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Ec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

你想和我谈什么?(4)【瓶邪】

cp:瓶×邪

避雷:年下,微养成


       吴邪接张起灵回家的路上就感觉到他的情绪不对,虽然他向来感情不外露,但吴邪捂了他这么几年也总算是让他在自己面前能显些人情味了。

       回了家,吴邪跟他讲估计他在外面饭店吃不饱要去给他下碗面,他没拒绝,就在沙发上靠着眯着眼睛休息。没一会儿吴邪就端着面出来了,还煮了个溏心蛋。

       张起灵埋着头吃,吴邪就在一边猜测是出了什么问题,明明下午考完看他还不像不高兴的样子,怎么在外面吃了顿饭就脸色不好了。

       然而吴邪还没找到个好的由头开口,就听见闷油瓶问他:“你是因为我才不找女朋友的吗?”

       吴邪惊诧:“什……什么?”

       张起灵顿了顿,说:“你之前和伯父伯母打电话我听到了,他们要你找对象,你说你要照顾我不方便。”

       吴邪苦笑不得地揉他的发顶:“瞎想什么,我那是找借口你也听不出来吗?我又没有喜欢的女的,难道我爸妈一说我就能找到对象?我们俩住得好好的,要是多个人出来多麻烦,要说让你出去住我可是真的舍不得。”

       张起灵又说:“但是你总是要结婚的,我不可能一直跟着你,如果我上了大学还每天回来,只会更麻烦你。”

       他这话说得有些钻牛角尖了,吴邪听得奇怪又不是滋味,这闷油瓶话不多但是情商却不低,从不会因为这些有的没的扰乱自己。他严肃下来问:“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什么了?”

       张起灵摇了摇头,他把面吃完了,站起来说:“我去洗碗。”

       吴邪把他的碗抢过来放好,抓着他的手把他重新按回沙发上,半跪着坐在他旁边:“到底怎么了?”

       张起灵转手把吴邪的手腕抓住握在手心里,看着他,眼神里还有犹豫。

       闷油瓶从来他家的时候就像块石头,从小四处辗转颠簸和被家人排斥的经历让他整个人毫无生气。吴邪时常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才能将一个孩子摧残成这样的性格,每每他有半点要求或者委屈都能让吴邪拧上半天,知晓他的性格的吴邪只是见他皱了眉头就明白事情不是太简单。

       吴邪叹气,要想让闷油瓶吐露心声一向很难,他要是想不通自己也是没有半点办法。他又向前靠了靠,左手还被张起灵握着,就右手拢着把张起灵圈在怀里,说:“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但是我很担心你,不管发生了什么,我相信你会处理好,你也要相信我。”

       张起灵的表情松动了些,他半低着头,刘海垂在眼前,说话的语音也是平静的,是从来不变的坚决和确信:“吴邪,你不要找女朋友,我会陪着你。”

       吴邪一下说不出话了。

 

       当夜他一晚上没睡好,始终想不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难道是这闷油瓶的家人跟他联系了?这群人当初说好不会再插手闷油瓶的事,但鬼才知道他们说话算不算话,要是他们真的又跑来找他,那事情可就是真的麻烦了。

       就这么翻来覆去一夜终于在天将明时睡着的吴邪不出意外的一觉睡到了下午一点。

       他醒的时候张起灵就在他的床头坐着看他,目光里看不出别的什么只是让人觉得他在仔细打量。

       “你在干嘛?”

       张起灵摇了摇头。

       “你看我多久了?”

       “四个小时。”

       吴邪又一次惊呆了,“那你吃饭了吗?”

       张起灵点点头。

       还好他还挺聪明知道不把自己饿死,吴邪心想。

       “你一早上什么事都不干跑到这里看我干嘛?”吴邪的眼睛脑袋都还有些迷糊,他伸手揉揉眼睛,心里想这闷油瓶难道是平时看天花板看腻了打算换个对象死盯着自己瞧?

       张起灵没回答他的话,伸出手把吴邪在床上折腾了十几个小时弄乱的头发抚好。

       吴邪思考了半天,抓住他的手,问:“老实告诉我,是不是你家里人要把你带走?”

       张起灵摇头,说:“没有,你想多了。”他把手抽出来,“起床吧,我去把饭菜热热。”

       张起灵从不撒谎,他这样说吴邪也松了口气,不再瞎想。他把自己的头发抓了抓,乖乖起床了。

 

       考试考完书是不用再看了,但张起灵也没有朋友一起出去玩,从吴邪吃饭开始他就一直坐在旁边发呆。等吴邪把家里七七八八地收拾好了,看他这个样子也觉得不行,想着反正自己下午也要去铺子看看,干脆把闷油瓶带着,晚上正好出去吃顿好的。

       天很热,虽然店铺不远吴邪还是开了车,想到晚上要想吃点什么好吃的估计还是要去外面玩,干脆下午就在外面找点什么活动好了。

       他想了想,让张起灵看看剧院下午有没有什么演出,对方拿手机找了一下,跟他说四点有场音乐会。这样算的话听完正好出来吃饭,吴邪就让他买了两张票。

       跟张起灵在铺子里转了一圈,把账对了对两个人就把事情甩了,时间还早就在街上逛逛。吴邪买了两个甜筒,特地把草莓味的给了张起灵,他没说什么就接了过去咬了一口,然后动作顿了顿,看向吴邪手里正舔得起劲的原味甜筒。

       吴邪故意把白白的甜筒在他面前晃了晃,笑着:“怎么了,我给你买的还不喜欢?非要我吃过的?”

       张起灵神色还是淡淡的,双眸漆黑深邃。他一把抓住吴邪的手,就着他的动作在吴邪的甜筒上咬了一个缺口,吴邪愣了愣,笑了:“你属狗的吗?”

       张起灵不应声,吴邪不再作妖,问他:“要跟我换口味吗?”

       张起灵点头,吴邪笑着伸手把原味甜筒递到他嘴边,张起灵小口咬了咬,有样学样的把自己的甜筒也喂给吴邪。

       两个人互相喂了两口就把甜筒换了过来,吴邪趁着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就拉着张起灵去旁边的商场给他买衣服。两个人一走,刚才在附近假装没看见的小女生全都互相拉扯着满含深意地笑了起来。


评论(3)
热度(62)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