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Ec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

【忘羡|随便写【下】(完结)】(下半部)

HE

CP:忘羡

啧,极其ooc,发不出糖,我感觉我在写狗屎

为什么魏无羡只死了八年呢?因为心疼我们蓝二哥哥就爬出来了。

【忘羡|随便写【上】】

【忘羡|随便写【中】】

【忘羡|随便写【下】】(上半部)

---------------------------------------------------------------------------- 

魏无羡睁眼醒过来的时候其实是一头雾水的,他死的时候已经做好了魂飞魄散不入轮回的打算,却没想到当初的人做事如此不干净,都说祸害留千年,要是世人知道了他被献祭回来的消息,只怕是气都得气死不少人。

虽然他心中对自己被划分为“十恶不赦的厉鬼邪神”之事十分不服,但对于重生一事来说,这都是小问题了。

他身死八年,醒来最担心的不是自己被献祭的原因也不是江家金家聂家,而是那个蓝家最端正典雅的小古板。魏无羡向来恣意妄为,死时觉得天地苍茫一片干净,他总算是谁也不欠了,然而如今醒了,却觉得自己当年对蓝湛这个小孩儿着实是有些过分了。

恩,可能说极为过分也不为过。

等到魏无羡处理完了这个身子本来的主人“莫玄羽”的怨气,已是两日之后了。料理了莫家庄的一干人等,打听了蓝忘机的近况——这含光君的名号如今着实响亮,几乎可以说是和他夷林老祖的名头一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是民间传说纷杂,大半都是胡乱猜测,他走在街道上还能见到玩闹的孩童扮作近些年来的风云人物胡乱打闹的场景,更不用说见着作恶多端的“夷林老祖”被雅正端肃的“含光君”追着满街打时的满心无奈。

莫说我作乱时蓝湛不过少年年纪,如何能对我用强就罢了,我油尽灯枯的时候他也不过方才及冠,还是个无甚功绩的蓝家小少爷,虽然当年是有些传说说自己被他逼得鸡飞狗跳,但这两厢比较,完全不是一个性质好吗?

魏无羡这厢顶着莫玄羽糊涂乱抹的皮囊狠狠咬了口馒头,又继续打听最近蓝家子弟在何处夜猎去了。

 

“喝,又是你。”蓝景仪远远地就见着这疯子跑来,忍不住喝了一声,却又想起身边的含光君,立马闭了嘴不敢多言。

含光君倒是垂着眸半点反应也没有,还是蓝思追微微一笑,冲魏无羡点了点头:“莫公子,这该是我们第三次碰到了,真是巧。”

魏无羡被献祭来的身子主人听说是个傻了的断袖,他刚醒来时脸上还乱七八糟抹了一大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当时为了装疯卖傻就没洗去,如今虽然面貌干净了,却给蓝家的子弟留下了疯癫之人的先行印象。

魏无羡不以为然,反正蓝忘机也不会注意这种无关的小事,旁的人随便怎么想他都无所谓了。

“嘿,当真是巧了。”巧个屁。魏无羡在心里直骂,老子天天追在你们屁股后面追了两个月了,要不是因为蓝家山门外人不能轻进我又要赶着见蓝忘机,谁天天跟你们这群小屁孩子打交道。

“不知莫公子近况可好?”蓝思追两眼弯弯地看他。

“甚好甚好,吃得好睡得好,就是整日跟着你们赶路着实累了些。”不过还好这次蓝忘机总算亲自出面了。

“跟着我们?”蓝景仪神情一凌,皱眉看他。

“是啊,这不是为了一睹含光君真容嘛,我早先就同你们说过的。”第一次在莫家庄见面时,魏无羡就对他们表示了自己对含光君如江河湖海般滔滔不绝的崇拜之意,想叫他们代为引荐,却没想到吃了个闭门羹,才转而行此下策。

这边魏无羡话音刚落,就见着蓝忘机面色不虞地淡淡看了他一眼。

喝,好样的,从前你都没敢如此看我,如今倒是厉害了。魏无羡玩闹之心大起,决心暂时不告诉蓝忘机自己的真实身份,看看他什么时候能认出自己,待认出自己后又会是什么反应。

然而魏无羡想不到的是,如今的蓝忘机不知道他的身份,只觉得他是个心有所图的别人,半下都不对他有好脸色,同行没一个时辰,就找了个降妖除魔的理由把他甩了。

……

蓝忘机,你给我等着!

魏无羡愤愤地踢了脚石子,几乎已经要忘却他的那丝微不可闻的歉意了。

虽说他是为了跟着蓝家子弟才来的这什么大饭山,但一开始他也没料到会这么轻松地见到蓝忘机,打的还是来收些鬼兵鬼将护好自己的安危的打算。然而蓝忘机如今果真在此处现身,想必是这山里有些棘手的东西了

魏无羡是不怕这些,甚而还有些跃跃欲试的意思,但蓝忘机一向修的是名门正派,现下他不认得这莫玄羽,要是认定了自己是邪魔外道,如今他魏无羡又势单力微,只怕是来不及辩解就要被他一掌拍死。

然而天色渐晚,还没等他理个通顺,这山里的鬼怪就认着祖找来了。魏无羡只老远地感受了一下就认出了这山里供的是个什么东西,难怪蓝忘机要亲自出面。

山下百姓大多愚昧,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白白给她供奉了不少灵体。如今这食魂天女功力小有所,莫玄羽身上的灵力只怕还挡不住天女一击,魏无羡只得匆忙叫了先前收的几只鬼兵游魂上去抵挡一阵,盼着蓝忘机他们走得不远能及时发现这里的情况赶过来。

然而食魂天女虽身形巨大且边走边舞,但速度极快力量又大,只两下就将那些游魂打散冲了过来,魏无羡急忙往树林子里逃跑,他并非对付不了这食魂天女,只是若用了那些个邪门鬼伎被蓝忘机捉住了,只怕难以解释。

魏无羡一路狂奔,食魂天女干脆地将一路上的树木打断追他,竟也费不了什么功夫。眼看着这怪物将要冲到他面前,魏无羡干脆将在山下买的没什么做工的笛子抽了出来放到唇边,微一提气,一段笛音就飞了出来。

此下顾不得什么好不好听了,重要的是要招来个厉害的东西。魏无羡一边吹一边跑,隐隐听到不知何处传来铁链声。

此股煞气极强,连后头的食魂天女都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远方,这声音越来越近,带着强烈的威胁感,直到一道身影出现在黑暗中才停了下来。

魏无羡霎时间愣住了。

这是他早年的好友,也是他炼就的最厉害的鬼将温宁!

温宁面目清秀苍白,眼眶中只见眼白没有半分墨意,魏无羡加紧吹了一声笛,只见温宁两步冲上前一把拉住食魂天女的双臂,用力一折,竟生生将这天女的石臂扯了下来!魏无羡笛声不停,催着温宁将食魂天女举过头顶又猛地砸到地上,天女竟无半分反抗之力,只由得温宁双拳猛砸,直将这怪物石体砸到粉碎!

魏无羡笛声一顿,听到蓝家几个子弟呼唤的声音:“莫公子我们来了!”

他心头好笑,这几个小家伙来得这样慢,如今幸好是他,若换了旁人只怕魂魄早就进了这食魂天女的肚子里了,只怕他们几个还要自责不已。

为了不叫他们几个发现温宁,他只得赶忙又举笛轻奏,自然而然换了收平和柔软的曲子,一步一步带着温宁往密林深处去,却一下撞到一个人怀里。魏无羡没回头就闻到了那清雅绵绝的檀香,紧接着感觉到肩膀被人握住。

他有些焦急,蓝忘机虽然待他很好但似乎向来不喜欢温宁,魏无羡怕蓝忘机出手,急急地吹了两声叫温宁独自退走了。

魏无羡随手把笛子一收,想来是瞒不住自己的身份了。他刚要开口解释,蓝思追他们的身影就出现在眼前,急急地喊:“莫公子,你没事吧?”

魏无羡想要上前两步,蓝忘机握着他肩膀的手却没松开,用力地将他按在原处。

他有些诧异地回头看了一眼,蓝忘机的面色冷峻,一双琉璃剪瞳深不可测。

蓝思追他们赶到他面前,见着含光君的动作,也是一愣:“出什么事了?”

魏无羡摇摇头,宽慰他们:“什么事都没有。”话音刚落,他就感觉自己的身体陡然僵硬了,他尝试动了动,却没有半点反应。

他睁大了眼睛,喊道:“蓝忘机,你干什么?”

那蓝忘机没立即反应,顿了好久才说:“你没事就好。”

蓝景仪“啊”了一声,“那食魂天女呢?”

蓝忘机扫了眼远处的碎石,蓝景仪跟着看了过去,心下大惊:含光君果然厉害,转眼间就灭了这妖怪。蓝忘机转而道:“这山中有危险,我不该放你一人行走,是我大意了。”

“无妨无妨,你们修道之人都身有任务,不愿带我也是自然,再说有谁料到这东西竟会离了自己的老巢一路奔到这里来。不过,你能不能先把我解开,把我定在这儿算怎么回事?”

他还想再问,就感觉蓝忘机一揽肩,神色冷淡地说:“回云深不知处。”

“诶?什么?我不去那儿,你把我放下来!”魏无羡着急地嚷嚷着,蓝忘机扫他一眼,连他的嘴也封了。

 

魏无羡被扔到静室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蒙的,他虽已不是第一次来这地方,但这两次的情形完全不同。蓝忘机带着蓝景仪他们去了正殿,走之前已经解了他的术法,但云深不知处不是本门子弟的话进出都很不容易,他稍微折腾了一阵也就放弃了,乖乖在房里坐着等他。

不过一柱香的时间蓝忘机就回来了,他原本还担心这人肯定要胡闹一通,没想到却是乖乖侧身靠在床榻上随手翻他的书本。只看了他一眼,魏无羡扬了扬手中的册子,“我在看你从前写的东西,果真是半点趣味也没有的人,作的诗都如此的严肃平整。”

蓝忘机没发表意见,只拿了茶壶倒了杯水给自己,魏无羡把册子一扔,拖开椅子坐到他身旁:“含光君打算怎么处置我啊?”

蓝忘机抿了口茶水,没给反应。

魏无羡把椅子拉近些,衣裙摩擦着簌簌地响,“我这样伤了含光君的心,只怕是讨不得什么好日子过的。”

蓝忘机顿住,神色僵硬地看他,浅眸里的感情翻腾汹涌。

魏无羡看他这样的表情,也默了默,转而又笑:“怎么了,含光君不认我了?”

“魏……婴……”一个名字在他口中辗转,念出来仿佛要天大的力气。

他听得心中仿佛有万千郁结,气息挑着心尖儿动,话语间也带着些低沉颤动:“抱歉。”

两厢静默,魏无羡去抓他的手,抓住了,感觉对方的指尖跳了跳,拉回来到自己怀里,只觉得他的手冰凉一片。

魏无羡弯着眼睛刚要开口,蓝忘机回了魂似的面色陡然阴沉下来,一把将手抽了回去。魏无羡一愣,下意识地就觉得蓝忘机大概是对他没了那番心思了,将将要说出口的那些好听的话也一瞬间荡然无存了。

蓝忘机站起了身子往外走:“我还有事,待会自会有人送晚膳过来,你用过了便早点休息罢。”

魏无羡也跟着站了起来,大喊了一声:“蓝湛!”

蓝忘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魏无羡也尴尬了,他刚才几乎是一时冲动喊住了蓝湛,现下也不知道有些话该说不该说,然而转眼一想蓝湛当年与自己的纠葛,又立马说:“我们可能有什么误会。”

 他不露声色地看着魏无羡:“有什么误会?”

魏无羡想问问他这些年过得怎么样,话到嘴边又忍不住嘲笑自己没立场,他的心思向来直接率性,也不想再去说些有的没的,便道:“我魏无羡从来不是敢做不敢说的人,我心里头既然有了这样的心思,便不能自己藏起来搁着;再次,我确实亏欠于你,不可能事后当做不知道就让它这样过去。我从前从没喜欢过谁,今后也不会再有别的什么人,当年你年纪尚轻,我总觉得古怪,如今你算来年纪都比我大了,但我的喜欢还是一样的,不会因为你年轻或者年长就少一分,也不能因为你如今对我没了感觉就控制住自己不去想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受苦,平日里开不开心。前世我总觉得我们俩是有缘无份,但我也没想着能还有下辈子,然而现下看来……”

他顿了顿,想笑却有些笑不出来,“现下看来,虽然有今生,但看来也还是一样有缘无份。”

他话一说完想去看蓝忘机的反应,却还是抬了一只手撑着额头挡住自己的视线,有些不知该作何想法。

蓝忘机仿佛走近了几步,却不敢上前似的堪堪停住,话语间像是有些颤抖:“你不必因为觉得亏欠或者感激我就说这样的话,我知道你的心思不在我身上。”

魏无羡愣了愣:“我的心思不在你身上还能在谁身上?我是觉得亏欠你,但我亏欠的人何曾少过,难不成我还要每个都去喜欢,都去当成自己的另一半,想着他念着他?”

他心下隐隐有些气恼,但又明白蓝忘机会这样想实在太正常不过,是他自己变着法的叫蓝忘机断了对他的感情,蓝忘机越是这样他就越心疼。

所有念想不过一瞬之间,他还沉浸在自己纷杂的思绪里,就感觉周身一紧,有个什么人靠过来环住了他,却不真的用力,只是将他微微拢着,像是抱着个什么精细的宝贝,又像是不敢相信现实。

蓝忘机身量修长高挑,比莫玄羽的身子自是高出一截。魏无羡靠得更近些,将脸埋进他的肩窝,双手环住他的腰箍紧,他感觉到蓝忘机的身子还有些颤抖,便歪着头用鼻尖蹭他的衣服,小声地说:“对不起。”

蓝忘机将他用力按在怀里,嗓音嘶哑:“你不必跟我说“对不起”和“谢谢你”。”

魏无羡抬起头看他的眼睛,一双眸子浸成了水瞳,他低低地说了句“早知道就让你把我藏起来好了”便去够他的嘴唇,凉凉的,却柔软得很。他轻轻咬了两下,蓝忘机就立即又被动变为主动,用力地去吮他的嘴唇,从下半边柔软转到上方,又将他整张小嘴含住用舌尖去舔,直吻得魏无羡气息不稳他才松开。

魏无羡跟他鼻尖蹭着鼻尖,满腔的欢喜,道:“蓝湛,我喜欢你,只喜欢你,我想天天跟你在一起,你说怎么样都好。”

蓝忘机沉默一阵,箍着他问:“你怎么不问我这几年过得好不好?”

魏无羡便依言问了。

“不好。”

“……”

魏无羡伸手将他抱得更紧,蓝忘机又低下头来用力吻他,直将他一路逼至床边,蓝忘机一揽他的腰将他放下去,把他按在床上吻。两个人的舌尖纠缠着,蓝忘机的白色外衣已经被魏无羡褪去了,他侧过去亲吻蓝忘机的脸颊和修长的脖子,一路吻到锁骨,将手伸过去解开他的里衣,雪白的胸膛随着松松垮垮被褪到一半的衣服露出来。

他顿了顿,退开一点,手指尖在蓝忘机胸前随意地划动,嘴角噙着笑意:“是不是太快了?我现在还有点接受不了你这幅冷峻的模样。我潜意识还觉着你还是个小孩,同你做这些事情总觉得心里头有个疙瘩。”

蓝忘机耳梢到脖颈粉红一片,面色却看起来不太开心,咬着他的耳朵说:“当年我也不是小孩,而且如今我该是比你年长了,你不必觉得不合情理。”

魏无羡贴上他的胸膛笑:“老实讲,你是不是一直不高兴我比你年长?那时候我本来还想唤你蓝家弟弟的,但我瞧你好像在意得很也就没有逗你。”

蓝忘机神色一沉,膝盖抵到他两腿之间,微微用力一顶:“弟弟?”

魏无羡一个吸气,被他的动作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转眼回过神来,他噗嗤笑出声,双手搂住蓝忘机的脖子往下压:“不是弟弟,哪能是弟弟呢?含光君这么厉害,我早就知道你该是我的蓝二哥哥。”

蓝忘机低下头去吻他的眼睛,魏无羡还要逞口舌之快:“二哥哥怎么不说话,难不成害羞了?”

话音一落魏无羡就感觉到身下有个硬挺抵了上来,他双手在蓝忘机背上摸了摸然后乖乖地伸下去握住那东西,甫一入手就感觉到蓝忘机动作一顿,呼吸重了几分。

魏无羡心里头有些得意,沿着蓝忘机的嘴角密密地亲,又重新将手伸进他的底裤里,摸下去,握着那根硬烫轻轻动作起来,蓝忘机轻哼一声,把头埋在魏无羡的脸侧。

魏无羡一手抓着下面一手拨弄顶端的小口,哼哼唧唧地问他:“舒服吗?”

蓝忘机:“……”

魏无羡理论经验不算少,小心地推动着,感觉到那东西越来越硬,蓝忘机也有些控制不住地挺动了几下腰身,魏无羡心下明了,手上愈发细致的刮弄,最后蓝忘机闷哼一声泄在他手里。

蓝忘机有些不知所措地找出帕子给他擦手,魏无羡忍不住亲了亲他的鼻尖和嘴唇,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外面有人小声喊:“含光君,泽芜君请您过去一趟。”

魏无羡“啧”一声,道:“来得可真是时候,光叫你舒服了。”

蓝忘机神色上还有些情事后意犹未尽的意味,他刚想吩咐说晚点过去魏无羡就笑嘻嘻地道:“收敛点,还说比我年长,我看你心性上还是和当年一个样的。”他又摸摸蓝忘机的脖子,“这些印子你想办法盖一盖,着实太引人注目了。”

蓝忘机面上染了些不可言说的意思,他拢了拢衣服,又将魏无羡的嘴唇含着吮了吮,临到末了在他的下嘴唇上轻咬一下,道:“我很快就回来,待会会有人送些点心过来,你先吃着垫垫肚子,我已经让人下山给你买晚膳了。”

魏无羡想着还是他心细还记得自己不爱吃蓝家的膳食,又帮他把歪了的摸额扶好,笑着:“行了,快去快回。”


----------------------------------------------------------------------------

本来还有后文但是我写着写着就忘了可能回想起来吧想起来就写番外恩888888888888

评论(4)
热度(44)
  1. 璇璇AliceEc 转载了此文字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