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Ec阿卡

评论都有看但是口拙不会回复,感谢阅读

夫夫带娃记【瓶邪】

瓶邪带娃
儿子
不是亲生,捡来的
没怎么看过综艺所以大部分是瞎扯的
一个段子,宗旨是秀恩爱



某真人秀节目

吴邪把家里小孩借出去参加节目,小孩四岁,小名久久,长得秀气可爱,皮肤很白,眼睛大睫毛长,脸蛋圆圆的。

节目一共有六个家庭带孩子,节目中间一期邀请了两个素人小朋友的父母参加展现自己平常是怎么带孩子的。张起灵外出下地去了,刚收尾有点赶不及,吴邪跟胖子说了一声自己拎了久久没带去的衣服玩具去参加节目。

为了不给小孩丢面子,吴邪特地换上了进村里之后就没怎么穿过的名牌大衣和皮鞋,头发用发胶固定梳起来,眼前还挂了框细眼镜才露面的。

久久前一天就知道他要来一大早就开始等,吴邪到的时候他窝在石板路边和另一个小朋友一起陪婆婆剪豆角,另一个小朋友剪刀用得不好大家怕他伤到自己所以只让他在一边把烂了的熟过了的豆角翻出来单独扔到不要的葧荠里头。只住一晚上吴邪来得很轻松,手上抓着个装换洗衣服的袋子背上背了个装久久东西的小包就没了。

久久性格活泼调皮,一见到吴邪就把手里的剪子和豆角往盆里一丢,一边喊着“爸爸爸爸”就冲过来扑到吴邪腿上。

吴邪在院子外头已经跟制作方摄影师都打过招呼,就直接把久久一提起来抱在怀里去和刚刚的婆婆小朋友问好。他让久久帮婆婆把豆角处理完,自己先去房间铺床整理东西。

上午是家长带小孩做游戏,戴着护具爬一堵两米高的小攀岩墙。久久虽然平常不是他和张起灵贴身带,但张起灵对小孩儿挺严格教得不少,这堵小墙对他俩来说都很容易,吴邪也就是做做样子戴个护具爬得慢点。

几家爸爸带小孩攀岩是一个娱乐性质的竞赛,各家小宝宝都拿的是争第一的劲头,久久也在边上呼喊个不停:“第一第一,爸爸加油久久也加油!”

吴邪把儿子抱起来亲一口脸颊,悄悄说:“久,悠着点劲,我们拿个第二名好不好?”

久久圆圆的脸蛋皱成一团,并不太理解是为什么,但还是乖巧地听话点头。

最后比赛结果出来,父子俩个果然拿了第二,主持人笑眯眯地公布了名次和奖品,久久抱着发的饼开心地跑了一圈,老远冲吴邪喊:“爸爸,大爸爸肯定能拿第一名,叫大爸爸也来玩呀!”

吴邪走过去注意着让儿子别摔了,一边扶他一边说:“他有事来不了,下午爸爸带你一样能拿第一。”

久久嘟嘴:“我想让大爸爸来玩,爸爸你不想吗?你跟大爸爸说他肯定会来的。”

吴邪没同意也没说不行,只是说:“那我们等下回去给你爸他打电话问问他忙完没,就说我们父子两个想他了,怎么还不回家。”

久久眉眼笑得弯弯,搂着吴邪的脖子在他脸上印了一个小孩子湿漉漉的亲亲。

那通电话是打了,还是当着摄像头的面打的,张起灵在那头别的都不说,只问他按时吃药没要久久盯着他吃药,吴邪翻个白眼把电话给挂了。

什么样的爹就教出什么样的儿子,中午还没吃饭久久就自己端着电水壶去烧水,节目组里的明星爸爸赶紧帮忙,问他怎么一个人来烧开水,大人去哪里了。久久摇头把食指竖在嘴前嘘了一声:“烧水给爸爸冲药喝,爸爸不喜欢喝不让我冲,我偷偷来的。”

家长和摄像组都笑了,帮他把药给弄好了让他小心端回去,那药几米外都能闻到苦味,久久还没走进吴邪就回过头教训他:“跟你那木头爹一个模样,他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他不在你就当忘了不知道要喝药不就行了?”

久久治他也有一套,把药碗往桌上一放,小脸皱起来委屈得不行,嘴巴嘟着冲手指头吹气:“好烫爸爸好烫!”

吴邪立马过去把小崽子抓到水龙头前面去冲凉水,半天才给他擦干了问:“现在痛不痛?”

久久摇摇头,吴邪又心疼儿子的劳动力只能乖乖去把药给喝了。

午饭是大家伙跟当地人一起做的,味道重吴邪吃不了,但他也没特地说,只是扒了几口饭盯着久久吃饱后就拎着儿子回房睡午觉了。

张起灵不在身边吴邪一向睡不安稳,儿子倒没两分钟就睡得直呼呼,吴邪在摄像头面前翻来覆去睁眼闭眼迷迷糊糊躺了个把小时,等任务来了以后就把久久从毛毯里捉出来弄醒让他去洗脸。下午的游戏也不难,小朋友出去卖花爸爸们钓鱼,好不容易来一次的几个妈妈在家嗑瓜子看戏。

久久虽然对钱没个数,但张起灵教过他辨人度气分好人坏人,尽宰着有钱人和喜欢小孩子的小姑娘卖,3块钱的花能卖10块。

晚上吃饭就是吃各家爸爸掉的鱼,吴邪这项技术不错在爸爸里头勇夺第一,被儿子抱着亲了好几口。

等到一桌子菜上了一张能坐十几二十人的长桌,被吴邪抱在怀里看着大门口的久久突然大喊一声:“大爸爸!”

吴邪一下回过头看,张起灵就穿着白长袖和牛仔裤,手上肩上大包小包拎了四五个。没有吴邪给他剪头发额发有点长稍稍挡了点眼睛,气质非常沉稳冷漠,一路过来别人给他打招呼的他看都没看一眼。

久久从吴邪的怀里钻出来,但不敢让张起灵抱,对方把他拎到椅子上坐好:“自己吃饭。”

吴邪带孩子都手忙脚乱的,自己没顾上多少,衣服穿得少没穿大衣,张起灵直接从包里拿了件吴邪平常穿的夹克外套给他披上,又扫了一眼桌上的饭菜,一声不吭提着包走了。

桌上剩下的家庭被这一出闹得一愣,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吴邪叹口气给大家道歉:“不好意思那是我爱人,他性子冷不爱说话,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我替他道个歉。”

桌上所有的爸妈摄像都惊呆了,本来以为久久大爸爸大爸爸喊着是干爹什么,谁都没想到有这一着。

一桌人里头反而是久久最冷静,他大爸爸从来不惯着他,要他自己乖乖吃饭就只能乖乖吃饭,别的桌上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都当听不见。

吴邪一桌菜压根没动,别的家长问他了,他只能笑一笑:“对不住,我身体不好还在吃药,很多东西都吃不了,这不久久他爸现在估计就在厨房给我弄饭在。”

果不其然,等大家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先前那个神情冷漠样貌很好的男人端了两盘清淡的小菜出来:“这里没什么别的菜只能将就着弄,我给你带了家里的腊鱼,可以佐着吃一点。”

吴邪这才端起碗来吃饭,张起灵坐在旁边跟他一起吃,时不时就要记着给他夹菜,只剩没喂他嘴里。

晚上吃完饭没活动,几家小朋友聚在一起讲故事,张起灵带着久久抓了双耳壶和个小炉子到很远的林子边上生火煮东西,摄像顺着一路拍过来,问他在干嘛。

吴邪吃的中药冲着效果不行,煮起来味道重,不能在别人家附近煮。

摄像问:这都你一个人背来的啊?

张起灵点头。

久久捧着下巴在旁边看,眼睛亮亮的:学给小爸爸煮药,以后爸爸不在的时候就要我给小爸爸煮。

两父子俩一声不吭蹲在小炉子前头,时不时拿着蒲扇引一下火,一大一小两个团子似的。

剧组里的几户人家都住在一个大院子里头,煮完药久久吵着要去里头一家小姑娘家玩,张起灵随他去了。

吴邪在屋子里看书打瞌睡,张起灵给他把药倒好搁凉,又从包里摸出一个纸袋拿了几粒蜜果脯,盯着吴邪把药喝干净了再亲手一粒粒地把果脯喂到他嘴里。

吃了四五粒后吴邪还闹着舌头苦,张起灵把他嘴巴捏开凑近了伸着舌头舔了一口:“还苦?”

吴邪爆红着脸把人推开:“你干嘛,屋里有摄像头。”

张起灵回头看一眼,问摄像头在哪里,吴邪给他指了,他倒也没干什么,说:“明天跟摄像师傅说一声,把这段切了。”

要说你去说。吴邪哼哼两声。

张起灵应了。

九点多张起灵拿了个披的毯子去接儿子回来,天都黑了,久久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他后面走,汇报自己跟吴邪的近况,主要说吴邪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见没见什么人。

张起灵不出声,脚上配着儿子的脚力走得慢,但一路都没抱他。

还没进屋张起灵就把久久拉住了:吴邪洗澡了在床上躺着,你进去就把寒气带进去了,赶紧在外头洗个澡再进去,衣服毛巾都给你拿了。

久久乖乖抓了一把衣服毛巾沐浴露自己去洗澡,张起灵在门口等他,看他出来之后又把毯子给他裹住才自己打了盆冷水过来。

爸爸你又洗冷水澡,我要去告小爸爸。

还没等久久皱眉奶声奶气把话说完,房里突然传来一声吼:“张起灵你再洗冷水澡今个儿就别想上床!”

张起灵垂眼抿嘴笑一下,这下心里才舒坦了似的把久久推了一把:“快回去躺着,别等下又凉了。”

然后自己才乖乖进房间沐浴。

他洗完澡回房的时候久久已经睡着了,吴邪半把儿子搂在怀里,一只手抓着手机在玩,看他进来把屁股挪了挪给他让出最外头的位置,张起灵趁着一身热气挤进去把吴邪翻个身抱在自己怀里。

吴邪这时候才问他事情办完没,他说完了,吴邪说那好正好节目完了三个人一起回家。

中午睡了一中午都没睡着的人被张起灵抱住说了没两句话就眼睛都睁不开了,张起灵顺着他额头亲一口,没出声,两个人都睡了。





节目播出后素人夫夫大火,说好要剪掉的地方并没有剪🙂

评论(3)
热度(104)

© AliceEc阿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