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瓶邪不逆不拆

超短

是十年那篇的番外但是可以单独看因为没有剧情

◇◇◇◇◇◇◇◇◇◇◇◇◇◇◇◇◇◇◇◇◇◇◇◇◇◇◇◇◇◇◇◇◇◇◇◇◇◇◇◇◇◇◇◇◇◇◇◇◇◇◇◇◇◇◇◇◇◇◇◇◇◇◇◇

酒吧里灯光昏暗气氛暧昧,雇主明显是个浪漫的男人,还好心给张起灵点了杯在灯光下颜色格外粉嫩的鸡尾酒。


对方付了首款,张起灵不接受各种意义上的转账,雇主就用一个厚实的牛皮纸信封包了钱递给他,然后把剩下的半截拇指高度的酒一口抿下,只留了句“合作愉快”就走了。


张起灵没注意他的模样,只大约能猜测是个符合大众审美的男人。


他把钱装到包里,打算把酒喝完再离开。酒吧里人不太多,环境清幽,聚在一起的人说话时都有意压低声音凑得很近,听来像是一群情侣间的耳语。


在吸引了他全部注意力的雇主离开后酒吧的驻唱歌手的低唱就不再仅仅是背景音了。


张起灵不知道歌名,但能听出低沉男音唱的每个词:

Pain throws your heart to the ground

Love turns the whole thing around

 

他就着音乐小口小口抿着粉色透明的酒水,侧过头打量独自在台上怀抱吉他的男人,是个年轻人,半低着头。


灯光昏暗但张起灵视力很好,能看见男人的牛仔裤脚微微卷起,露出一截白皙纤细的脚踝;他手指修长,低唱时嘴角带笑,目光没有落在台下任何一个人的身上。


他的脖子像女人一样柔软漂亮。


一曲终了,他把酒杯里的液体一口饮尽,反手背包站起来往门口走,在推开门的那一瞬间鬼使神差地忍不住回头看向歌手的位置,已经失去了那人的身影。


张起灵原地站了一会儿,回去问吧台后的酒保,“刚才唱歌的是你们这的歌手?”


这家酒吧平日里来的大多是熟客,已经有好几个人问过类似的问题了,他笑着:“不是,原来的乐队今晚有事,他是碰巧路过的,跟老板说想上去唱着玩玩儿。。”


张起灵望着男人方才坐着的椅子,眼前恍惚还有个穿着白衬衣牛仔裤的清秀男人半低着头噙着笑坐在那儿。


“他叫什么?方便给个联系方式吗?”他听见自己问。


酒保话中还是带着笑:“抱歉,我们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不过我想我可以告诉您他名字。


他说他叫吴邪。”

 

fin

------------------------------------------------------------------------------------




不能算happy ending只是给了个开放结局(其实这是改过的原版这里的番外结局是在现代张起灵虽然找到吴邪但是对方已经忘记了他有了自己的生活对原来就是个be)

把后面删掉了但是吴邪怎么想还要看张起灵的努力了(微笑)


评论
热度(18)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