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和我谈什么?(2)【瓶邪】

cp:瓶邪

避雷:微养成 年下

情人节快乐~


       张起灵洗完澡出来,吴邪还是半倚在沙发上,电视还开着,他手上拿着平板刷来刷去。茶几上摆着碗白粥,边上还附了小碟榨菜,吴邪看他一眼,示意他把粥喝了:“今晚还看书吗?”

       张起灵摇摇头,也没回房间,端起碗拿着筷子就在他旁边坐下,吴邪收了收脚蹭过去,把头枕到他的腿上,还要探着身体去拿茶几上的遥控器。张起灵也没阻止他,只是小心端着碗不让粥泼到他身上。

       吴邪伸手去抓了抓闷油瓶的下巴,对方一动不动任由他闹。

       “明天想吃什么?”他问。

       张起灵就着榨菜两口把粥喝了,把碗筷放回茶几上,“明天再说,早上我去买菜。”

       他对吴邪的口味掌握得很清楚,买菜做饭时也很少问吴邪的意见。但他自己荤素不忌也不挑嘴,反而会让吴邪为了琢磨他到底想吃什么而耗不少精力。

       “那好吧。”吴邪直起身体,张起灵及时往后靠了靠,看着他穿上拖鞋:“我把碗洗了,你去刷牙睡觉吧。”

       张起灵一声不吭地去卫生间了。

 

       第二天吴邪一醒,迷迷糊糊地从枕边摸出手机看时间,已经九点十几了。他在床上躺了十来分钟,直接把薄薄的被子一掀穿上拖鞋推门出去,闷油瓶正坐在客厅里做题,见他起来了就把笔一放往厨房去了。

       吴邪在心里感慨了一声真懂事就抓了抓头发去洗漱了,出来的时候饭桌上已经摆了两片刚烤好的面包一个刚煎好的鸡蛋和一杯牛奶,闷油瓶还在厨房待着,听声音像是在洗锅。

       没一会儿张起灵出来,又回到窗边继续做题,吴邪在客厅的另一边边吃早餐边看他。他带了这闷油瓶差不多四年,小瓶子并不属于发育较早的,当时十三四岁的他还是一副小身板,虽然冷淡但气质远没有现在凌厉。吴邪忍不住思考这几年自己是不是给闷油瓶了什么打击,这么多年的温柔关怀不仅没能撬开他的瓶口反而让他更像一根木头了。

       算来算去,闷油瓶还有一个月就要高中毕业了,他也从没和自己讨论过大学的问题。也不知道他想去哪里,要是走得太远那平时想见面就很难了。

       他一向认为闷油瓶有主张所以不太过问这样的大事,大都希望他能自己做选择,然而想到要是闷油瓶真的决定去个天南地北的地方念书,他还是忍不住问出口:“你想好大学志愿填哪了吗?”

       张起灵像是没想到吴邪会问他这个问题,难得露出了诧异地表情,然而只不过一瞬,他又冷淡下来:“H大。”

       “H大?”吴邪惊讶地反问了一声,随即就反应过来:“我还以为你想走远点。”吴邪才刚从H大毕业没两年,张起灵刚跟着他的时候他就是那里的一名学生,吴邪和张起灵现在住的房子就是当时家里人给他买的,离H大非常近。也是为了让吴邪把念书和照顾张起灵兼顾好。

       张起灵听他这么说把笔放下看着他:“我不想和几个不认识的人一起住四年。”

       “哦。”吴邪老实地点头,然而一想又觉得不对劲:“你的意思是你不打算住宿舍?”

       “恩。”

       “你每天都回来睡?”

       “恩。”

       吴邪虽然第一时间听这个话觉得奇怪,但想了想又觉得正好,这样的话他俩就和现在没什么两样了,闷油瓶陪他的时间反而能更多些。

       “不过你做这个打算前是不是应该跟我说说?”

       张起灵顿了顿,吴邪头一次感觉到张起灵对他明显的低气压:“你不希望我经常回家?”

       吴邪刚把最后一口牛奶灌进嘴里,听他这么说一下呛着了,一边剧烈咳嗽着一边说:“没有,你想多了,我只是没想到……呃,你这么依赖我啊?”

       闷油瓶没做声,吴邪觉得他是懒得理自己也就不再缠着这个话题,“对了,你菜买了吗?”

       “买了。”

       吴邪摇头:“你怎么每次都不喊我陪你一起去啊,兄弟俩一起去买菜多有意思。”

       张起灵还是看着他,眼神平静:“夫妻才一起买菜。”

       吴邪:……

 

 


评论(4)
热度(64)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