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和我谈什么?(6)【瓶邪】

cp: 瓶×邪

避雷:年下 微养成

       

       两个人一起去吃了顿日本料理,张起灵一向是馒头配白开水也能吃得挺开心的,对食物确实没有什么要求,出来一趟主要也是为了能和吴邪一起而已。

 

       两个人在街上逛了逛,回家的时候差不多九点。张起灵洗头洗澡出来在沙发上坐着,吴邪泡了杯牛奶给他,看他的头发还湿淋淋的,又去拿了毛巾和吹风机出来。

 

       张起灵端着牛奶慢慢喝,吴邪站在他背后把毛巾盖在他头上揉他的脑袋,闷油瓶完全随着他的动作摇晃着,吴邪忍不住笑,感觉自己是在给小狗擦毛。擦了两下他又去把接线板拉过来插上吹风机给闷油瓶吹头发,瓶仔的毛发细软,而且乌黑浓密,摸起来倒很舒服。

 

       半眯着眼睛任由头发飞舞的闷油瓶看起来更舒服。

 

       等把头发吹干了,吴邪一边卷着吹风机的线一边说:“每次冷水洗头还不吹干,你是不觉得我啰嗦非要我每次都说你吗?”

 

       张起灵没说话,吴邪忍不住用力噜了一把他的头。

 

 

       吴邪自己开铺子闲暇时间多得很,张起灵好不容易放假,吴邪决定带他出去玩玩。大夏天的吴邪也不想折磨自己,一心出门避暑,一路带着把张起灵往山上走,想来庐山离浙江近,头一步就带着他奔这儿去了。

 

       两人开始也没报旅行团,就到了地方之后报了个散团先熟悉熟悉。闷油瓶子不爱听人指挥,出门的时候很不合作,几乎完全不跟团走,每次都气得导游牙痒痒。吴邪也没办法,这小祖宗生存能力极强所以很少听取别人的意见,再加上自己又惯得厉害,一时半会也不能揪着他的耳朵让他听话。

 

       团就报了半天吴邪就跟旅行社说两个人要退出,钱也不用退了,本来就是自己这边的问题。对方也没多纠结,很爽快的放了人。

 

       没了旅行团的束缚闷油瓶一路撒丫子跑得更欢,吴邪往往跟不上他,但在这种地方要是走丢了又着实麻烦。所以在吴邪第五次被张起灵甩得没影之后发了脾气,他打电话过去,叫他现在,立刻,马上原路返回,不然自己就马上下山一趟飞机坐回家让他在这鬼地方逛个遍。

 

       电话那头也没个气,吴邪伸手把电话挂了,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就随便在路边坐了下来。

 

       等了十来分钟,吴邪正低着头捏着矿泉水瓶打发时间,面前有一片阴影,很快对方蹲了下来,眼对眼地看着他,喊了声:“吴邪。”

 

       明明平淡无奇的两个字被他喊出来,总有种千回百转意义不明的意思在里头。就这一声吴邪心头的火就泄了,他推了把闷油瓶的肩膀,故意说:“臭小子,这么想甩了我?玩命跑呢你是?”

 

       张起灵的神情和平时一般无二,但气质却有种不一样的温柔,吴邪看不明白,想着闷油瓶这外号真是取对了,不说别人觉得他难相处,连自己都时常跟他沟通不了。

 

       张起灵看吴邪的样子也猜到了他的想法,弯着嘴角笑了一下,说:“我带你走。”

 

       吴邪双手一垂,说话有气无力的,“累,走不动,我要回酒店。”

 

       “那我背你回去。”

 

       吴邪吓了一跳,知道闷油瓶真做的出来这个事,“别开玩笑了,这么多人,太丢脸了。”

 

       张起灵的动作微妙地停顿了一下,像是在考虑什么,没几秒钟,他把吴邪垂在边上的右手拉起来捏在自己手里。吴邪以为他要给自己按摩,懒懒的没动。

 

       没想到张起灵慢慢五指从他掌中穿过,和他十指交扣然后虚握住,“那我拉着你。”

 

       吴邪懵了,一下反应不及被张起灵牵着手拖起来。他看着自家小孩轮廓分明的侧脸说不出话,他自认自己双商都挺高的,只是对这个闷油瓶很少真的动脑子想别的意思。但是对方现在这个行为,他再想找借口掩饰都说不过去。

 

       吴邪回过神来,用了劲想抽回自己的手,没想到闷油瓶手上却下了死力气叫他挣脱不开。


评论(3)
热度(57)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