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和我谈什么?(完)【瓶邪】

CP:瓶×邪  不逆不拆

无脑

避雷:年下 微养成

 

我的鼠标真的超好用,为了不让人觉得我在打广告就不说是什么鼠标了(还是忍不住悄悄说一句是罗技的),但是真的超好用!!

 

 

等吴邪手上的事情走上道,他的日子也变得朝九晚五正常起来后就找了时间去闷油瓶前段时间给他报的健身房。他自己没多少兴趣,随着性子两三天去一次,一般都是两个人都有时间的时候闷油瓶带着他一起。闷油瓶自己有一套强身健体的法子,吴邪也就没找私教,每每都是跟在他身边跟着他学。

 

然而吴邪才去了没两次就发觉不对劲了。这家健身房离几个学校都不远,里头的会员不少都是和闷油瓶一样的学生,每次有别的那些紧盯着闷油瓶不放的小姑娘吴邪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但他偏偏在这也看到了前不久他才看过照片的那个H大金融学院的校花。

 

校花本人确实漂亮,肤白貌美大长腿,每次穿着紧身的运动服还要露半截肚子在外面,一路走过去旁边的男男女女都要悄悄打量她半天。

 

除了张起灵每次跟个死人似的眼角光都不分一个过去,连带着还要纠正吴邪姿势的错误让他也不能好好欣赏美色。

 

当晚回家的路上吴邪就跟他开玩笑,说这小妮子在健身房里眼睛都快落他身上了。

 

路上是张起灵开的车,吴邪身体素质不好,从健身房出来半副身体都要散架了,双腿都是软的,胳膊也抬不起来。张起灵一边想着回去给吴邪按按身体一边岔开路子决定要跟霍玲谈清楚,吴邪虽然嘴上不说,但不代表心里头完全不在意这个事情;退一步来说,即使吴邪现在还不在乎,他自己也不想给别人造成一种有机会的假象。

 

吴邪运动完饿得不行,张起灵开车路过一条有好几家烧烤摊的街道时吴邪干脆把车窗放下半个头探出去闻香味,然后转头目不转睛地望着张起灵。

 

明明张起灵头都没回,吴邪就知道张起灵开车之余一直注意着他。他没说什么话也没摆出什么表情,只是眼巴巴盯着闷油瓶的侧脸,对方就无可奈何找了个位置靠边停了车。

 

吴邪立马推门下车,闻着香味随便选了家小摊,也没找位置坐下,就站在人家摊前伸着手指挥着:“一份干子,二十串肉串,再拿份茄子”说到这他突然回头看锁了车往他这边走来的人,“小哥,茄子要吗?”

 

张起灵点头,他就改口说:“茄子两份,少辣打包。”

 

张起灵走过来在他身边站着,吴邪的肚子适宜响了两声,他也没觉得不好意思,他用手抵了抵张起灵,说:“你看着会儿,我去旁边超市拿几听啤酒。”

 

说罢他抬腿就要走,张起灵一把伸手拉住他:“这些东西只能开胃,你少吃点,对身体不好。家里还有菜,我回去做,很快。”

 

吴邪摆着手和他讨价还价,“吃烧烤怎么能不喝酒呢?就两罐,我跟你一起喝,真的,我想和你一起喝酒。”

 

张起灵看他讨饶的样子顿了顿,手上松懈着,吴邪知道他心软了趁机抽出手赶紧跑远。张起灵慢慢收回半空中还虚拢着的手,眼前还浮现着吴邪刚才亮晶晶的双眼和轻佻却又委屈的嘴角,也微微笑了笑。

 

吴邪饿得厉害,在路上就开吃了,到家的时候他一份干子都还没吃完。两个人下了车,张起灵帮他拿着剩下的,他塞了一块香干在嘴里,然后用筷子夹着最后一块递给张起灵,等他低头凑过来咬的时候吴邪趁机在他脸上啵了一口。

 

张起灵顿了顿,还是先把东西吃了,然后站直身体看他,对方看着张起灵脸上的油印子,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似的憋笑了半天。

 

张起灵也没把印子擦掉,任由他笑,只是伸出空着的那只手揉了揉吴邪的脑袋。

 

 

 

去健身房这件事情吴邪虽然本身没有积极性,但好在张起灵基本每次都陪他一起所以倒也没有什么不情愿的。所以要说起来当初一意孤行给他报了名的张起灵是怎么又后悔了不准他去也完全怪不到他的头上。

 

张起灵下午有课,吴邪就一个人先去了健身房跑步热身等他。其实虽然说着是里面的小姑娘都对闷油瓶紧盯着不放,但实际上吴邪也生得一副好模样,身形又好,腰细腿长的,穿着运动服的时候和一个在校大学生没什么两样,平时偷偷打量他的小女生也不少。吴邪自己在跑步机上连走带跑混了半个小时就打算去热身做一下力量训练,在几个大型器材前面犹豫了半天,感觉自己哪一个都做不起来。

 

他正在那踌躇着,不知道从哪过来了个肌肉满满身穿背心和运动裤的男人,主动问他:“你想练什么?”

 

吴邪还以为他是这里的教练,就说:“就是大概练一下……全身都可以。”

 

对方很快就给他指了个器材,还非常负责地手把手教他怎么用。

 

张起灵来的时候正看到吴邪坐在一个大型器材中间,双手托举着,旁边有个男人双手压在他的背骨上,动作处于亲狎和正直之间。吴邪还半点都没觉得不妥,老老实实地听那人的话扩胸挺背。

 

他两步走过去,还没到面前就喊了声“吴邪”,吴邪偏头看见他,顿时整个人明朗起来,眼角弯弯地冲他笑。

 

张起灵扫了一眼那男人,过去把吴邪举着的压杆接住,说:“你先下来。”

 

吴邪松了手下来,看见他的表情也立时反应过来,回头看了一眼边上的男人,生怕张起灵一个不好当场动起手。他靠过去,四下看了看,不着痕迹地去牵张起灵的手。对方看他一眼,吴邪心里头还惴惴的,张起灵把手一抽,吴邪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只手从背后探上前把他搂在怀里。

 

吴邪怔愣住,茫然地看着张起灵,对方冲他笑着,不是平常那样隐藏着的淡淡的笑,而是整个人都舒展开来,满是温柔和宠溺的笑着。吴邪咽了咽口水,刚想说话张起灵就扑面压下来,蜻蜓点水似的在他唇上碰了一下,“刚好下课了,过来接你回家。”

 

吴邪心里吐槽了句“接个屁啊我这才刚要开始练”面上却不显露,任由张起灵手上用力一带被他拉着往衣柜间走。

 

等吴邪拿好东西一出健身房的门张起灵就说:“下次别来了,我在家里带你就行了。”

 

这倒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吴邪还被张起灵搂着,他直接问:“你干嘛?里面那么多人看着在,还有不少认识你的人吧?”

 

他亲了亲吴邪,神色间隐约透出点紧张,但语气却很坚定:“我想让他们知道我们俩在一起了。”

 

吴邪愣了愣,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是担心自己生气了,生气他毫无征兆地单方面公开了他们俩个的关系。这不仅是一段不受社会承认的关系,还是有着不小年龄差的恋情,就这样贸然被曝光在众人面前,吴邪是理应为他的不理智而生气的。

 

但吴邪确实没有过这样的想法,他本身也并不在乎外人的看法或者什么流言蜚语。当初他不愿意面对张起灵的感情是因为觉得他可能是弄错了,张起灵毕竟小他许多,一直受他的照顾,是有可能把对他的依恋错认成别的什么感情的;但当他发现张起灵确实是怀揣着值得正视并且回应的心意的时候就明白他们俩的这份关系已经和外人再没有任何关系了。

 

意识到张起灵心情的吴邪语气也软了下来:“我没有生气,只是担心你,你还在念书,必须要回到学校去,他们的看法很有可能会伤害到你。”

 

张起灵的眸子仍然是一片深沉,他由揽着吴邪的肩膀转而握住他的手,明明是很温柔的动作,说出来的话却没有半点情面。

“我不在乎。”

 

吴邪看着他的眼睛,是很少有的深黑色瞳孔,明明很淡漠却像是吸收了所有浓厚的感情一样让人喘不过气,他说不出话,只是回握住张起灵的手。

 

他们俩身高相似,张起灵抬了抬下巴在吴邪的眼皮上轻轻点了一个吻。

 

-------------------------------------------------------------------------------------------

张起灵大一下学期的时候解雨臣来了一趟杭州,有钱却不肯去住酒店,非要在吴邪家落脚。

 

吴邪去接机的时候张起灵有课没去,一等到下课就往家里赶,黑瞎子跟在背后笑他:“这么着急回家见嫂子啊?”

 

理所当然地没得到张起灵的任何回复,连个冷眼都没有。

 

他到家的时候解雨臣正穿着吴邪的短裤趴在沙发上玩平板,张起灵皱着眉把书包放了在他旁边坐下。

 

对方抬眼扫他一眼,“哟,天真的小媳妇回来了,怎么也不跟我说句哥哥好?”

 

吴邪这时候从厨房拿着两个杯子出来了,分别放在小花和张起灵面前,然后在沙发的另一边坐下,拿了个抱枕靠在背后。

 

张起灵看了一眼,解雨臣用的是吴邪的杯子。

 

他两口把自己的牛奶喝了,然后把吴邪的杯子拿过来一口灌下去。

 

吴邪愣了愣,“你干什么去了?渴成这个样子。”

 

张起灵没说话,解雨臣在一旁“呲”了一声。

 

吴邪家平时也没客人来,只有两张床,他让小花今晚跟他睡一张床,张起灵还是睡自己的房间。

 

张起灵没拒绝,但是早早地就洗了澡一个人跑去吴邪房间睡了,吴邪这才反应过来,只好让小花去睡张起灵的房间。

 

晚上他在张起灵身边躺下的时候,一直闭着眼睛装睡的张起灵突然转过身来看他,吴邪忍不住笑起来,搂着他的脖子躺下去,“小花的醋你也要吃吗?”

 

张起灵摸了摸他的头发,确定已经吹干了,“我高二的时候解雨臣来家里,他就是和你一起睡的,第二天他还特意告诉我,你们俩从小就睡一张床。”

 

 

吴邪大约记起来小花上次来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却完全不知道有这回事,他用力抱紧张起灵的脖子一边吻他一边说:“那时候你就吃醋了?”

 

张起灵和吴邪摩擦着舌尖,说话也模糊不清的:“我一晚没睡。”

吴邪松嘴看他的眼睛,满脸都是笑意:“我以前还觉得你又古怪又难相处,没想到现在才发现你这么可爱。”

 

这话在张起灵听来没有一个好词,他手上用力把吴邪的头按下来,又重新吻上去不再让他说话。

 

 

 


瞎几把写完了,虽然想过段时间修改一下但凭我的尿性这基本不可能。再来宣传一波我的鼠标真的超好用,写东西的时候没有好用的鼠标和键盘根本没动力好吗。之前我还买了个罗技的无线键盘,虽然也挺方便好用的,但是毕竟短键程反人类,还不如笔记本自带的键盘,码字还是首选机械啊(并不我就是用笔记本键盘打的)。

 

设定这篇文的时候小哥就是一个没有父母,从小被家族亲戚推来推去长大的小孩。他经历过一些,但不会像原著里的小哥那样悲惨,所以在被吴邪捡回来以后吴邪对他的感情和宠爱是改变了他很多的。说来说去,我想的设定就是他就只是一个很厉害的、淡漠一些、不太会表达自己感情的年轻人。我自己的期待就是有朝一日张起灵能变成一个普通人,开开心心平平淡淡过完一辈子。



虽然我嘴上说着有下一篇的构想但是很忙又拖延症还是有缘再见拜拜拜拜拜拜啦

评论(8)
热度(92)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