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Ec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

论真学霸是怎么谈恋爱的【狗崽】

七夕快乐!


高中每月一次月考,登榜排名成绩,大天狗自从上了高中之后就从没在榜上落到第二名过,七百分的成绩让他每次都能甩榜上第二名一大截,各科老师都花了大力气培养他,决心要靠他拿下多年没见过的高考状元。

 

大天狗对此并没有不屑或者不在乎,高考状元他虽然不在意,但是能考上一个优异的学府深造自己已经是既定的人生轨迹了,他不会冒险也没兴趣在这件事上出岔子。

 

高三的第一个月考放榜后,晚上吃饭的时间班上的同学站得老远在门口喊他:“大天狗,有人找你。”

 

大天狗往外看了一眼,窄窄的小门挡住了人影,他又继续低头算手上的几何题,等到一大串的计算公式证明过程结束,已证两个字写下才注意到有个人反坐在他前面的位置一直在看他写计算过程。那人低着头费力地反看着他桌上的练习册,大天狗只能看到对方灰白色的发顶,长发在背部微微外翘,大天狗不动声色地想:“好大胆的女生。”

 

对方像是听见他的心声似的突然抬起头来和他对视上,大天狗愣了一下,虽然是一张非常精致秀气的面孔……但确实是男生无疑。他还有些恍恍惚惚的,对方突然展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哇,你就是年级第一啊,居然不是书呆子,长得太帅了吧!”

 

大天狗虽然从小相貌异常优秀,但由于性格闷又沉迷学习,向来喜欢他的只有学校老师和所有家长,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同龄人当面这样直接又不遗余力的夸奖他……的外貌。

 

然而对方话音一落,大天狗下意识地就想直说“你也很帅”,还好话在口边停住了,半天他才憋出两个字来:“谢谢。”

 

对方漂亮的星星眼闪个不停,自来熟地伸手拿起他刚刚写的辅导书翻来翻去看了几眼,又半合上看了眼封面,问:“这本资料怎么样?”

 

以往也有不少同学想看大天狗买的辅导书练习册作参考,但从来没人敢真的问他过,都是趁他不在座位上时悄悄用一根手指在他一摞一摞的试卷和资料书里拨弄两下看个书名赶紧跑掉。

 

大天狗看了他一眼,说:“不好,我昨晚买的,打算花三天快点写完扔了。”

 

“哦。”漂亮男生点点头,听说这本资料不好之后略带嫌弃的把书又轻轻扔回桌子上,大天狗真正的前桌回来了,对方只能让出位置来,他顿了顿,眉间挤在一起故作严肃地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能考过我的人,这次是我大意了,下次月考你小心吧!”

 

说完他怪不好意思地粉着脸颊气势十足地走出去了。

 

大天狗和自己前桌做了两年同学以来头一次和他搭话:“那是谁?”

 

对方受宠若惊地向他介绍:“B班的,叫妖狐,这学期刚转来的,这次月考的第二名。”

 

他想了想,还特意补充说:“他一来就是学校的名人,长得帅还喜欢跟女生玩,这次考试他就差你三分。”

 

大天狗对于他前面一串除了名字以外的介绍都兴趣缺缺,听到最后一句却突然亮了眼睛。

 

原本还以为又是做白日梦来找茬的,没想到还是有真材实料的。

 

 

大天狗对于很不容易才出现一个还对他放了狠话的对手自觉又不自觉地放了关注,A班和B班本来就在隔壁,两个火箭班天天比成绩比班花比班草,大天狗关注妖狐的名字后就时常能听说他下课和某班的班花一起去了学校里的小超市买奶茶或者请哪个女生吃了晚饭这样的消息,偶尔大天狗去厕所或者去食堂的路上还能看见他穿着运动背心短裤在篮球场上大喊:“传我传我!”

 

球场就在教学楼底下,每一层的走廊上都站满了沉迷美色的少女,其中甚至还有不少男生也看的起劲。妖狐皮肤精白,而且好像怎么晒都晒不黑,大天狗光是看着他在太阳底下跑来跑去都觉得热,他却总是很无所谓的样子,把球衣下摆翻起来擦汗,肚皮也是白的,腰肢细得像节食了的模特。

 

每次这个时候大天狗都能隐隐听到周围女生小声的欢呼,等大天狗面无表情的走过去了,还能听见她们又说:“你觉得大天狗帅还是妖狐帅?”

 

另一个人的回答他没听见。

 

下一次月考放榜的时候大天狗破天荒地去看了榜,妖狐还是第二名,差他十分。

 

大天狗心情复杂地回了教室,等对方再找上门来,即使当时没有打赌,但不管怎么说这总算是个竞争。虽然妖狐好像并没真的努力学习,但是如果妖狐等下来的时候要是心情不好自己还是会安慰一下他的。

 

你看你不学习都能跟我只差十分,如果认真的话一定可以超过我的。这样的话吗?大天狗有点犹豫。

 

大天狗头一次把成绩排名这件事挂在心里了一整天,下午的三个小时上课和晚上四个小时自习时间他里他偶尔会分点心想到这件事——该来了吧,我这次又考过他了,总不能再说是大意了。

 

然而直到晚上放学都没人在教室门口喊他说有人找也没人自来熟地主动坐在他前面和他搭话。

 

放学后熄灯熄得很快,大天狗装了笔记本错题集和一本习题册笔盒在书包里最后一个走出去,见到自己断断续续挂念了一整天的人一只手反背着书包正准备下楼,和一个扎马尾辫的女生一起。

 

大天狗站得不远,隐隐能看到妖狐的包上挂了一个白色的小狐狸挂件,他下意识地在旁边女生的包上也去找相应的配饰,结果两个人很快走到楼梯下面阴暗处了。

 

回家后大天狗在房间里整理错题,天狗妈妈端牛奶进来给他,还配了一个热好的嫩牛五方。大天狗一边吃着牛肉饼一边拿笔在纸上画函数图像,过程要重新写一遍,大天狗不太记得思路了,看着答案一点点摸索着写。

 

等到一题答案写完,像是一个任务完成了似的放松下来,大天狗乖乖一边吃嫩牛五方一边喝牛奶,思绪乱飞。想到晚上看到的那一幕,又觉得有点生气,为什么不来找我讨论学习,和女生一起回家的话还会绕远路吧,那什么时候才能到家,到家之后还能看书吗,是不是直接睡了,说不定还会看一会儿电视?

 

不知不觉大天狗把一整个嫩牛五方吃完了,又要去写下一道概率题了。

 

大天狗早上坐公交去上学,他一只手抓着扶手一只手拿着英语小册子背单词,突然听到了妖狐的名字,下意识地停下来去听。

 

——妖狐上午总是睡觉,为什么成绩还这么好?

 

——是啊好羡慕,我要是能跟他换脑子就好了。

 

——不用换脑子给我那张脸我这辈子都不愁了。

 

大天狗看了一眼,不认识的两个女生,穿着和自己一个学校的校服,看来估计是B班的。大天狗重新把视线放到单词本上,

 

——endure  忍耐,容忍。

 

妖狐总是上课睡觉吗?

 

——endure  忍耐,容忍。

 

 

 

大天狗是物理课代表,他去办公室拿昨晚测验的卷子发,最后一道磁场题有点难度,班上估计有不少人做不出来,他随便想了一下,办公室的门没关,进去之后发现隔壁班的物理老师拉着妖狐在训话。

 

他不由得把步子放慢一点听发生了什么,妖狐还在打瞌睡,老师一副又关心又无奈的样子,“这次物理竞赛也不是特别重要,你可以放轻松一点,晚上不要学太晚,我看你最近早自习总是打瞌睡,你们英语语文老师都跟我说过。”

 

妖狐张嘴啊了两声,最后说:“习惯了,晚上看书有劲头,而且我不喜欢背书。”

 

大天狗把自家班上的卷子拿上慢慢往外走,对方老师也没说什么,“对了,我刚听说最近有个什么作文比赛,语文老师打算要你参加,他找你了没?”

 

大天狗出了门,妖狐回答的声音小了:“还没有。”

 

大天狗从来不参加课外比赛,毕竟那都和高考学的东西出入,没必要花时间。他又想到上次白天在教室门口碰见妖狐的时候,对方肤色白得很憔悴,眼圈下一圈青,笑却还笑得很大方。

 

有一次月假的时候班里的一群人和B班的约着一起看电影,其实A班和B班两个火箭班里头有不少是本校初中部升上来的,以前都是同学,时常一起玩。

 

班里没人约大天狗,但是他听说妖狐会去,于是前一天下午发短信问了同桌(上午刚要的号码)第二天他们什么时候去哪里看电影,对方回复说是下午三点的全球热恋,在华谊。

 

大天狗回复他:“那挺巧的,我妈拉着我明天也看这一场。”

 

对方问他是什么位置,大天狗现场买票,“七排三座。”

 

“那跟我们在一块儿啊,我们是七排和八排的中间全包了,就是不知道你旁边是谁。”

 

大天狗简短地回复了一句“嗯,”座位表摆在那儿,这么一大群人谁都能认得出来是你们一群人的位置。

 

第二天的电影,票都是一群一买位置随便坐,大天狗边上的位置没人敢坐,还是妖狐特别开心地主动坐过来跟他打招呼,“你好啊,你还记得我吗?”

 

大天狗手不自觉地抠了抠椅子,回答说:“恩,第二名,叫妖狐。”

 

妖狐听了也不生气,问他:“他们说你跟你妈一起来看电影的,你妈呢?”

 

“她临时有事来不了。”大天狗艰难地撒谎,“我刚才在门口把她的票随便给了一个人,不知道他会不会来看这场电影。”

 

这倒是真的,不然自己说买了两张票结果旁边有别人来坐就太尴尬了。

 

妖狐笑起来有个小酒窝,身上还有点淡淡的花香,“我听说这个电影还可以,他要是不来就亏了。”

 

大天狗闻着香味恍恍惚惚地点头,不来是太亏了。

 

 

 

妖狐太自来熟了,正常人凭借这两次联系今后见面最多也就是点头之交,他却非要每次见到大天狗都飞扑上去哥俩好地揽他的背,笑得银铃似的:“又赶着回去做题啊?”

 

大天狗点点头,妖狐塞给他一瓶脉动,说:“送你的,补充能量,可不要过劳死啊。”

 

大天狗不介意他的胡言乱语,把水收了走回教室,那瓶脉动喝完之后就代替了他的水杯每天接满白开水带到学校来。最开始瓶子味道大,洗了好几遍喝的时候白开水还是一股稀释了的脉动的味道。

 

有一次大天狗放学的路上看手机,老妈发短信来说要他带点零食回去,大天狗还没来得及回复就被人从后面熊抱住,“哇大天狗你也有手机啊,怎么不早跟我说,来来来加个qq好友存个电话号码啊!”

 

大天狗把手机拿给他,最老款的黑色老人机,安装不了软件用不了qq,显示屏只有两个指头宽,于是妖狐跟他互换了手机号,最后妖狐还说:“我很喜欢没事找人聊天的,小心我会经常骚扰你。”

 

“不行。”才怪。大天狗在心里说。

 

“哈哈我开玩笑的啦,不会随便打扰你的,不过问你题目总可以吧?”

 

大天狗于是点头了,又在心里想:你不会做的来问我也不一定有办法。

 

结果妖狐既没找他聊天也没问他题目,大天狗在家里抿着嘴瞪着手机想,是不是发短信问题目太麻烦了,题目一个字一个字很难打的,不然要妖狐把题目拍下来发彩信好了,虽然有点贵但是大不了自己帮他交话费就是了。

 

妖狐第一次跟他联系是下一个月假的时候,大天狗睡午觉起来,黯淡的灰色小显示屏显示有一条未读短信,妖狐发短信问他能不能去他家写作业顺便吃个晚饭,爸妈都出门了没饭吃。

 

大天狗把身份证找出来对着一个字一个字的回复他,好啊,我家在xx路xx街xx号旺福小区16栋1单元,你到小区门口给我发短信,我过来接你。

 

大天狗是这辈子第一次带同学回家玩,来的还是个成绩一样优秀长得一样帅气的小男孩,天狗爸妈都很高兴,准备了水果和零食让他俩单独在房间写作业休息。

 

大天狗打开一本模拟题准备做题,妖狐从包里掏出一本化学竞赛书看,书被翻过很多次,边角都起皮了,书页是暗淡的灰色,做满了笔记。

 

大天狗问他:“我看你在学校不怎么学习,为什么还参加竞赛?”

 

妖狐很随意地回答:“参加着玩嘛,随便学一学,反正拿不了奖又不吃亏,得了奖好处就大了。”

 

大天狗抑郁地问:“那高考呢?”

 

妖狐瞪圆了眼睛:“我没跟你说过吗,我不参加国内高考的。”

 

大天狗说不出话,妖狐张张嘴,呃来呃去地说:“我打算报考牛剑,还在准备两个月后的雅思来着。”

 

两个人之间气氛沉默了,相对着写题,大天狗算着力矩突然问他:“我之前听说你参加了一个作文竞赛……”

 

妖狐一脸茫然。

 

“我有一次去物理老师办公室,他问你语文老师找你没那次。”

 

“啊那次啊。”妖狐想起来了,“我拿了一等奖啊。”

 

大天狗惊讶了:“你写的题目是什么?”

 

妖狐托着下巴想了半天,磕磕绊绊地说:“好像是在经济化社会利益为主大潮流下学生的精神保存。”

 

“这么长的题目?”

 

妖狐咧嘴一笑:“简单的说就是问知识分子何去何从。”

 

大天狗气笑了:“议论文?”

 

妖狐摇头:“抒情散文。”

 

大天狗真的惊呆了。

 

 

高三的寒假来得很快并且异常的短,妖狐的雅思过了,每天就在大天狗家呆着混时间看他写物理题数学题化学题英语试卷语文多音字病句题编造作文。

 

妖狐在旁边练毛笔字,他的行书写得好,大天狗擅长楷书。

 

妖狐无聊就默古诗,提笔最喜欢的就是高适的燕歌行陈琳的饮马长城窟和李白的行路难将进酒,写到诗中有禅意的王维最后到卿卿我我的柳永,写好了就开玩笑说让大天狗帮他裱起来。

 

大天狗问他为什么不写杜甫的诗,妖狐听到名字就皱眉头,半天才叹气:“诗太苦啦。”

 

顿了顿又说:“我喜欢他那首‘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大天狗帮他另外把整首月夜默下来,又说:“没想到你最喜欢的是很磅礴的诗,我还以为你会喜欢讲情爱的。”

 

妖狐摆着腿笑:“毕竟我是个很大气的男人啊。”

 

 

冬天过后学校保送名额下来,大天狗决定自己高考,妖狐也没问没说过这事,最后夏天的时候成绩出来,大天狗去清华,妖狐去牛津。

 

妖狐从小读书很随意,小学到大学都是“这个学校还不错在招生那去试一下吧”,他初中读的是省里排名第一的附中,入学考试因为小学没学过英语所以英语一门交了白卷,妖狐一出来就跟家里人说不用看了考不上英语没分,最后暑假他翘着脚看电视的时候招生办打电话过来通知他去报名。

 

妖狐老爸是归国院士,研究核动力,一早就打算了送妖狐出国做研究,他自己也挺有兴趣,早早地决定了攻读生物。出国的时候大天狗来送他,装了一大包零食,叫他快点回来。

 

妖狐怜爱地抱抱他,说冬天就回来不要太早谈恋爱到时候我回国你没时间跟我玩就没意思了。

 

大天狗悄悄用嘴唇碰了碰妖狐的脖子侧边。

 

其实两个人度过了一个暑假,但是既没出国旅游也没四处度假,大天狗在家看大学数学教材,妖狐看外网英文原版生物资料。妖狐临走前还拉着大天狗一起去买了当时很潮的摩托罗拉手机,一开机就是一句女声:“Hello moto”,大天狗买的黑的,妖狐买的同款大红色。

 

妖狐自觉让大天狗第一个把他的联系方式存下来,然后发短信过去:“快说我是不是你的宝贝儿!”

 

大天狗回复了一个手打的颜表情:) ,妖狐简直不敢相信。

 

时间过得很快。

 

大天狗大学学的物理,一整个大学都没谈恋爱,除了泡图书馆就是妖狐回国了带他出去玩。大天狗大四的时候准备出国读研,妖狐申请延期毕业回国潇洒一年。

 

大天狗回家的时候妖狐开了辆奇瑞qq来接他,大天狗站在车前无语,妖狐很不满意:“你凭什么看不起我的车,它也是四个轮子一样跑,还可以上高速,坐起来很舒服!”

 

大天狗说:“你开这个车很难搭讪女生吧。”

 

妖狐切了一声,“我开拖拉机都有女的上赶着送我玛莎拉蒂,你可甭操这个心了。”

 

车里很干净,座位很舒服,而且妖狐开车技术很平稳,大天狗放心了。

 

妖狐在路上接了一个先回国的学长,对方一上车就说:“你还真是gay啊,这样骚紫色的车也就你能开。”

 

妖狐哼哼两声挺得意。

 

大天狗不做声。

 

妖狐跟大天狗去他家玩,大天狗在房间洗澡,他在外面玩他手机,qq列表置顶的是自己,还有两个叫“高等数学研讨群”和“全国大学生数学竞赛”的群有消息通知。

 

大天狗没有几个好友,妖狐把自己的备注改成“妖狐小可爱”,大天狗洗完澡出来催妖狐去洗,他屁颠屁颠爬起来抓起大天狗给他准备的大T恤进了卫生间。大天狗坐在床边擦头发,妖狐的手机突然亮了,qq消息提示框直接显示在屏幕上:“你家小宝贝真的帅,介绍认识一下啊。”

 

大天狗盯着妖狐的手机屏幕眉头直皱,等妖狐洗完澡出来穿着三角短裤光着大腿趴在床上玩手机的时候大天狗趁着给他擦头发的机会看他回复:滚远点。

 

妖狐要玩大天狗手机,于是大天狗跟他交换着玩,首先就进到通讯录找,一排下来除了“鲤鱼精妹妹”“桃花姐姐”“冰山大美人”“清纯跳妹”之外最不正常的就是“狗子小宝贝”。大天狗不用想都知道这个是自己。

 

大天狗默不作声把前四个联系方式都删了。

 

 

妖狐休学的主要目的是旅游和赚钱,前半年里从国内玩到国外再玩到国内一路玩一路拍,写的游记和自己当模特的照片赚的钱都能保证自己和大天狗接下来两年吃喝玩乐浑浑噩噩。

 

大天狗艰难地准备所有出国资料,妖狐下半年没出去玩就陪他吃吃喝喝,妖狐跟大天狗说自己硕士想转金融,年轻还想多赚钱。大天狗没给什么建设性意见,妖狐的选择在他看来都是好的,即便结果再差自己也是他的保障。

 

大天狗在牛津剑桥中间还是选了牛津作为主要目标,可能也不仅仅是因为它是英国最古老的大学学府。妖狐休学结束之后跟大天狗一起回了英国,两个人租了一栋一个中国人的小别墅,风格现代化,从顶上落下的玻璃外墙,有着凌冽直男气息的暗银色装修风格,室内金属小楼梯,进门客厅一整面墙都是书柜,边上常年摆着一架拿书的高梯。

 

大天狗深造天体物理,妖狐不想放弃生物决定双修,两个人忙得像狗天天醉心于实验室和大部头几十美元一本的专业书籍。

 

妖狐妈妈赴英旅游的时候来看过一眼,心疼得不行:“怎么又瘦了,是不是太累了吃不习惯?”

 

大天狗在一旁深刻反省,抱起来的时候腰确实更细了,是自己的严重疏忽。

 

妖狐妈妈走了之后大天狗决心养胖妖狐,对方不以为然:“晚上别让我那么卖力就够了。”

 

大天狗假装自己没听到。

 

距大学毕业n年过去,妖狐仍然钟情大红色手机,他和大天狗手机是同款,锁屏是同样的一张合照,是两个人去年冬天在日本旅游时拍的照片。

 

和大天狗同一个实验室的华裔妹子偷偷趁大天狗临时出门妖狐打电话过来的时候看过他的手机,来电显示是一个银发过腰的美男子,来电名称是“sweety”。

 

end。

评论(7)
热度(118)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