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Ec阿卡

评论都有看但是口拙不会回复,感谢阅读

[楚路]学年纪事 一发完

cp:楚路only

ooc


冬天黑天早,五点四十下课买饭到宿舍的时候至少六点十分,那个点天色已经擦黑得路上看人只有轮廓,楚子航拎着饭刷开寝室门,房间里灯没开,只一张床上有一点荧荧白光。

路明非在看纪录片,声音外放得很大没注意到人回了,还学着屏幕里的小老虎嗷呜一声,可惜他肚子饿得瘪瘪叫声也有气无力,更像朝饲主乞食的小猫在撒娇。楚子航被他叫得一顿,随即面无表情地开了灯,路明非仰头看他一眼:“回来啦!”

路明非只穿了身睡衣,这时候从被子里小心翼翼地探出小半身体跟他打招呼,他们俩从北向南来念书,路明非被没有暖气的冬天冻得嗷嗷叫,成天地缩在楚子航的厚被子里。

这不是他俩在南方的大学里度过的第一个冬天,但路明非不敢麻烦婶婶多晒洗准备一床厚棉被,永远都是一床度过春夏秋冬。去年的冬天路明非冻了小半个季节,夜里冷得睡不着觉,白日里永远挂着黑眼圈,最后还是被好心的楚子航提溜到自己被窝里才安稳度过了在学校的一个冬季。

今年入冬的时候路明非还矫情了一把,睡前摸着薄薄一床被子没话找话:“我要不要买个热水袋啊,晚上好冷。”

果不其然,正襟危坐在桌前的楚子航放下书看过来:“你可以跟我一起睡。”

“啊那真是谢谢师兄啦!”这样说着的路明非松了口气,装模作样地抱着小枕头爬上了对面的床。

因此当楚子航回到宿舍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沾染着自己气息的淡蓝色小花棉被里热热闹闹地挤了一只弯着眼睛欢迎自己回家的小猫,它在被子里打着滚翻了个身:“师兄你带什么回来吃啦?”

楚子航把“小鱼干”这个回答咽下去,一本正经地把饭放在桌上:“一米烤肉饭。”是近来路明非最偏爱的食堂饭菜。

路明非欢呼了一声,非常自觉地爬下来换上楚子航给他买的加厚棉睡衣,对方还给他带了瓶热乎乎的维他豆奶。路明非每个月生活费除了自己留的一些可能开支基本都直接给楚子航了,因为自己的一日三餐基本都是他在照顾,还有什么零食饮料啊,最开始他每次帮路明非带东西回来之后路明非都是算着账给他转钱的,次数多了路明非自己觉得不好意思宁愿到楼道门口的自动贩卖机买泡面也不麻烦楚子航,没想到对方却对此非常不满意,也不知道怎么最后两人就路明非出钱让楚子航养自己这一点达成了一致。

“其实是楚子航在包养你吧?”诺诺不止一次问过这个问题,“你每个月那点生活费够他每天这样山珍海味地供你?”

正捧着杯热牛奶喝的路明非吓得打了个奶嗝,不知道手里的这杯来自面瘫师兄的牛奶还该不该喝,等晚上楚子航从自习室回来就看到既可以说是过度敏感又可以说是过度大条的小男孩紧蹙着眉尖向他提起这个问题,还拒绝了因为第二天要早起去社团没时间给他带早餐而提前给他买的猴姑米稀。

路明非不得不承认自从他撒开手脚完全任楚子航饲养之后生活质量好了不止一点,以前站在冰柜前流连半天舍不得买一瓶的养乐多现在楚子航成天成板成板地搁在他手边,早晨的豆奶晚上的牛奶夏天的鲜榨果汁冬天的热可可没有一天少过。

当天晚上诺诺就给他发了微信截图,楚子航言辞冷漠地让人不要引着路明非想七想八不开心。

“乖崽,你老公可真宠你。”诺诺一针见血,路明非回了个“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表情包,拒绝了继续交流。

 

白天楚子航在宿舍呆的时间并不多,路明非自己一个人呆在寝室里不可能主动学习。前一天预报了好久说会下小雪,虽然路明非一个北方人对雪没有什么执念,但在南方呆着确实有种水黾从水面划过带起的水波一样程度的想法,“如果下雪就好了。”

但让人失望的是第二天虽然寒风呼啸,路明非裹得严严实实还是被风吹得脸疼,但并没有半点雪花的影子。不过这只是个不足轻重的的意念,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改变,所以他仍然背着电脑去了实验室。

全年无休向所有学生开放的计算机实验室容纳了所有和计算机有关专业好学的学生,里头有不少熟面孔,路明非安静地找了个角落拿出笔记本继续项目,旁边坐的是隔壁班的一个女生,大家都叫她小邹,之前和他一起参加过院里的夜跑活动说过几句话,长相大气舒服,和她的性格一样。

差不多到了饭点的时候断断续续有人离开,路明非刚拿出手机想点外卖屏幕上就弹框出一条短信,发信人“师兄”,内容短短四个字:下来吃饭。

路明非正要回复一个“好”字,七百块买的用了一年半的手机突然卡死,正巧这时候有个女生路过,寒暄了不超过三句话话题就直奔楚子航而去。路明非好脾气地回答了对方的几个问题,干这事的次数多了连他都能掌握好不出卖师兄的个人信息和不让人觉得敷衍的界限。

即使楚子航的联系方式并不难获取路明非还是敬职敬责地没有出卖他任何私密信息,挑起话题的女生锲而不舍非要问出些什么,好在她的同班同学——即之前和路明非一起夜跑的女生把她拉开了,还找了个有要紧事谈的由头。

手机还卡着没点反应,路明非看两个女生凑在一块边说边走远了也就没打招呼一边强制重启手机一边下了楼,自然没听见两个女孩子嘀嘀咕咕的话。

“我觉得吧——”

去年的夜跑楚子航是受学院学生会的邀请参加的,路明非却好像完全是不情不愿被人拖来的,穿了一身不合身的荧光色运动服,还没开始跑就神色恹恹。

小邹其实对路明非印象不错,路明非在女生眼里的形象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不堪,他性格好从不发火,对女孩子的要求几乎是有求必应但又不会显得过于殷勤,而且从来不会像很多可笑的自以为是的男人那样嘴边时不时挂着带颜色的笑话——他是尊重女性的。

年轻时小邹也喜欢楚子航那样的冷酷帅哥,但上了年纪后(她时常这样说)反倒意识到女孩子的真爱该是路明非那样的小奶狗,相貌清秀可爱却又不过于出众让人没有安全感,真心实意地时时刻刻都不让人难堪,比起那些开着跑车穿着得体出入高级餐厅的伪君子明明他才是真的绅士。

和所有想要和楚子航搭上话的女孩的目的一样,小邹只是对象不同,更何况路明非好相处得多,随便聊点什么都能搭上话题。直到后来因为迟迟不开跑而有些诧异的她向路明非问起时间,对方也是一脸茫然:“我也没带手机。”

然而他立即像想到什么似的转过头在人群里搜索了一下,楚子航一直就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一见他四处张望就走了过来,路明非非常自然地牵起他的手低头看他的手表,然后认真地回答:“七点十三分。”

楚子航的目光一直在路明非身上,虽然他没有看着人笑,但高中时参加了一次闺蜜的同学聚会后就能准确报出有哪些人喜欢自己闺蜜的小邹已能读出空气里的不寻常气氛。等到楚子航跟着路明非一起看过来的时候她一拍脑袋:“啊我有点事要找会长说,不好意思先走啦!”

路明非应了一声,又有点疑惑地说:“她怎么怪怪的?”

楚子航站在他背后没说话,靠着身高优势盯着前面人的小脑袋,一撮不听话的呆毛摇来摇去,竟也显得十分可爱。

 

楚子航和路明非来自同一所高中,楚子航长一届,以前两个人的联系并不多,应该说在路明非看来对方都不认识自己。虽然上大学后楚子航说并非如此,高中时有一次路明非来他们班找人,正巧碰上楚少在走廊打扫卫生,当他扫到路明非脚下时冷冷地抬眼,打断正请求自己同学帮忙的穿着有些宽大的校服的小学弟:“麻烦让让,谢谢。”

这个场景在被楚子航提起后经过午夜梦回的洗礼路明非总算是回忆了起来,楚某人并不同意他对于自己当时的态度用“冷冷”这个词来形容,路明非表示他绝对是记忆认知错误:“你当时看我的时候眼睛好像长在天上。”

楚子航以沉默回应,并不能揭露路明非比他矮不需要仰视的事实。

其实除了打扫卫生他们明明还有更多的交集,下雨时楚子航未曾递出去的伞;冬天因为路明非总要去校园超市打热水所以楚子航也少有地要求妈妈买了个保温瓶,结果买得太大像个小型开水瓶,他只能顶着别人看水牛的眼神把永远喝不完的保温瓶拿出去假装接水,路明非用的是一个廉价粉色水杯,接水时总会因为溅出来的水珠烫得眉尖一皱。

还有一次楚子航散步时被突然冲出来的女生递了情书,路明非就躲在不到五米外的一棵树下吃棒冰,在一堆堆的草垛后面像一只耸动着鼻尖的小兔子,为此楚子航看了一分钟才拒绝了那份情书。

 

楚子航两个月前参加了班里的篮球赛,那一次他们班是院里的冠军,院赛结束后还被邀请去别的学校比赛。

院里组织了一辆大巴,包括替补选手一共去了七人,另外都是“家属”。当别的队员都上车了楚子航还在门口等着的时候还有人起哄说“男神你也等你媳妇啊?”

话音刚落,一个两手空空蹦跶蹦跶的身影就过来了,楚子航一只手虚扶着他的后背上了车,路明非看着一车的学长学姐还有点不好意思,梗着脖子一边问好一边走到车尾坐下了,楚子航背了个装得满满的大书包坐在他身边。

两个学校隔得挺远,开车一个小时才能到。上车之后楚子航先是掏出来早餐让他吃了,后来路明非就靠着他肩膀睡了一路,下车时还没睡醒是被人扶下去的。来领他们去球场的是啦啦队的女生,盯着两人看了一路(全篮球队的人敢保证她是一直盯着两个人而不仅仅是楚子航)。

从他们学校去的观众都被安排在一起,路明非插不进女生的话题中自己抱着楚子航给他背来的一袋零食啃个不停,楚子航还带来了给他下好了电影和游戏的平板,路明非没动它,非常给面子地看完了全程比赛,该鼓掌的时候毫不含糊。

半场的时候家属们都主动上前递水递毛巾,路明非晚了一步,半天才后知后觉地上前。楚子航刚剧烈运动完一身汗不肯靠近他,远远地接过水和毛巾,半天才问:“刚才你一直在看我?”

“对啊,师兄你刚才最后那个三分真的是……”路明非说不出话了,楚子航看着他笑,笑什么呢,师兄明明是很少笑的。

最后他们在客场赢了比赛,队里说要在外面聚餐庆祝一下,路明非本来想说让楚子航去自己回宿舍,结果楚子航转头就把饭局推了。

回去的路上路明非只能没话找话:“你们队的那个控球后卫和他女朋友,呃,我感觉好像快分手了。”

楚子航疑惑地看他,路明非手舞足蹈地比划了一下,最后简单概括:“他好像喜欢小前锋的女朋友。”

他回想了一下,感觉并没看出来什么端倪,路明非看他的表情就懂了,组织了半天语言最后还是放弃解释,直接说:“可能是我瞎猜的吧。”

但现实很快证明了他是对了,一个月后篮球队的群里就有人在安慰那个控球后卫说分手没关系天涯何处无芳草,2分钟后小前锋退出了群聊。

 

学校贴吧里有不少以楚子航为主题开的贴,楚子航自己从来不关注,苏茜给他发了一个链接,题目是“真人石锤,明妃承认和楚少同床共枕??”

路明非才从被子里钻出来吃了顿晚饭就洗漱了又爬进被子里,他每次把自己喂得饱饱后都会很困,这时候已经躺在温暖的小窝里闭上了眼睛。楚子航坐在书桌前神情正直得好像在研究哲学地点开帖子,发帖人在一大串啊啊啊之后进入正题,道自己亲耳听见明妃说晚上睡不着时数楚子航的睫毛,真的很长。

楚子航下意识地碰了碰自己的睫毛,路明非已经睡着了,呼吸声重了一些。他知道路明非偶尔会晚上睡不着或半夜醒来,因为他的作息不规律,白日里入眠的时候也不少,到了晚上就像猫一样眼睛亮晶晶的。

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路明非在独自清醒的深夜会做什么,只是有时候夜里暴雨惊雷,第二天楚子航醒来的时候会发现睡觉时连跟他贴着胳膊都不好意思的路明非热热乎乎地缩在他怀里。路明非毫无知觉,只是有时会说起特别喜欢夜晚和早晨下雨打雷,然后他躺在很暖和的地方觉得特别有安全感。

“对了,今天书记不小心在群里说漏了你给小路安排宿舍的事情,也不知道他看见没。”苏茜紧接着发了一条消息。

“?”楚子航心头一跳。

曾经无数个炎热的午后,有一个躲在学校奶茶店靠喝着一杯四块钱的原味奶茶的消磨掉整个中午的普通高中男生,也会有一个随后进来要一杯冰牛奶的帅气男孩。那个普通高中生懒懒地趴在桌上看落地窗外被炭烤得滚烫的地面,从不知道有个人会站在他背后就着他的背影快速喝完一杯牛奶。

楚子航的习惯一向早睡早起,然而等他爬上床的时候路明非已经睡着半天了,还记得半边身体贴墙给他让出半张床铺。楚子航躺进被子里朝路明非的方向斜侧着身体去摸他和墙壁紧贴着的部分暖不暖和,今天他好像睡得不熟,眉头挤在一块儿,时不时地瘪瘪嘴,就这么被楚子航碰了几下就给弄醒了。

他一醒来就愣住了,楚子航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去,这个姿势就像是压在路明非上方面把他抱在怀里。对方在紧张的小眼神下一脸平静地给他压了压被子然后收回手:“冷不冷?”

“呃,有点……”路明非耸耸鼻子,脸颊微妙的红。

楚子航一直保持着半边身体撑着床的姿势看他,在黑夜里他看不清路明非的肤色变化,只是从对方小鹿一样湿润着想要闪躲的眼神里就能读出一切。楚子航给他理了理睡得乱翘的鬓发,指尖从路明非发烫的耳朵上划过,引得对方轻轻一个颤栗。

“睡吧。”他沉默良久,最后躺了下去。

大学宿舍里的单人床睡一个男生才勉勉强强,两个成年男性睡一张床就确实是很拥挤了,路明非不管怎么动都有半边身体贴在楚子航怀里,直到被人按住了腰才惊得僵住。楚子航按着他翻了个身让两个人侧身相对着,路明非垂着脑袋不和他对视,楚子航难得的有些恼火,却只能忍住不发一言。

在深夜静谧的气氛中,有一只手拉了拉楚子航小熊睡衣的衣角,很轻的一下,他差点没察觉出来。

楚子航忍不住睁开眼睛,路明非正紧张地看着他,脸上还带着他标志性的傻气的笑容。睡觉时一向笔挺挺的楚子航微一弯腰,一只手牵住扯着他衣角的另一位主人公的手,刚才堵在他胸口的那股气奇妙地散开,让他能清楚听见自己胸膛里传来的剧烈的跳动声——

砰——

砰——

砰——

 



题外话

实在是笔力有限,该说的和该藏的不知道该是什么比例才不会显得剧情莫名其妙。大概就是呢楚子航暗恋多年知道小学弟走了狗屎运来了自己的大学于是利用职务之便把人安排到自己宿舍来了,其实路明非早就发现楚子航的小心思了只是像只鸵鸟一样享受着却不敢说破,剧情里安排的那个小前锋就是为了表明路明非对于人情的敏感的。其实还有一些话,嗯说破了感觉没意思,实在是能力有限啊很痛苦


评论(7)
热度(285)

© AliceEc阿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