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Ec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

你想和我谈什么?(7)【瓶邪】

cp : 瓶✖邪
避雷:年下,微养成

为了不停在不好的情节把两节一起发了




       吴邪带张起灵出来玩很随意,两个人上午才到,也没干什么,下午就跟着旅行团走了半天,因为吴邪累不过,两个人就在餐馆里吃了点东西回酒店了。 


       两个人来之前吴邪就让张起灵把酒店定好了,张起灵定的是个大床房,一开始张起灵说是因为山上夜里冷,两个人一起睡更舒服吴邪还真信了,毕竟这闷油瓶从没有睁着眼说瞎话的先例。但是在吴邪觉得张起灵心思不对之后,这个没什么情商看起来冷漠实际上听话懂事的形象就在他心里撕了个口子。 


       当天晚上吴邪早早地爬上了床,没一会儿张起灵也洗漱完出来,没穿上衣,就着了条绸质的睡裤。

 
      顾着吴邪的原因他的头发已经吹干了,看见吴邪已经窝在被子里玩手机,他在另一边坐下,从床头柜上拿起睡衣穿上。等他扣好了扣子吴邪已经把手机放下眯着眼躺在枕头上了。

 
       张起灵把房间的灯关了,只留了盏昏暗的床头灯。他一边掀开被子躺进去一边问吴邪:“今天怎么睡这么早,很累吗?” 


       吴邪眯着眼点头,暗黄色的灯光落在他的脸上,看来确实是疲得很。

 
       张起灵把床头灯也关了躺下去,双人床挺大,两个人就这么躺着中间还有一段空荡荡的。吴邪下意识地伸手把张起灵附近的被子紧了紧,没想到对方直接挤了过来,倒也没做什么,就是两个人手臂贴着手臂。 


       吴邪心里悬了半天,意识到张起灵不会再有什么动作了才昏昏睡去。 
 


       一夜他睡得并不好,接连做了两个意味不明的怪梦。被窝里暖和,他半睡半醒间伸展了一下手脚,却被张起灵的身体拦住了。 


       一开始他还迷迷糊糊地没什么反应,然而随即就清醒过来。他整个人都被张起灵圈在怀里,倒也没多用力或者说多禁锢着,只是对方手脚非常自然地搭在他的身上,下巴也凑在他的后脖颈处,呼吸间暖洋洋又痒不过。

 
       他没立即推开张起灵,闭着眼睛假睡,心里走马观花似的想着近两年闷油瓶的变化。 


       闷油瓶本来就不是个喜欢跟人接触的性子,特别是肢体接触更是避之不及。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愿意让吴邪没事的时候摸摸他的头发捏捏他的脸。平时有事没事两个人就凑在一起,吴邪还以为闷油瓶是把他当作亲人接受了他才会比对别人亲密很多,然而现在看来…… 


       吴邪不敢想下去,他轻手轻脚地从张起灵怀里钻出来,拿着手机去了浴室给小花发消息。 


       “你是不是早看出来闷油瓶不对劲了?” 


       小花估计正拿着手机忙业务,很快就回复了他:“不对劲?你是指他对你的意思?这算什么不对劲了?” 


       “你明知道他对我有别的想法,怎么不早跟我说?”

 
       “怎么说?我每次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你家祖宗那个眼刀你都发现不了,如果你自己察觉不了,我跟你说你也不会信。”

 
       吴邪拿着手机靠在墙上,手指在屏幕上点着,没一会儿又一条短信进来:“这不是小事,你自己把握着处理。” 


       时间还早,厕所里没开灯一片昏暗,他歪着脖子任由手机屏幕的光亮照亮一小片区域,一个字一个字地打:“他当时来的时候年纪小,心智还不成熟,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我没把握住分寸越了界。他还小,但是我早就是个成年人了,应该负责任,这种事情发生确实是我对不起他。”

 
       “你不要一闷棍打死自己,你想清楚了,张起灵那样的性格不可能说在你对他完全没意思的情况下一股脑死心塌地对你。你是当局人看不清楚,但是我这样的旁观者非要问你一句,你确信自己对他就没有半点别的意思?这几年你有多宠他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你自己好好想想,不要到头来自以为做了正确的选择实际上是害人害己。” 


       气泡框浮在屏幕上,吴邪心中七上八下的慌不过,他还没想明白就听见卫生间的门震动着响了两下。 


       “吴邪,你在里面吗?” 


       吴邪赶紧把手机收好,一边说着“我跟小花说点事,看你没醒怕吵到你”一边走过去开门,房间的灯全开了,闷油瓶还穿着睡衣,头发乱糟糟的,只是一双眼睛漆黑淡然得不像刚睡醒。 


       “有什么重要的事?”张起灵跟着吴邪回到房里。 


       他摇头,张起灵又问他:“再睡会儿?” 


       昨晚睡得不好导致吴邪脑袋昏沉沉的,但也没心思再睡,“我不睡了。你困不困,是不是我吵醒你了?现在还早,你再休息一下,我出去转转,正好免得吵到你。” 


       吴邪看到闷油瓶很快地皱了皱眉,一眨眼间神色又恢复了正常。他愣了愣,听见闷油瓶说:“我跟你一起。” 


       吴邪没立即作答,他就是想一个人好好想想,要是闷油瓶跟着他那去哪里都没用。他看着张起灵的眼睛,觉得他是不是猜到什么了。 


       吴邪看了一眼时间,才六点不到,他的第一想法居然是感叹小花真是劳模一大早就工作,然后才说:“算了,现在还早,我头疼再去躺会。”

 
       张起灵没发表意见,看见吴邪拉开被子躺下去,他也重新回到床上。被子里的热气没散,吴邪的身体半缩着,头半陷进高而软的枕头里。 
 他呼吸两下钻过去,吴邪的身体背对着他,他伸手把吴邪的身体揽进怀里。吴邪的手臂已经凉了,他摩挲着抓住对方的小臂暖和他,感觉到怀里的身躯陡然僵硬着,带着疑惑的语气喊他:“小哥?” 


       张起灵闭着眼,心中愁肠百结,只是平淡地说了声:“睡吧。” 
 


       旅游最终没有顺利完成,吴邪在意识到张起灵已经知道他的想法之后才纠结了一天就被小花一个电话叫去了北京。 


       吴解两家的生意出了麻烦,他把闷油瓶也带了过去,托付在胖子那里。最后想着他好不容易一个假期也不能这样作废了,就叫胖子带着他四处去转转。 


       他虽然毕业以后大约地处理了一些家里的生意,但是实际并不太熟悉。小花有时候自己带着他,有时候找人带着他去解决问题,事情说小不小,两家近年几近合并,却还有人半道结了两家的货。明显是不把一人管理两家事的新任解当家放在眼里,要趁着解家易主吴家散权抢一杯羹。 


       这不是一时半会生意上的事情,吴邪得就着这次的问题想个清楚吴家的生意他要是不要。 


       他本身对这没什么兴趣,吴家的上两辈人也都做了过平常日子的打算,但闷油瓶毕竟是张家的人,当年他能把人留下来也是因为吴家的缘故,虽然说张家如今式微当年又说了不会再叨扰张起灵,吴邪也不能一下就对这个事情放心。再加上九门现下本来就散了,解家气数也是苟延残喘,解雨臣有心挽救这个局面也终究只是一个人,同时控制两个家族的堂口也确实过于困难了。 


       吴邪有了打算,跟小花说了,小花就把吴家一些明面上的生意先过给他一些。等吴邪真着手处理才发现这确实是个烂摊子,他三叔当年管事时走的是黑路子,很多事情都是将就着麻成一团,后来生意又多年积压,早就理不清楚了。 


       吴邪就这样在生意里泡了大半个月,也没和闷油瓶联系,只是打过两次电话给胖子问了情况。他把闷油瓶送去胖子那儿之前就隐约地说了,希望闷油瓶能趁这个机会多转转多想想,两个人分开几天冷静一下也是好的。

 
       还是胖子先打电话过来,说两个人前天就回北京了。他带着闷油瓶这一路是山好水好风景好,水灵灵的妹子扎堆成群,但也始终没见到闷油瓶有过半个笑脸。其实这也没什么,他平时也是这个样子,但问题是整天的不吃饭,一张小脸瘦了一圈,胖子最后只说:“你俩的事虽然不说我也能猜到,他还小,又是这样的性格,你不能冷落他解决这个问题,他这样容易走进死胡同里。” 


       吴邪就给他打了电话过去,没响两声就接了,他“喂”了一句,张起灵没吭声,吴邪几天没休息,听见自己的声音又哑又糙,觉得那边的呼吸声还是怪平静的。 


       “玩得怎么样?胖子跟我说你每天不吃饭,人都瘦了一圈。晚上睡得安不安稳?北京还有没有什么想玩的地方?我这两天有点时间能带你去转转。” 


       张起灵一个问题也没回答他,只是喊:“吴邪。”

 
       语气像在叹息。

 
       吴邪知道他的意思,一下把电话挂了。在房间里坐了半刻钟,给小花打电话过去找他借车,对方什么都没问只说马上派车过去。最后还是解家的司机把他送到胖子的铺子去的。 


       他到的时候张起灵不在底下,胖子跟他说一个人在房里。吴邪上楼敲门,张起灵还以为是胖子叫他直接进去。 


       吴邪一见到闷油瓶就开始打量他,胖子果然是年纪大些慈父心态,闷油瓶体格奇怪,吃得多或少并不太能影响身材。张起灵是瘦了些,但也只是脸上轮廓深了点,转而一想自己,这些天都没正经吃饭休息,胡子都是出门前才剃的,估计更没个形状。 


       他大约地一想,就看到闷油瓶抿着嘴角望着他。 


       吴邪拉着张起灵在床边坐下,还是忍不住说:“是瘦了,没事折腾自己身体干什么,我看你平时没那么多杂七杂八的想法的。” 


       张起灵一个弯也不绕直接问他:“你要留在北京?” 


       “怎么可能,谁跟你说的?”吴邪皱眉,“还是你自己猜的?你觉得我不要你了,我把你养大成人就不想负责了?”

 
       张起灵两眼垂下去,目光像是落在地板上,吴邪只能看到他两眼间的一个三角区域。 


       “你对我失望了,你不喜欢男人,我让你有压力。” 


       吴邪心软得一塌糊涂,从闷油瓶在电话里喊他的名字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是见不得闷油瓶受半点委屈的。 


       “我没有对你失望,你让我觉得有压力不是因为我不喜欢男人,而是因为我在乎你这份感情,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和你相处。”他顿了顿,“我以前也从没想过我可能有一天会喜欢一个男人,特别是你,我们俩的身份关系摆在那儿,我也没办法想。 


       “我这段时间想了很多,你跟我是同样平等的个体,你不是小孩子了,你的感情和所有人的一样值得重视。但是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我有别的想法的,如果很早,那个时候你的想法和情感可能还不成熟,也许是对我的欣赏亲近或者别的什么感情长时间累积让你有了错误的感觉,也许将来有一天你你喜欢上了别人就会发现可能现在的你只是弄错了。” 


       张起灵坐在吴邪身边,他把身体凑过去,没用力气虚靠在吴邪的肩膀上,“不可能弄错,高一的时候开始我不肯跟你一起睡,是因为我总是要半夜起来换裤子。” 


       吴邪完全没想过闷油瓶会是这样的回答,相较于闷油瓶的坦然他反而觉得不好意思。 


       他咬牙半天想最后说“我比你大七岁”,却只说了一个我字就停住了。 


       张起灵把他的手抓住,捏了捏他的手心,语气低沉,“你不喜欢我。” 


       “不是……” 


       张起灵看着他:“给我一个机会。” 


 
       吴邪没挣脱他的手。 

评论(8)
热度(73)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