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不眠夜【周叶】




私设超多
战队都在s市
叶修肤白貌美唇红齿白身娇体软好推倒
私设周泽楷高叶修8cm,叶修176周泽楷184。




各战队队员之间的交情不仅仅是在赛场上,很多时候交情都是吃出来的。

前嘉世的食堂味道最好,是花了大价钱请来的厨师,中国八大菜系里头有一半整天换着吃,夏天的时候有各式水果拼盘,冬天有各种糕点面食小吃,晚上夜宵都随着季节而改变。

轮回的菜偏甜,吃不惯的人不爱,自家队员倒是挺喜欢;霸图的厨子爱做东北菜和京菜,面点多,冬天还会自己下火锅;雷霆战队菜系走川菜,逼得队员吃辣;蓝雨就比较随性,没个定性基本是心情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兴欣不用说,食堂还没开张,队员基本吃外卖和泡面,可谓是惨中之惨。

打游戏的再怎么说跟普通上班族总是不一样的,战队要求队员早睡早起,做到总是很难,各家战队上午九点还有要求统一做操,然而很多队员闭着眼睛爬起来随便挥挥手动动脚之后就又爬回被窝了。与之相对的,没办法早起往往是因为不肯早睡,不说在训练室训练打游戏到晚上十二点,就是回房了也都要玩玩手机看看电视剧刷刷微博什么的,闭眼的时候往往都近两点。

各家战队老板也就不奢求了能早睡了,能过晚上十二点的时候一个个把队员撵回房间就不容易了。

晚上睡得晚,一群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不可能就这么空着肚子,晚上八九点之后俱乐部门口的外卖电动车基本没有消停的时候,黄焖鸡米饭、香菇猪肉饺子、麦当劳肯德基、冒菜烤鱼简直是香味不断;时不时碰到几个战队的队员约着出去吃大餐的时候还会有留下来的队员嚷嚷着要带麻辣小龙虾回来,贼香。

周泽楷和叶修的交情就是这么来的。

两个人加入夜宵大餐队伍的时间都比较晚,叶修是因为吃得随意而且嘉世的食堂够不错了,周泽楷则是因为作息比较好夜宵吃得少。但是出来加餐这种事情,有一有二就有三,两个人被怂恿着一来二去的也就成了夜宵队伍里头的主力成员。

偶尔在没有外出夜宵的活动的时候周泽楷还会怀揣着私心主动喊叶修:“前辈,今晚去吃韩国菜?”

“小周请客?”

“恩!”

“那当然去了/大兵”

周泽楷先打车到兴欣接上叶修再去到上次从江波涛那儿听说的韩国街,叶修在后座上拿着周泽楷的手机亲口导航:

——前面那个路口右转

——对对对直走就是了

——就是那儿你看见没,我们就这下车吧

他们去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店里人还不少,门口坐了几个西方面孔在聊天,周泽楷和叶修进去找位置坐下了,服务生紧跟着就把菜单递了上来。

“我看我们俩都不怎么吃得了正统韩国菜,就要点披萨什么的吧。”叶修一边翻菜单一边提议。

周泽楷自然不会拒绝,两个人琢磨着点了份海鲜芝士披萨,又要了份鸡米花,然后点了瓶韩式水果烧酒和冷面。等服务生拿走菜单之后叶修呵了一声,“真贵,两个人吃的小披萨要一百多块。”

周泽楷也点头附议。

烧酒是最先上的,叶修的酒量浅得令人发指,但这水果酒也还能喝一点,尝起来和饮料似的。

菜上得快,而且出乎意料的味道很不错,披萨和鸡米花都裹了浓浓的芝士,热乎乎的咬在嘴里软糯香甜。披萨不大,两个人怕凉了就赶紧分着吃了,然后一碗冷面下肚,最后的鸡米花倒吃不下了。

——太甜了,凉了之后好腻人。

周泽楷深有同感地点头,叶修喝不了多少酒,烧酒大部分都进了周泽楷的肚子,一股西瓜味儿,怪清新香甜的。

吃东西的时候周泽楷和叶修还互相拍了照片,周泽楷给发到微博上了,配字:和前辈。

两个人吃得撑了,慢悠悠地在街上走。街上人很少,叶修这下感觉到后劲起来了,脑袋怪晕的,赶紧抓住周泽楷:“小周过来让我扶一下,我好像有点醉了。”

周泽楷把他揽住了,怪担心的:“叫出租车送前辈回去?”

叶修摆手:“不用不用,让我休息一下吹吹风就好了,现在坐车我怕我会吐出来。”

于是两个大男人,一个把另一人搀扶着搂在怀里,在秋天的夜色中行走。路边偶尔有好奇的年轻人看过来,也都是善意或者激动地笑笑然后走开。

“前辈还好?”

叶修嗯一声,“好多了。”

地铁已经没了,周泽楷用手机约了车过来接人,叶修一直靠在他肩膀上。

司机也是个年轻男人,看见两个搂搂抱抱坐进后座的男人不发一言,一脚油门一踩飞快地在空旷的道路上跑起来。

周泽楷把叶修抱在怀里,眼睛像星星一样直发亮。

前辈的脖子好细……

皮肤好白……

身体软软的,还在发热……

周泽楷凑在叶修的发尾轻轻嗅了一下,非常清淡的洗发水香味。

好香……


没过几天两人又凑到一块吃饭了,当天兴欣和轮回刚打完,两个队正好约着一块儿去吃大虾。

两个队伍一大群人点了好几盆虾,叶修和周泽楷对坐着带着塑料手套剥虾壳。

龙虾麻辣,厚厚一层辣椒油浸在锅底,叶修偏爱吃底下味道重的,周泽楷怕烫着他就帮他把龙虾揪出来剥好放在他面前。

叶修辣得直喘气,抬眼冲周泽楷笑一下:“小周挺懂事啊,还知道帮助前辈。”

他刚喝了冰可乐,气冲得眼泪都出来了,脸上一层薄粉,嘴唇吃得通红。

像是被怎么了一样……

周泽楷忍不住想。

方锐在一旁呵呵两声,“明明是照顾瘫痪老人。”

叶修睨他,“总比废物点心智障还没人照顾好啊。”

方锐恨恨地要从叶修的碗里抢剥好的龙虾,被周泽楷眼疾手快拦下来,他愣了愣,随即大呼不公:“周队,你这偏袒得也太明显了吧?”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笑笑,看向方锐自己面前的那盆虾:“你们还有。”

顿了顿又说:“叶修多吃一点。”

叶修笑着夸他一句:“乖。”

周泽楷低下头剥虾,脸颊耳朵直发烫。

头发长原来也有好处啊。他不由得想。


有的时候在没有比赛的日子周泽楷也会约叶修出来,周泽楷开车带他去吃烤肉。

叶修坐在车上无聊捧着周泽楷的手机选歌放,歌单随便一扫就能看出来他的喜好,几十首英文歌里夹杂着几首中文单身情歌。

叶修一边选歌一边问他:“小周你很寂寞啊,专门听这种我爱你你不爱我的歌。”

周泽楷脸一下爆红:“不是。”

好在叶修也就是随口一说,没有追问的意思,他拿着手机想了一下,又问:“小周,我能看看你微博吗,正好无聊来着……”

周泽楷微博里头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就同意了,叶修点开app,周泽楷关注的人也都挺无聊的,基本都是公众人物不是打广告就是打官腔。叶修刷了一会儿主页就转去看周泽楷自己发的微博,置顶就是轮回广告代言,下头又紧跟了几条广告,最新一条自己发的微博就是上次跟叶修的合照。

他一开始还没认出来,把大图点开看了才反应过来,不错,周泽楷帅气一如既往,就是把自己照得又瘦又白gay里gay气的。该条微博评论数千,叶修啧啧两声点开看,除了热评前两条是“我周好帅!”“老公嫁我!”紧接着的全是“周叶大法好”“天啊有生之年吃到周叶真人糖了!”“嘤嘤嘤叶神真是身娇体柔好推倒啊。”

叶修一边拉一边问:“周叶是什么?”

还不等周泽楷回答他就又问:“为什么我身娇体柔好推倒,底下还有人说我很娇小的,这不是说我矮吗?”他顿了顿,认真问周泽楷:“我真的矮吗?”

周泽楷飞快摇头,说:“不矮,很好。”

他咽了一个没说出口的字下去。

不矮,很好抱。

叶修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走了,连开始问的那句周叶都忘了。

两个大男人往烤肉店里一坐,首先就拿了n盘牛羊肉过来。服务员帮他们把准备工作做好,周泽楷快速把生肉放上去,叶修去倒了两杯橙汁过来。

“店里好热。”外头寒风萧瑟,烤肉店内暖气不要钱似的玩命儿开,叶修把身上的羽绒服脱了,露出内里贴身的灰色针织衫。

周泽楷盯着他愣住,叶修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怎么了?”

周泽楷赶紧移开目光:“你好白。”

叶修耸肩,“是啊,老板娘扯着我说过无数次了,说我长得跟小白脸似的,跟叶神这名号隔太远。”

周泽楷摇头没说话,心里头默念着,确实是又白又软。

从前叶修不在公众面前露面,女粉不多,粉丝基本都是技术粉。后来真人样子公开了,他长得水灵五官又好,细腰长腿的,大家一众以为叶修会有不少女友粉,毕竟周泽楷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然而没想到的是事实是叶修基本没有几个女友粉,明明他在荣耀职业队员里头年纪算很大的了,却因为一张嫩的出奇的脸蛋和穿短袖露出来的纤细柔软的胳膊小腿收获了一大群姐姐粉和亲妈粉。

以及因为长相秀气又和众多职业选手关系亲密而催生的各种cp粉。

好在叶修自己不玩微博,他的账号都是战队管理的,不然每次兴欣发定妆照之后下面评论里头的“啊啊啊我叶好软”“叶修萌死了!”“抱起叶叶就是一个么么哒”“叶修的小嘴巴好翘!”就能让他感到自己原来画风清奇。

然而他更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公开照每一张周泽楷都有存,还包括很多粉丝自己拍摄或者制作的粉红泡泡不断的小动图。

这边周泽楷已经烤好了牛肉,他给叶修夹着蘸好酱料放进碗里,烤肉的味道偏咸,酱料的味道也是咸辣那一挂的,吃在嘴里觉得味道很重,但偏偏又不觉得咸腻接受不了,叫人吃得津津有味的。

叶修歪着脑袋对周泽楷笑:“小周,你怎么这么细心啊?”

周泽楷有点不好意思:“还好。”

叶修突然沉默一下,像是在思考什么,末了他慢慢地问:“小周,问你个事。”

周泽楷恩了一声。

“小周,你是直男吗?”

周泽楷耳边恍若惊雷一向,整个人呆愣住了。叶修问话问得不太认真,脸上还带着没收回去的笑。

周泽楷心中纠结万分,他看不懂叶修的意思,这是个机会,但也是个冒险,如果叶修是个十成十的直男……

他这边还没想清楚,叶修是没给机会他考虑了,主动说:“实话告诉你吧,我不是直的,你要是老这么撩我会出事的。”

他这话说完周泽楷就像个呆呆的企鹅反应不过来似的愣在那儿,叶修笑了一下:“怎么,吓到了?”

周泽楷回过神来赶紧摇头:“没有。”

顿了一下,他又补充:“惊喜。”

叶修慢慢睁大了眼睛望着他,红唇微张着,少见的一副惊诧模样。

“叶修。”周泽楷不喊前辈了,这毕竟是个太没有指向性的称呼,名字里头的两个字咬在舌尖上,和唇间暖气一起呼出来,听起来都暧昧不少,“我追你。”

叶修没说话,看着他,神色是犹豫动容的,嘴巴张合两下,周泽楷生怕他吐出拒绝的话语来,立即又放低姿态:“好不好?”


好不好?是追你,又不是现在就逼你谈恋爱,当然好。

叶修那天拒绝的话没说出口,再说也不是真心要拒绝的,要是周泽楷不问那句好不好说不定叶修已经是他嘴里的肉了。

在那之后叶修和周泽楷也见过几次面,但这个冬天的赛事即将结束,年末的时候两边确实都较平常忙一些。周泽楷深刻贯彻了见面的机会少那质量就要高这一政策,再也不暗着撩,开始明着动手动脚了。

那是刚好碰到兴欣和轮回联谊全队去轮回蹭饭的机会,叶修落在后头进门得晚要抽根烟,外头又是雨又是风的,叶修就站在轮回大门口的一旮旯处,用大拇指和食指指尖捏着香烟底部吞云吐雾。

后头玻璃大门突然被打开了,来人喊他一声:“叶修。”

叶修侧着脸看他,这时候正好捏着烟咬在嘴里,眼睛是个抽烟人常有的眯眼动作,又勾人又销魂。

周泽楷不发一言走过来从叶修手机把抽了一半的烟夺过来学着他的样子含进嘴里,烟尾的那部分是温暖湿润的,他吸了一口,还没来得及吐就猛咳起来。

叶修帮忙拍两下他的背,“不能抽就不要勉强了。”

周泽楷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一口样子都做不出来,脸上有点臊,但说话还要强给自己底气:“外头冷,少抽根烟进去暖暖。”

叶修很纵容地笑了两下,又把烟接过来扔进随身带的便携烟灰缸里,说:“行吧,总不能叫你跟我一起受冻。”

周泽楷拖着人进去食堂,里头已经一群人了。他拉着叶修在人群里头转来转去,最后终于找着了位置——被孙翔坐了。

周泽楷皱着眉为难站着,叶修问他:“怎么了?”

“位置没了。”

叶修放眼一看,轮回食堂地方不小,椅子还多了不少空的,怎么就孙翔坐的那个特别些?

“都行吧,哪把椅子不是一样的坐。”

周泽楷听了他的话神情窘了起来,还有点委屈似的:“给你留的,我坐了一下午,暖和的。”

叶修愣在那儿了。确实,他身体偏寒,冬天四肢是捂不暖的,椅子也是,不是棉的绒的就从头坐到尾都是个冰凉的,连带着整个下半身没什么知觉。

这不是个什么大问题,叶修去兴欣之后也因缘际会提出来过两次,但没人记得,只苏沐橙跟他多年有个印象,也没放在心上过。

叶修心尖都给暖化了,说话还吐着白汽,软软糯糯的,“都怪我不好,非要搁外头抽烟,让你白焐一下午了。”

周泽楷接受了他的歉意,人家心头暖他就整个人都软了,还在犹豫:“把我的训练椅搬来?”

战队的椅子都是赞助商给的电竞椅,那么大个家伙搬过来着实不是个小动静,叶修立马给人拦住了,“哪有那么娇气,再说,实在暖不起来不还有你嘛,我要是冷让你把腿借出来让我坐坐你借不借?”

周泽楷讲不出话来,脸都羞红了,不说也知道他一下就脑补了叶修坐他腿上的场景,真是甜,又甜又臊。

周泽楷趁没人注意,伸手在叶修厚大的羽绒服袖子底下摸到他的手,蹭了两下,探出个手指勾住了。

再看叶修,端得跟没事人一样,一本正经的,眼睛不知道直直地在看哪里。


叶修过年不回家,周泽楷年初五的就赶回来了,他自己有房,叶修就搁那地儿过的年,合着苏沐橙一起。

苏沐橙不好意思住周泽楷的房子,年过了没两天就嚷嚷着外出旅游泡温泉去了。

叶修不会做饭,年初几的没几家外卖开着,他也不好意思这种时候顿顿吃泡面,总算是靠周泽楷年前在超市买的速冻饺子磨到了周泽楷回来的日子。

南方没集中供暖,周泽楷家里铺的地暖,叶修就穿了个短袖外头套个春装外套,下头一截短裤,小腿明晃晃的露在外头。

周泽楷一回家看到的就是这么个景象,屋子里再暖和也受不住,赶紧把行李往边上一扔过去抓人的手,还好,不算冰,但还是凉的。

周泽楷埋怨不了叶修,只能自己去把柜子里头自己的棉质居家服找出来要给叶修套上,对方还唉声叹气着:“小周,屋里头这么暖和,这衣服也太厚了吧。”

周泽楷摸了摸自己的棉衣,明明已经是最薄的款了,于是说:“不厚。”

叶修没办法,听人的乖乖穿上了。周泽楷心满意足的给男朋友一个亲亲然后抱着人想一起进厨房,“从家里带了菜,你几天没吃好的了。”

叶修扒开塑料袋一看,还挺丰盛,一只刚杀好的鸭子一把他认不出来的青菜还有蘑菇萝卜山药茄子猪肉一堆在那儿。

周泽楷把鸭分了两半做,一边加山药蘑菇炖了一边加辣椒爆烧,另做了个叶修爱吃的茄子煲,烧个青菜,非常舒服典型的家常菜。

一顿饭做的时间不短,叶修讲情意没去打游戏,搬了个软绵绵的小凳子坐在厨房边上打瞌睡,就这么在饭菜的香味里头睡了醒醒了睡,终于被人给喊起来了。叶修过去帮忙端菜添饭,周泽楷把筷子勺子喝汤小碗给两人拿了在小餐桌前坐定了,叶修捧着脸在边上看他,一张小脸白得和瓷器似的。

周泽楷忍不住把人从后边抱着拖起来坐到自己怀里,盛了一碗汤喂他,“先喝汤,暖暖肚子。”

叶修乖巧的一口一口喝了,脑袋搁在周泽楷肩膀上,嘴唇上一层薄薄的汤油直发亮,周泽楷给他舔了,又拿他的饭碗夹了筷茄子给他叫他自己吃。

后来两个人饭吃完都不想洗碗,就犯懒扔那儿先搁着,这时候正是浓情蜜意两个人一刻都不能分开,于是抱着一起端着笔记本看电影,

前两年没看的贺岁片,十足十的喜剧,周泽楷一边看一边亲他,叶修被亲得直发笑:“小周你看进去电影讲的什么了吗?”

周泽楷不走心地嗯了一声,问他:“暖和吗?”

叶修点头,周泽楷埋在他颈窝里头笑。

等电影看完,周泽楷又去烤饼干小蛋糕,叶修翘着脚在沙发上群聊,“小周又在做点心在,真贤惠。”

黄少天呸一声骂他不要脸,众人被他闪瞎纷纷要他滚远点。

苏沐橙隔空喊他留点点心给自己和小戴,周泽楷得空出来喝口热茶,剩了一半拿去喂给叶修了。

等烤箱里头东西出炉时间也不早了,叶修把两个人的电脑都打开拿账号卡登录游戏,周泽楷把饼干蛋糕搁在盘里端过来,叶修反身亲他一口,抽身未果,被按着搅着舌头吻了十几分钟。

最后玩游戏的时候叶修脸是红的,衣服也不整齐,但热情很高涨,新年任务换卡多,他和周泽楷还没做完,不过今夜也能拿个结果了。

周泽楷叼着小饼干喂他,问他:“喜欢?”

饼干甜味刚好,脆生生的。叶修点头,让周泽楷给他喂下一个。



end

评论(7)
热度(137)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