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Ec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

你想和我谈什么?(1)【瓶邪】

cp:【瓶✖️邪】
雷点:微养成,年下


      吴邪缩在沙发里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天色漆黑,窗帘拉着,客厅里的日光灯笼罩出一片祥和的亮堂来。 


      没什么好看的电视,吴邪拿着遥控器随意找着,想着要看个什么电影。窗外的雨声“唰”地陡然明显了,他仍旧没什么反应地半躺着,觉得在这样的夜里有个遮风避雨还能听雨声潺潺着实是舒服得不得了。然而不过两秒,他哗地一下坐起来,看看时间,闷油瓶估计已经快回来了。 


      吴邪钻进窗帘拉开窗子看,是和想象中一样的瓢泼大雨。他急急忙忙地拿了伞冲出门,心里头想着这雨下的突然,早上也没提醒闷油瓶带伞,就这一会儿怕是已经湿透了。 


      刚走出小区街道,迎面来了一把秀气的蓝色雨伞,伞面不大,底下挤了一男一女,男的大半边身体都在伞外。天色昏暗,他没太注意就打算错个身走过去,却被人拉住了衣角喊他的名字。 


      他一愣,这声音耳熟得很,于是回过头去看,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就已经钻进了他的伞下,一双黝黑冷淡的眸子直视着他。吴邪和张起灵身高相似,这样挤在一起又面对着面,几乎可以说是呼吸可闻。 


      他下意识地退了退,转眼去看伞下的另一个人,是个和张起灵穿着一样校服的清秀女生,他刚想张嘴发问旁边的张起灵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用胳膊轻轻抵了他一下,语气不变地向女生感谢道别,抓着他的胳膊往家里的方向走。 


      吴邪心下有数,等到那女生的身影不见了才凑近了问:“你同学?” 


      张起灵连个眼神都没给他,解释的声音很轻,语气和平常一样冷淡:“不认识,但是她说上学放学的时候经常看见我,住得很近能送我几步。” 


      吴邪有些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张起灵没理他。 


      吴邪想起来之前被这闷油瓶的班主任叫家长的时候,那个中年男人说他家瓶仔的性格太冷漠难相处:和女生同桌的时候嫌女生吵;和男生同桌嫌男生不上进。后来回来后他私底下问闷油瓶怎么回事,他才毫不关己地说是那些女生总缠着他很烦,那些男生觉得他很装总挑衅他更烦。 


      “小姑娘挺好看的,你一点印象都没有?” 


      闷油瓶摇头,明显不想多说话。 


      “你这样怎么找得到女朋友。”吴邪也摇头。

 
      同样的话已经说了太多次,张起灵权当没听见,丝毫反应也不给。

 
      “你这个年纪怎么会对女生一点兴趣都没有?”吴邪也不需要他应和,自顾自地说着:“我怎么感觉你从来没有喜欢的女孩子,难道你不喜欢女生吗?” 


      话音一落,张起灵步伐滞了一秒,吴邪察觉了,倒吸一口气:“我随口说说而已。” 


      张起灵目光凉凉地看他,吴邪才不再过火地作死下去,歪头看了看自己的肩膀,又看了看张起灵湿透了的身子,估摸着是张起灵根本没用人家的伞来挡雨,伸手半揽着把他往怀里拉了拉,“行了我不说了,快回去洗个澡,你好不容易放个假,今晚早点睡。” 


      一回家吴邪就推着他往卫生间去,推开门帮他打开灯暖,然后说:“你先洗,免得穿着湿衣服在家里走来走去弄得到处都是水,我去帮你拿睡衣。“ 


      张起灵刚想拒绝门就“砰”的一声关上了。他在原地站了两秒,顺从地脱了衣服打开花洒走过去,水流从发顶滑下来,他草草地把头发揉了揉就打算上洗发水,听见吴邪在外面喊他:“衣服拿来了。” 


      他把手擦了擦走过去把门开了条两拳宽的缝,准备把衣服接过来,却听见吴邪问他:“洗的热水冷水?” 


      他犹豫着不做声,吴邪把衣服递给他:“平常就算了,你今天淋了雨,还是用温水暖暖身体吧。“ 


      张起灵“嗯”了一声接过衣服,吴邪转身走了,他把门又关上,调了调水温才又开始洗澡。 


      穿衣服的时候他才发现吴邪给他拿的是新买的内裤。从张起灵搬进吴邪家开始买衣服的事情就因为他自己学业太忙被吴邪一手包办,大到冬天的棉袄小到贴身的内裤全都是吴邪选的,好在张起灵对这些也没什么要求于是也就随他去了。只是之前的内裤近来确实觉得小了,他也没说过,也不知道吴邪是怎么知道又给他新买了大号的。 
 

评论(5)
热度(82)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