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Ec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

你想和我谈什么?(10)【瓶邪】

CP:瓶×邪

避雷:年下,微养成

 

算生贺吧,忙了一天还好赶上了……


       张起灵原本的打算是去H大之后照样每天回家,但吴邪照顾到他可能有时候早上一大早有课,还是给他报了宿舍,叫他不方便回家的时候就直接去宿舍呆着。


       开学第一天的时候吴邪去认识了一下张起灵的几个室友,除了有个在宿舍里还要戴墨镜的男生看起来不太正常其余的都挺好相处的。课表一出来张起灵就给吴邪发了一份,大一上学期还没有选修课也没什么专业课,课表上空荡荡一片,张起灵能在家呆着的时间是在学校时间的数倍。但吴邪从去了北京之后一直很忙,回了杭州之后也是整天往外跑,张起灵怀疑他除了在酒桌上之外没吃过一顿正经饭,但他每每深夜回来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早上又是一睁眼就出门,张起灵也就一直没机会问他。


       去学校报到那天吴邪总算是闲了下来空出半天陪他,司机开着装了张起灵寥寥无几的车送他俩去学校,吴邪在后座闭着眼休息,张起灵一直打量着他眼下的黑眼圈不想吵他,还是他主动开口问:“小哥,你驾照学到科目几了?”


       八月初,吴邪让张起灵报了驾校,说把家里的小金杯给他代步。虽然学校离家没多远,但夏天太热冬天过冷,时不时还有个刮风下雨的时候,吴邪生怕张起灵难受一秒,只恨没能在教学楼旁边建个房子,非要让他每天舒舒服服地上学。


       “下个星期二考科目三。”


       吴邪算了一下日期,说:“等你课表出来了我看看,这两天我让坎肩接送你。”


       坎肩没比张起灵大多少,原先是底下堂口的,但好像挺对吴邪的胃口,最近一直跟在他身边。


       张起灵没拒绝,看吴邪说话的时候还迷迷瞪瞪的,坐近了点,把人揽着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让他睡得舒服些。

 


       张起灵在一个理工学校里念机械,一个院里也没几个女生,他不在乎,倒是第一节课上课主动坐到他身边的几个室友吵着和尚庙情况太恶劣。


       上课也要带着墨镜的黑瞎子撇嘴一笑,问:“兄弟几个都还单着呢?”


       室友A得意洋洋,“女朋友在F大,明个儿没课我就去找她。”


       室友B笑:“还指望着上大学能碰上个对眼的,现在心寒了。”


       张起灵没搭理这话题,翻开课本封面盯着首页吴邪替他写的名字发呆,吴邪善用钢笔,一手瘦金体笔力遒劲瘦削清峻。


       瞎子见他不搭理人,凑过来也看了一眼,“这字不错,有些风骨。”


       张起灵眼神都没分他半个把书面盖上了。


       黑瞎子“啧”了一声,也不客气:“看你这样不用问就知道你单身一辈子。”


       台上的老师自我介绍结束开始讲课,张起灵又把书翻开,权当没听见他的话。

 


       H大军训时间不长不短,满打满算二十一天。军训结束后张起灵晒黑了一些,但他的皮肤也跟他的人一样难受环境影响,因此黑得并不明显,第一天上课的时候张起灵在一群换下迷彩服穿上私服的乌骨鸡里白得格外鹤立鸡群熠熠生光。


       再加上他本来就容貌俊俏,没几天整个院里都知道了机械有个晒都晒不黑的小白脸,引得院里人数两只手可以数的过来的女生们纷纷心情激荡。


       张起灵虽然没说自己是不是单身,但宿舍几个都知道他不住校是为了回家呆着,也不是去哪找对象卿卿我我,再加上瞎子说那话时他的态度,就都默认了他也是个单身汉的身份。开课两个星期之后,院里办了迎新晚会,规定所有新生必须参加,表演结束已经九点半,几个室友一心以为他今天不回家,喊着他一起送最近不知道怎么和室友混到一起的班上唯三个女生回宿舍。


       他按亮手机,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手机屏幕,拒绝道:“我开车回去。”


       三个女生及室友:……



       MDZZ,大好机会不知道珍惜。

 


       车一开进小区,张起灵远远地就看到自己家的那层黑漆漆的半点光亮都没有,他心底也没什么感觉,停车上楼洗漱睡觉,最后闭眼前还是给吴邪发了条微信:“几点回?”


       屏幕的上半边就是下午自己给吴邪发的消息:“今晚有晚会,晚归。”


       对方轻飘飘回了个“恩”字。


       张起灵一向生活状态很好,该睡的时候闭眼就能睡着,但一条以问号结尾的消息总像个小勾字不深不浅地划着心尖,挠的人在床上直挺挺地清醒着,时不时就要看一下手机是不是真的没有消息进来。


       直躺到了十一点半,才终于听见指纹解锁的一声响,接着是扶在门口换鞋的声音,他起床打开房门,吴邪没喝酒,但身上有股淡淡的烟味,神色也是疲惫的。


       对方看见他有点惊讶:“还没睡?”


       张起灵点头问他:“我去给你冲杯牛奶?”


       吴邪应了一声,走路都是飘浮的,“今天跑了一天,我先去洗个澡。”


       吴邪洗头洗澡的时间比往常长了很多,张起灵估计他是热水冲得舒服懒得出来,把牛奶用水温着,在浴室门口喊他:“吴邪?”


       “诶,马上出来。”吴邪像是清醒了点,一下把水关了。


       等他换好衣裤出来,头发还湿漉漉的,张起灵把牛奶给他,他一口气把玻璃杯里的牛奶喝了个干净,喝完后嘴上还留了个浅浅的白印子。


       张起灵抽了张纸要给他擦嘴,吴邪估摸着有些迷糊了,任性地一扭头躲开了。


       张起灵少见吴邪孩子气的时候,不禁有些无奈,把纸张递给他:“嘴上有牛奶印,自己擦擦。”


       吴邪拍拍自己的脸清醒些,但没接纸,问他:“这么晚没睡,等我在?”


       张起灵“恩”了一声。


       吴邪笑起来,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凑过去,鼻尖对鼻尖摩擦着:“这么想我啊?可惜哥哥最近忙冷落了你,来给你点赏赐。”


       说罢他下巴挺了挺,就着白乎乎的嘴巴轻轻地印了上去,慢吞吞地描绘着闷油瓶的唇形。


       被触及的人霎时间身体僵硬着,一下又反应过来,立即手上用了力气伸手把吴邪搂在怀里,张开嘴一下下蹭着吴邪湿漉漉的嘴唇。


       两个人都吻得忘情,直到张起灵忍不住用舌尖不住地舔舐吴邪的唇缝的时候吴邪才微微往后一仰退开,他抓住张起灵在他背上来回抚摸的双手,双颊粉红,有些气喘地骂他:“臭小子。”


评论(4)
热度(45)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