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觉扬州梦(下)【瓶邪】

 

显德六年十二月,张起灵在鹤鸣关开始了自己长达十一个月的被监禁的生活。

 

建隆元年末。

 

张起灵发现解家的药已经停了三日了,三日,已足够他恢复七八成功力,解家的人再想叫他被此种迷药所害已经是不可能了。

 

当初张起灵来鹤鸣关之前曾与张家联系过说自己已有线索,后来小张哥来了,说是家族里派来帮忙的。他不以为然,但也未曾拒绝,然后两人一路打马如飞直入鹤鸣关,自己却在当夜被小张哥暗算,再醒来时已被人下了药锁在这院子里。

 

直到半月后,解雨臣出现在他的面前,脸上还带了笑,说自己有幸能困住张家族长也算是死而无憾。张起灵问他缘何至此,对方反问他:“你来此是吴邪所指,落得今日境地是你的手下所害,你说,我绑着你是为何?”

 

张起灵不再言语,此后解雨臣便不再锁着他,只每日定时喂药散他功力,又派人看着院子,其余的便随他去了。

 

也正因此,解雨臣此次虽未对他用药他却仍然没走,他在此处困了近一年,想来也该有结果了。

 

当日傍晚,解雨臣从外头回来,见着他还在此处不由得有些讶异:“你怎的还没走?”

 

张起灵沉声说:“我在等你。”

 

解雨臣有些无奈地笑:“我也在等口信。”

 

张起灵便不再多言,两个人面前摆的茶热了又凉,就这么无声地在冬日里生生坐了一夜。

 

第二天破晓时便听得外头吵吵闹闹的有动静,没一会儿院子里的侍从便扶了个浑身破烂不堪的男人进来,张起灵认了认,一下愣住,是从前在汉时见过的胖子。

 

解雨臣喊了早就备好的医倌进来,对方瞅瞅他的眼睛,呲牙一笑:“成了。”

 

张起灵听见解雨臣长吁了一口气。

 

不过一年,天下已变,版图最大的周朝一日间易主,新帝下令革杀汪藏海,数国通缉,终于在新年到来之前让汪家族长身首异处。

 

胖子送去修养了,解雨臣这几年身体也差了不少,熬了一夜也算是精疲力竭,这才向张起灵解释:“吴邪设局多年,今年是收网之时不能有半点疏忽,他晓得凭你的性子必然不会听命于他,你们张家插手对方很有可能会拼个鱼死网破,便打散了你们族人,又让我将你软禁于此,待到时机成熟再放了你。”

 

解雨臣又抬嘴笑了笑:“如今吴邪该在开封。”

 

张起灵便上路了。

 

建隆四年。

汪藏海身死之后汪家还有余党千名,新帝又花了两年才将其斩杀殆尽,张起灵使命已尽,便在王胖子那儿问了吴邪的去处,王胖子年岁已经有些大了,鬓发微白,行动也不似从前矫健,他听到张起灵提及吴邪,哈哈笑起来,“他向来无所求,既然终生所愿已遂,左不过是逍遥自在去了,何须你担心。”

 

张起灵便不再多问。

 

汪家已倒,他便再没有什么去处或者目的,便也闲来四处行走。许多地界都是他曾到过的,当时心有牵挂无心风景,然而不知为何如今卸下了担子却还是眼中所见皆无情。

 

过了一年,张起灵半圈走完,听闻胖子身体每日愈下,半道折去看他。

 

又问及吴邪,胖子只笑:“你在寻他?”

 

张起灵摇头。

 

王胖子这才叹息:“可惜了。”

 

张起灵抿茶不语。

 

此后他本想寻个清静地方安顿下来,然而也不知为何还是没有停下脚步,直到王胖子走的时候,他心中怅然,想,吴邪大约会来。

 

于是便去瞧他最后一眼。只是脚力不及,到的时候已经下葬了。

 

王胖子未有妻女,身后事是徒弟一手操办的。张起灵只在厅前站了站,问:“吴家少爷可曾来?”

 

“哪个吴家少爷?”胖子的徒弟年岁也不小了,曾与他和吴邪打过交道。

 

张起灵默了默,道:“吴小佛爷。”

 

那徒弟听了名头低头几分,“小佛爷已走了三四年了。”

 

张起灵一愣,“走了?”

 

“建隆三年去世的,如今得有近四年了。”

 

他愣住了,手掌无意识地捏得发白,就这么静了得有半柱香的时间。

 

“碑在何处?”

 

“师傅说葬在许州,尸身随小佛爷的遗愿火化,无碑。”

 

轰鸣声不是从耳边响起的,而是凭空进了脑袋,乱糟糟吵得他心头像是有块淤血膈得人闷得慌,“祭日何时?”

 

“只晓得是桂月下旬去的,身子被人发现时已去了几日了,说是尸身不腐,吴家也不敢验,骨灰都未曾收敛,火葬完便散了。师傅这两年年来也不过清明时节在路边烧些纸钱,说小佛爷一声不为名利,死后也只替他求个温饱就够了。”

 

张起灵两眼虚虚的发黑,耳边似有长鸣,这徒弟说的话明明听着模糊却一个字一个字地印在他脑海里。他为胖子添了三支香,神色如常地道谢告别,然而走出门才不过十步便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吐出来,两腿一软,整个人趴跪在地上。

 

此时他却仿佛听到当年王胖子问他:“你在寻他?”

 

张起灵闷声一个“是”字。

 

胖子这时却笑起来,声音却辽阔遥远不带笑意,张起灵凝神去听,只隐约能听到胖子还是当年的那一句。

 

“可惜了。”




按年交代一下背景:

 

吴越先后尊先后尊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和北宋为正朔,并且接受其册封,在此分别用其年号。

 

公元927年(天成二年)吴邪出生。

 

公元941年(天福五年)吴邪拜师。

 

公元949年(乾祐二年)吴邪北上入汉。

 

公元951年(广顺元年)吴邪入局。

 

公元961年(建隆二年)汪家覆灭,十年局破。

 

公元962年(建隆三年)吴邪去世,享年35岁。

 

 

 

文中背景年号改过几次,可能有些出入,以上面的总结为准。

 

 

 

总结一下,大概就是吴邪设局,显德元年的时候开始扶持某帝(有兴趣的一查就知道是谁了)并且向各国吹风叫他们联手,显德七年初该帝兵|变拥|兵|为王,此时开始执行和吴邪的交易绞|杀汪家,建隆二年汪家全部覆灭,至此交易终止。但是吴邪向来懂得为臣之道,他抓了人家皇帝的小揪揪不可能好过,更何况还是历史上一个本身就挺小气的皇帝,联想一下他的家人大概就能猜到吴邪的死可能并不仅仅因为多年谋划汪家早年的刺杀(这里开放我自己也没下个死定义)

 

 

 

有几个之前想的梗因为剧情发展有点不受限制被删掉了,但是最开始开这篇的初衷是为梗写文,所以可能有点奇怪。这篇我从3月9号开始写,手速奇慢,本来还以为会作清明祭文,没想到今天爆发写了八千字,先发出来,可能之后会有修改,不过改动不会大。

 

 

 

还有个番外,因为少了一个梗感觉有点脱节,可能会发,让我想想改动一下。

 

 

 

感谢阅读。



评论(5)
热度(27)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