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随便写【下】】(上半部)

HE

此章不甜

为了偷懒,许多次要人物的情节就隐去不写了,然后让小蓝湛没那么惨烈。

随便写【上】

随便写【中】

 ----------------------------------------------------------------------------

       夷林老祖之名,只怕是普天之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其人修行邪道,以肉体之身强得了魔道祖师的名号。传说他生得极为凶残,双眼如牛,身形庞大,力大无穷,又法术高超,一只墨笛能号令千万鬼士,莫说是寻常百姓人家,就连那些仙家大户出来的高人见了他也只有撒腿跑命的。闻说近年来各大世家都对这夷林老祖极为嫌恶憎恨,却迟迟没有一家敢领头单独去和这老祖对阵,还是在打着联手共同制服这魔君的主意。只有一位前两年方及冠的含光君,当真是心怀天下,对这夷林老祖恨到了极点,别的人家要是知道了此处有夷林老祖的出现,非吓得要绕道百里寻得各家强手才敢来捉捕,然而含光君却是只要听说了哪里有夷林老祖的消息,即是万里之遥也要赶来惩奸除恶。只可惜这老祖为人狡诈,饶是这含光君身手再好也还是太年轻,往往都被其逃之夭夭了。

 

       然而话本里的故事终究只是话本里头的,现实当中的这两位角儿之间的爱恨情仇又哪是寻常人能懂的,如同此时——

       “小含光啊,不是我说你,你这三天两头就追着我不放非要带我回蓝家的态度,知道的晓得你是在斩妖除魔替天行道收了我这个祸害,不知道的还要以为你是在对哪家的姑娘念念不舍非要讨人家回去作夫人。”

       话本里头那凶神恶煞的魔头如今正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身着一身黑衣,通身只有鲜红的发饰和腰带做点缀,潇洒恣意中倒显了几分妖娆的滋味。

       被叫做“小含光”的蓝忘机此时一脸肃然冷漠,只一双淡琉璃色的眸子和微红的耳梢显得他颇有生机,“你所修终非正道,长此以往必会伤及自身。”

       魏无羡一个翻身下了树,鞋底踩在落叶上,每行一步都听得‘嘎吱’的响声,他微偏着头看蓝忘机:“我至亲好友皆已离世,当中更有人是被我所害,我此生只剩一挚友,但他偏偏是见不得我好的,我是否害及自身又有何可担忧。也只是你心肠好,换了旁人,我若是被自己害死,那倒是大快人心了。”

       蓝忘机的脸色霎时间变了,眸间神色极冷,看着他:“就算这世间还有真心待你盼你安康的人,你又可会多看他一眼?你所伤己身,不过是亲者痛仇者快罢了。”

       魏无羡仍旧是一副水泼不进的样子,神色轻佻,眉间却仿佛笼罩着别的什么情绪:“多看这一眼又如何,只怕我生来就是个祸害,害死了亲朋好友难道还不够,还要去祸害别人家的善人?”

       他这话听来平淡,语义间又偏偏仿佛格外隐忍不甘。蓝忘机心下一绞,竟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小郎君,你此生前途未定,一片光明,我知晓你是真心为我,但正邪两道悬殊尤若天堑,你又何必一门心思都扑在我的身上,只不过是白白耽误了你自己而已。”

       他话音一落,见着面前的人失了神的样子,有些心软,但还是定了定心思趁机抬腿要走,没想到才将将转身迈开步子,右手手腕却被一股力量猛地禁锢住,他还没来得及回头就感觉到手腕上的力量慢慢松开,沿着他的手背划了个圈最后包住他的手掌。

       魏无羡不敢相信似的回过身子,“蓝忘机?”

       他手上越发用力了些,问道:“我喝醉的那晚,可是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魏无羡张了张嘴:“……你都不记得了?”

       不及蓝忘机回答,他又说:“不记得也没什么,你本来也没做什么,只是喝多了就去睡了罢了。”

       蓝忘机看着他脑后的红色丝绸的发带,眼神越发的幽暗,即使魏无羡不说他也认得出来,这带子本是他的七弦琴上的挂饰,想来是那晚魏无羡离开时觉得披头散发的不方便随手解去的。这不是什么贵重物品,只是想到魏无羡同自己一样每日贴身将对方的物品戴在头上,心里头就总是有种无论念什么咒什么经都静不下来的汹涌。

       然而思及此,他却更加害怕,怕自己那日做了什么逾矩的事或是说了什么不能说的话,“从那日之后,你一直在躲着我。”

       魏无羡还想耍赖:“我如何躲着你了,你是名门正道,难道你叫我见了你就眼巴巴地凑上去吗?”

       “你从前并不在乎这些。”蓝忘机明显不想听他这些胡乱驺的解释,一针见血地戳穿他。

       “哈哈。”魏无羡干笑两声:“我如今在乎了不行吗?”

       “魏婴!”蓝忘机实在忍不住地喝了一声,牵着他的那只手用指尖去分开他的手指,有些颤抖地抓着。

       “你想要我说什么?想要我说当晚你拉着我非要嫁给我做媳妇?想要我说你喝醉了又哭又笑脱光了乱扔衣服?”魏无羡嘴上胡言乱语,手上也用着力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蓝忘机虽然年纪不及他,但力气大得很,竟是把魏无羡的手牢牢抓在手心里半天也抽不动。

       蓝忘机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只是直觉似的觉得魏无羡有什么不想说自己却应该知道的事情,“不是这些,你知道的,我问的不是这些。”

       魏无羡看着他惨白的脸色,心下不忍得很,手上又用力抽了几下,最后气极了似的,喘着气道:“蓝忘机,你看着我,我告诉你你说了什么。”

       他的目光全落在魏无羡的眸子里,魏无羡凑过来,吸着气一阵一阵地说:“你说叫我别走,你说你舍不得我,说喜欢我,要把我藏起来,说你天天都想着我,一天见不到我就浑身难受。”话说到后面纯粹就是他的胡编乱造了,但他嘴上不停,眼看着蓝忘机的脸色一点点变苍白,最后还要火上浇油地贴上去,用柔软的嘴唇去碰他的脸颊,他感觉到面前的人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起来,泄愤似的张开嘴在他脸上咬了一口。

       “你再知道,我为什么要躲着你了吧?”

       蓝忘机猛地一下推开他,手上用了十足的力气,把魏无羡一下推倒到地上。魏无羡揉了揉肩膀站起来,看着他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收住了,只在嘴角化了个笑意:“不管怎么说,含光君,你能真心待我,我十分感谢。”

       蓝忘机置若未闻,手臂还颤抖着,低着头不看他。魏无羡不再犹豫,兀自勾了勾嘴角,做了个不好看的笑脸,抬步走了。

       直到魏无羡的身影消失在远处,蓝忘机也没抬头看一眼。

 

       魏无羡身死魂灭的消息,蓝忘机是闭关数月之后才知晓的,那时也距夷林老祖被围剿已有两月之久,说是其被挫骨扬灰,乱葬岗大火连绵数日,直烧得一样活物都没了。

       蓝忘机接到消息后一路赶去,听到的都是天下人拍手叫好的声音,愈发觉得心头尤若凌迟之痛,直到了地方,日夜不休地在一片灰烬中寻了三日,却连一丝魂魄肉身也没寻到,一回到家就大病了一场,连绵数月缠绵于病榻。蓝曦臣时常来看他,也约莫懂得他的心思,开导他,只是他却半分也听不进去。

       直到最后,蓝曦臣拿了封信来找他,看着榻上的人,斟酌着说:“当初既是各大玄门联手对魏公子下手,我不可能在这种时候不仅不让你参与还叫你闭关修炼。”

       床上的人猛地睁开了眼睛看向他。

       “我确实是提前就知道了消息参加了此次行动的部署,却始终没有向你透露,你难道没有想过是为什么?”

       蓝忘机如鲠在喉,通红的眼睛望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魏公子他……早就知道了会有这次的围剿,或者说,他可能是早就预料到了。”蓝曦臣把手上的信递过去,“上次你状态不佳地回来后没几日,我就收到了魏公子的信。信上说,接下来的一年里会有大的动乱,叫我想个办法将你看管起来,最好是连半点他的消息都听不到;他还说自己修炼魔道早已无药可救,就算是外人不来对他动手,他也再挨不了几日,如今众人都对他心怀不轨,只有你真心待他,若有来世,必将报答。”

       蓝忘机撑起了身子接过信,手上五指被捏得发白,陡然间就明白了魏无羡最后与他道别时的那句话。他没将信拆开,说话时嗓音早已哑了,喉咙干得发疼:“来世?他是被人逼得走火入魔而死,只怕早就神魂俱灭,哪还有什么来世。”

       他既是早知会有今日,又为何在自己面前半点也不显现出来?要是自己早料到了这些个玄门世家当真是要将他魏无羡打到魂飞魄散,当时就算是被他伤得再狠也不会就那样让他一走了之。

       他明明早知道魏无羡牙尖嘴利最能颠倒黑白,却还是要去听他的那些个胡言乱语,若是当初自己能狠下心将魏无羡带回云深不知处藏起来……

       “忘机。”蓝曦臣打断了他的思虑,“他既然知道结果却不来找你,不愿跟你回蓝家,必是不愿你被人认作是和他同流合污毁了你的来路。魏公子知晓你的心意为你考虑至此,你当真还要这样糟蹋自己糟蹋他的心思吗?”

       蓝忘机手上抓得极紧,应了一声,蓝曦臣微一叹息,离开了。


tbc

下章完结,尽量给糖

【忘羡|随便写【下】(完结)】(下半部)

----------------------------------------------------------------------------

同人这种东西天天担心ooc,我再写就剁手

评论(4)
热度(46)
  1. 璇璇AliceEc 转载了此文字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