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Ec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

你想和我谈什么?(11)【瓶邪】

CP:瓶×邪    不逆不拆

无脑

避雷:年下     微养成

 

暂时没有开车的打算,首先很难写,然后感觉搞外链很麻烦,会有点点到为止的亲密描写,但是感情的发展也是顺其自然的,真正要是到了时候我也会认真写不会一句“一番云雨过后”带过的,真的没有车,不是刹车,而是我觉得两个人情感的交融是所有的身体接触,手指相交,抚摸头部、颈部、手臂、胳膊,其实所有地方都很色\情又很温馨的,不一定非要啪啪啪。

 

就这么无脑瞎扯也写了快两万字,我真的很能胡说八道……

比我想象的写得长,差不多要找个由头完结了,应该很快。

感谢观看。

 

毕竟没有开车,希望不会被屏蔽,这本来只是半章的,但是打字速度太慢,后文还没赶出来,就单独发了算了。

 

 

       直到张起灵大一上学期过了一半,吴邪日程才慢慢放松下来,两个人偶尔也能窝在家里看书睡觉消遣时间。


       吴邪骨子里并不是一个性格活跃的人,平日里一闲下来就懒得动,张起灵看他不是外出四处奔波就是整天躺在家里发霉,这样的生活状况并不好。他找了个由头和吴邪说了,让他去报自己平常去的那家健身房,离家和学校都不远,人也不是很多,对他来说胜在环境好交通方便。


       吴邪本来不愿意,犟不过张起灵也就随他去了。


       他问过张起灵感觉大学生活怎么样,对方给了个毫不出人意料的回答:“没什么感觉。”


       他想起之前有两天被他派去学校看张起灵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寝室环境怎么样的属下告诉他的一件事,还是主动问出口:“听说有个校花在追你?”


       张起灵半天没回答,面无表情地沉默着,吴邪心里惊讶地想这么一问就出问题了?


       还没等他脑洞大开张起灵就解答了他的疑惑:“谁?”


       凭吴邪对他的了解,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是真的没发现这个事情,心中不禁为那女生点了根蜡烛:“霍玲,金融学院的,挺高的,长得很漂亮,你捡到过她的学生卡。”


       张起灵大约有了个印象,分了个眼神看他,“你找人打听她了?”


       吴邪老实承认:“没有特地打听,就是在关心你之余随手查了一下。”


       天气已经渐冷了,吴邪套了个很薄的春装外套,拉链没拉好,里面是件宽松的圆领衫,整个脖子到锁骨都露在外面。张起灵从背后环住他,帮他把拉链一直拉到脖子顶,边说:“不用查,你可以直接问我。”


       话在这儿微妙地停顿了一下:“不要打听别人。”

       

       吴邪惊讶地扭过身体看他的眼睛,看不出任何波澜,他用嘴碰了碰张起灵的嘴巴,眼角眉梢都是笑:“你说这话怎么都不脸红的?我都还没质问你你反而开始吃醋了。”


       张起灵两手自然地搂着他的腰,说:“她没你高,也没你漂亮,长得很普通。”


       吴邪干脆转过身来和他面对面,两个人本来都是坐在垫子上的,他这么一闹就直接坐到张起灵腿上了:“行行行,我不该夸她好看,跟你一比她那算什么,我男朋友这么好看,我哪还有心思瞄别人一眼。”


       很显然“我男朋友”这样归属性极强的词汇让张起灵听得很是熨帖,他趁机说:“那你还让坎肩总在你跟前晃?”


       吴邪这回真笑了,他随口说“我这就叫他到堂口去打理生意绝对不让他整天在我面前露面了”边压着张起灵的脖子亲上去,不是刚才那样小打小闹的亲吻,他主动伸出舌头探过去,张起灵顺从地张嘴,任凭吴邪在他嘴里搅动。他把吴邪的舌尖咬在嘴里,不受控制地用力吮吸,吴邪一边吻他一边更用力地靠近,两个人胸膛腰腹紧贴着,吴邪的双腿在背后夹住他的腰,张起灵还嫌不够似的把人往怀里压。


       吴邪的身材是很标准的宽肩窄腰,张起灵因为肌肉训练的原因虽然身体柔软但是腰腹紧实。吴邪则不然,完全是娇生惯养的少爷身体,柔软的小腹和张起灵随手就能环住的纤细腰身引得他把吴邪的外套和里衣推上去,手掌不住地在他腰窝到肚脐眼之间逡巡揉按着。


       吴邪感觉到屁股底下有个什么硬硬的物体顶着他,也没停下来,反而变本加厉地动了动自己的身体摩擦着。这样的动作明显激了张起灵,他一下把一直留在吴邪腰上的双手推上去在吴邪的胸部抚摸着,指尖时不时揉搓着那两个小点。


       吴邪松开嘴,和他脸碰脸的摩擦着。


       时间不过下午两点,两个人原本只是窝在书房里晒太阳看书,窗帘都没拉,落地窗大敞着,对面就是一栋户型相同的大楼。


       他笑个不停:“不错啊,我还以为你是个小古板来着,现在都学会白日宣淫了。”


       张起灵双手离开他的胸前,在腰背上婆娑了会儿,无奈地喊他名字:“吴邪。”


       吴邪怎么听他喊自己的名字怎么不对味儿,终于忍不住说:“我名字叫吴邪,不叫吴邪~拼音学过吗?来,跟着我字正腔圆地念‘wuxie’,明明这么正经的一个名字,每次非被你喊得情意绵绵的。”


       张起灵眼里盛着他,弯了弯嘴角,露出很浅的一个笑。


       吴邪看得心情激荡,忍不住抱着他的头又猛亲了一口。



----------------------------------------------------------------------------------------------------------------------------------

打个tbc


因为会很快完结


评论(6)
热度(47)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