心想往火锅店跑,室友同学被他拉了个遍后来都不肯去了,不是没钱就是受不了天天吃火锅,他就一个人跑去店里点上几个菜一个小锅。学生没多少生活费,吴邪自己也一样,那时候男生攀比心已经有了,又爱花钱,不是买篮球鞋足球鞋板鞋布鞋就是衣服裤子电子产品。吴邪为了吃火锅从来不买这些东西,衣服鞋子都是寒暑假回家老妈实在看不过去他那几件衣服洗得褪色起球还在穿给他添置的。班里有钱点的同学用的都是当时人称机皇的N97,吴邪每天捏在手里的就是款四五百块钱超薄机身估计就半个手掌那么大的诺基亚5000,最后还是大四的时候不小心掉到厕所去了才换了第一款的安卓手机。

 

毕业之后这个问题也没好点,工作更忙,吴邪还是那种饭菜不对胃口宁愿不吃饭的人,有了点闲钱也没时间天天泡在火锅店里,于是天天有一餐没一餐的,肠胃也给搞坏了,火锅的料一不好吃了回来就要拉肚子。

 

周围的亲戚朋友看了心疼,却也没有半点法子。好在前几年吴邪家小区外头就开了家火锅店,菜色好底料也好,吴邪一有闲就在那儿搁脚;可惜的是那店生意红火,去年要搞店面扩张,旁边的超市不愿意把铺子让给他们就只能搬走了。

 

店面搬得也不远,开车十几分钟就能到,但麻烦总是麻烦的。后来吴邪就开始在外头买几块钱一包的那种火锅底料,请了宝洁阿姨每天来做卫生的时候带些他爱吃的下火锅的菜过来处理好,等他下班回了家把东西都往锅里一扔,刚好能吃个两顿。

 

吴邪这些年是被这张嘴巴害得够惨,他听胖子说叫张起灵的那医生也是一样,以前医院里有女的追他,两个人出去吃饭,张起灵带着人顿顿都吃火锅,没几天人家就受不了放弃了。就因为这,以前医院里好多喜欢他的女医生现在都放弃了。

 

吴邪听着觉得还挺有意思,那小哥一看就是冷感的人,没想到感情故事却很有喜感。

 

两个人第一次吃完火锅吴邪发现张起灵加了自己的微信好友之后又联系着一起出来吃过好几次,上个周末两个人就是一起度过了两天时间,在火锅店吃了让人身心愉悦的四顿火锅。

 

吃饭的次数多了之后吴邪就发现张起灵其实也不是他想象的那种性格辜冷让人难受的类型,他只是话少,实际性格很认真。虽然不一定回答,但吴邪每每在那儿瞎扯一些无聊的事情的时候他还是听得很认真,吴邪提出一些自己遇到的问题的时候对方还会一针见血地帮他指出症结所在,所以说来其实是个很难得的好饭友。

 

星期三的傍晚,张起灵换好衣服下班准备自己回家煮火锅,刚走出办公室看手机就看到吴邪的短信,说自己今天意料之外地按时下班了,问他有没有时间去吃饭。

 

他回复的动作慢了点,估计吴邪那头看着“对方正在输入…”几个字看得着急,后续消息很快追了过来:“没时间吗?”

 

他的回复也一下急了点,一个“有”字发出去了才反应过来,慢悠悠地又补充了:“今天去我家吃?”

 

吴邪发了一个问号过来。

 

张起灵不懂是什么意思,想了一下,补充说:“菜买好了,不用担心。”

 

吴邪跟着张起灵去了他家,倒也不担心自己被卖了,半路上还跟人一起去路边超市选了款拖鞋——张起灵家居然连一双客人的拖鞋都没准备。张起灵家在市区里的一个中档小区,他住的也不是单身公寓,而是一间百来平米的家居房,一间主卧一间书房。房间门都没关,吴邪没事打量了一下,书房完全就是书房用,估计平常没什么客人也没再加一张床。

 

张起灵家的厨房是开放式的,吴邪闲的无聊就观察他做饭,发现他不是和自己一样买了火锅底料随便一煮就好了,而是拿先前准备好的牛骨高汤配上各种调料葱姜蒜加上厚厚一层爆炒辣椒作锅底,再把各部分牛肉切片从冰箱里拿出之前切好捏成丸子的虾滑和各种配菜摆盘装好。

 

最后两个人坐在一张小饭桌面前的时候吴邪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感叹:“小哥,你太强了吧!”

 

张起灵摇摇头,把碗和筷子递给他,又给了他一个装了辣椒酱芝麻酱香油醋的小酱料碟子。吴邪迫不及待地下了几种菜把牛肉扔进去烫,还没开吃光闻着香味肚子就咕噜响了几声。

 

张起灵也不笑他,又从冰箱里拿出了一钵子冰冻了的凉皮出来舀在两个小碗里头,上头撒上芝麻花生仁。吴邪用勺子舀着喝了一口,冰冰凉凉甜丝丝的,开胃爽口得不得了。

 

一口下去吴邪瞪大了眼睛望着张起灵,对方居然被他的表情逗出了个细微的笑,“味道可以?”

 

吴邪用力点头,又连喝了好几口,都忍不住要把碗端起来直接灌了。张起灵有点无奈,劝他喝慢点,一下子喝饱了火锅就吃不下了。

 

吴邪于是去夹方才扔进去的肉片儿,已经烫成浮着白沫似的一片了,上头还缠着辣椒油和切碎了的辣椒花椒,他蘸了点酱料扔进嘴里。牛肉烫得刚刚好,不老也不腥,锅底的味道都进去了,满嘴的辣、麻、鲜,吴邪咬了两口咽下去又去夹另一块,脑袋和嘴巴都已经被美味占领直说胡话了。

 

——小哥我嫁给你吧,跟你过日子太爽了!不然咱俩就搭个伙做饭也行,我买菜你做火锅,我就天天来你家蹲点了,不行我还能洗碗!

 

张起灵说,我家有洗碗机。

 

——那我洗锅也行啊。

 

他摇头,“你想来随时都行,提前跟我说一声就好了,我好买菜。”

 

吴邪嗯嗯两声同意得飞快,嘴里叼着刚烫软的芝士爆浆年糕,一口咬开里头的芝士立马流出来,配着年糕香甜糍糯,又和外头泡进入的辣味相辅相成,实在是难以言说的美味。

 

吴邪忍不住冲着张起灵比划:“这年糕,我一口能吃四五个!”

 

张起灵并没质疑他是否真的有那么大的嘴巴,帮他又夹了满满一筷子牛肉放进他碗里,说:“喜欢就好。”

 

两个工作了一整天都没怎么吃东西的青壮年胃口不小,硬生生把张起灵准备的一锅肉菜都吃了个干净,末了两个人还又添了一碗凉皮喝了才算了事。吴邪吃饱喝足了见着一桌子残藉嚷嚷着要帮人收拾碗筷洗锅洗碗,还是张起灵拦他,“不早了,你再收拾就只能半夜回去了。”

 

吴邪这才掏出手机来一看,两个人也没说什么话,就这么闷头吃这一大锅东西硬生生吃到了十点半。

 

吴邪也只能同意了,说今晚先走,下次来一定收拾。结果他人还没出张起灵的家门,只听唰的一声毫无征兆地响了,还伴随着窗外隐隐的一道亮光。

 

吴邪愣了愣,“怎么突然下暴雨了?”

 

张起灵把窗户打开看了一眼,夏日的暴雨来得又急又猛,闪电亮个不停,雷声倒来得慢。

 

张起灵把手机找出来看一眼天气预报,三个小时内都有强降雨。外头天色太黑,这样的雨夜行车危险系数不小,张起灵皱了下眉,发出了有生以来头一次主动让别人在自家过夜的邀请。

 

吴邪还有点犹豫,会不会太麻烦了?

 

张起灵迅速做了决定,“毛巾没有新的,你可以用我的浴巾,不常用。牙刷有新的,衣服你可以穿我的。”

 

吴邪也没拒绝了,这下他倒真有了给人收拾碗筷的说法和时间,于是就叫张起灵先去洗澡,他在外头给人把厨房饭厅收拾了个干干净净。

 

张起灵给吴邪拿的是自己平常换着穿的另一套短袖睡衣睡裤,吴邪很瘦,衣服短裤穿在身上空落落的。张起灵仔细盯着吴邪的腿看了半天,虽然他的肌肉匀称,但脚脖子那一截细得感觉一只手就能掌握,脚踝处的两块骨头突出来怪嶙峋的,更称得上下两段腿和脚纤细非常。

 

张起灵不太满意,心里像硌着什么东西似的,说:“你太瘦了。”

 

吴邪还没察觉出来他情绪的怪异,手里端着碗他给的银耳汤慢慢喝着,说:“没有你的手艺,舌头嘴巴又难伺候,难免的。”

 

张起灵不做声了,他的心里也在奇怪,不知道是什么硌得人难受,情绪是陌生的,有一种古怪的冲动在里头。

 

吴邪把银耳汤喝完了,张起灵端着碗洗干净放好了出来。家里只一张单人床,势必有人要睡沙发,客人不好把主人赶下床,主人也不好让客人将就。

 

最后两个人是石头剪刀布判的,张起灵赢了,吴邪却争着要去睡沙发:“你看你赢了当然是你睡床了!”

 

张起灵不由得思考了一下,有的时候是不是不该太追求赢了。

 

 

其实两个人家并不很近,开车也要半个小时的时间,但自从去张起灵家吃过一次他亲手做的火锅之后吴邪就像念着这事了一样,一有时间就让张起灵在家下厨,倒也不嫌麻烦。

 

张起灵的手艺好,吴邪还提过想让他去开家火锅店,到时候自己入股,生意肯定红火。

 

张起灵拒绝了,又想了想才说:“不是所有人都能吃的。”

 

吴邪愣了一下,最后没说什么。

 

胖子知道他俩的事倒知道得清楚,从前吴邪整天嚷嚷着问他去不去吃火锅,自从认识张起灵之后这话就再也没提过,明明是自家兄弟每次约吴邪吃个饭七难八难的,今天要加班明天和小哥约好了去他家涮火锅。

 

“嘿我说天真啊,你这怎么找个饭友跟找了个媳妇似的,我这个有对象的都没你这么粘人,你是一时一刻都不能跟你家小哥分开是吧?”

 

吴邪听了有点尴尬,好在是打电话不是面谈,他摸了摸鼻子骂胖子:“瞎说什么,你就是一天到晚吃多了没事干瞎想些有的没的,什么叫跟找媳妇似的,话可不能乱说。”

 

本来胖子还觉着没什么,听他这么一叫唤反而觉得不对劲了,“你小子可给我说清楚了,你跟那张小哥是怎么个回事啊?”

 

吴邪那头支吾了两声,最后实话实说:“就是觉得他人不错,挺有好感。”

 

胖子还要再说,吴邪的手机滴滴滴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说:“行了我心里有数,小哥这头给我打电话在,我先挂了。”

 

说着他接起张起灵的电话,问:“小哥怎么了?”

 

“我等下有个手术,估计会晚点下班,不用等我了。”

 

吴邪想了想问:“要等很久吗?”

 

“大概七点结束。”

 

吴邪抬头看了一眼办公室的挂钟,翻着手上的文件说:“那没事,也不是很晚,正好我今天也挺忙的还想问你能不能等一等,我就在这边等你手术结束了再去吃饭吧。”

 

张起灵沉默了两秒才说:“我中午出门前把钥匙搁在走廊花盆底下了,你没事了的话可以去我家等我。”

 

吴邪一愣,开玩笑着说:“原来你都做好准备了,还说让我不要等你,要是我真的不等你让你白白把钥匙放在那儿岂不是很失望。”

 

他那头是开玩笑,没想到张起灵反而低低恩了一声算作承认,反而让这头真话假说的吴邪呆呆接不了话,张起灵还赶时间就先挂了,吴邪手举着因为挂断电话而亮起来的手机,嘴角显出一个压不下去的笑容。

 

吴邪其实本来也没有说的那么多工作,更不会白白让张起灵搁钥匙,等到快六点的时候就坐不住跑去张起灵家里了。

 

到现在张起灵家还是只有两双拖鞋,吴邪换上自己的那双在沙发上躺着玩手机。张起灵不仅性格认真爱好都是老年人爱好,不是躺着休息就是看书写字钓鱼,除了qq微信是工作需要,任何娱乐社交软件都不玩。吴邪先前还想关注他的微博都没能成,朋友圈又看不到别人的评论,于是没事做去翻他的qq空间,动态没几条,有两条发的医院照片,还有两条一看就是书上看来的名言,最近的是上次两个人在张起灵家吃火锅他拍照发的。

 

一个满是红辣椒的锅。

 

就这样无聊的照片底下还评论一大片,说果然又在吃火锅的有之,说看来是在家吃火锅的有之,说不是一个人吃的吧有之,还有人评论说不找个机会请我吃一顿?

 

说这话的男女皆有,张起灵一条也没回复。吴邪又去看留言板,不多不少五百条二十条留言,有个人连刷了二十几条晚安刷到520之后说“拿到记录了,开心睡觉,晚安!”

 

吴邪看得好笑,往下翻了一下,张起灵的留言也是一条回复都没有。他想了一下写留言:“看,我也拿到记录了。”

 

没想到这条留言发了没两分钟就收到回复:“很无聊?我马上回。”

 

吴邪一下舍弃葛优瘫的姿势猛坐起来,才六点四十,动作挺快啊。

 

张起灵回家的动作更快,回复留言之后不到二十分钟就进家门了。吴邪跪坐在沙发上回头看他:“回来的这么早啊。”

 

张起灵看他一眼不说话,走过来把包放到沙发上,然后无比自然地伸手在他柔软的短发上抓了两下去厨房准备火锅了。

 

吴邪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是……摸头?

 

这天张起灵做的是潮汕牛肉火锅,锅底微辣,又另调了份辣味十足的酱料给吴邪,吴邪一下不知道从哪摸了瓶红酒出来,说:“客户送的,反正也没机会喝,干脆今天配火锅把它解决了算了。”

 

张起灵也没问火锅配红酒奇不奇怪,找了两个小孩喝水那种带把瓷杯出来让他倒酒,吴邪看着杯子一挑眉,张起灵摇头解释:“超市送的。”

 

吴邪也摇头,一边倒酒一边说:“这酒可贵,真是被我俩糟蹋了。”

 

最后两个人还真的靠着一锅火锅把红酒喝完了。两个人酒量都不小,喝了也没什么醉意,吴邪打算喊代驾回家,张起灵又把人拦住了,说时间不早干脆就在这睡好了。

 

“东西都给你准备好了,不麻烦。”

 

他说的不麻烦可真是不麻烦,张起灵不仅给他准备了新买的毛巾睡衣,最让人惊讶的是:“小哥,你什么时候换床了???”

 

张起灵找来吹风机给吴邪吹头发,说:“前几天。”

 

吴邪一边任由张起灵抓着他的碎发吹来吹去一边打量着面前的大床,床看起来很软,但被子铺垫都还是一副性冷淡风,床头柜也是灰色的,上面摆了盏乳白色的网罩台灯。

 

“你不打算布置客房吗?”吴邪疑惑问他。

 

张起灵把吹风机重新卷好,回答他:“不需要。”

 

吴邪一愣,张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出口。

 

 

很久没和别人一起睡,吴邪居然有点失眠了,他忍不住在床上翻来覆去,张起灵也不知道是被他吵醒了还是怎么样,伸手轻拍了他两下,问:“睡不着?”

 

吴邪恩了一声,没话找话地问:“小哥你睡觉打鼾吗?”

 

张起灵还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说:“应该不。”

 

吴邪被他认真考虑的样子逗得发笑,“你以前的女朋友没说过吗?”

 

张起灵脑袋在枕头上动了动,发出窸窣的响声:“我没谈过恋爱。”

 

吴邪顿了顿,声音低低的:“为什么?”

 

张起灵凑近了他,两个人呼吸相容,“不喜欢。”他说。

 

“你没喜欢过别人?”吴邪问他。

 

“以前没有。”他顿了一下,“现在有,而且不是女的。”

 

吴邪没说话,食指在张起灵身上跳了两下,最后勾着他的衣角缠住了。

 

张起灵在夜色里笑了笑,抬手把吴邪作乱的那只手捉在手心里,又按下去放好,“睡吧,明天告诉我我有没有打鼾。”

 

吴邪笑了两声,不满意:“说不定我会先睡着。”

 

张起灵捏了捏他的手指,沿着指缝摸了两下,轻声说:“那很好。”

 

又说:“明天要不要留下来?”

 

吴邪回他:“衣服都没拿。”

 

“明天可以一起。”

 

“后天也留下来?”吴邪又问。

 

“恩。”

 

 

 

end

 

 




评论(27)
热度(219)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