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蜜(一)【瓶邪】

这篇剧情没构思好暂时坑掉不要看喔



看名字就知道这是一个小甜饼 
瓶邪不逆不拆 
 
应该是个声优paro。 
轻微阿斯伯格综合症背景。
 
 
       吴邪骑着自行车回家,七月中下旬正是最热的时候,即便已经下午五点日头还是没有半点要落下去的意思。二十几分钟的车程骑得他满身臭汗,脸晒得通红。他住在一个市中心附近的一个老式小区里,骑到楼下把自行车随便一锁就砰砰砰往楼上跑,好在他住的楼层不高,三楼,没一会儿就到了。 
 
       吴邪掏出钥匙来正要插进锁眼里,带了些微铁锈的黑色防盗门嘎吱一下从里面打开了,他下意识的后退两步免得被门磕到,然后又伸手把门把手一拉,一股凉气迎面扑来。他赶紧走进去两下把鞋踩掉,张起灵已经把拖鞋给他放好了。 
 
       张起灵在念研二,导师很好,看着天气热不过给他们放了近二十天的暑假。张起灵本身没有做研究之外的兴趣爱好,就坐在家里看书,他自己不怕热,只有等到吴邪要回家的点才会提前帮他开空调准备好冷饮。 
 
       吴邪带上门冲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张起灵招呼了声去洗澡就两步冲进了厕所,厕所的木门已经有些软化了,关上的时候有连绵的细响声,整个房子所有的地板砖都是一模一样的白色雕花方块,铺在厕所里不防滑,吴邪摔过两次。 
 
       吴邪随便把头发和身上冲了冲,他皮肤细,稍微出汗多了点脸上身上就会起细密的红块,摸不出来,只是痒,洗个澡就好了。 
 
       他洗头洗澡洗好,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往外走,张起灵还是刚才的姿势坐在那儿,他看见吴邪出来了就转过头望着他,一直看着吴邪走过来坐在自己身边。 
 
       旁边的沙发凹陷下去,张起灵的身体被带着动了一下,吴邪身上散发着热气,短发湿淋淋的,非常有活力,像个小太阳似的,他问:“今天又提前在窗户那儿等我了吗?” 
 
       张起灵点头,稍微一想,有点事后救急的意思补充说:“今天你回来得很早,没等多久。” 
 
       张起灵昨天开始放假,吴邪回来的时候发现张起灵在窗户那儿站着等了半小时,就跟他说不用在那儿等了,张起灵好像有点误以为吴邪不高兴自己在那儿站着,今天才知道说自己没等多久。 
 
       虽然吴邪确实是想着张起灵在家里等他才回来得早一些,但他不想让张起灵担心自己对他生气了,于是把半湿的毛巾往茶几上一搁,凑过去亲了亲张起灵脸颊:“没事,我喜欢你等我,就是怕你站着累。” 
 
       张起灵听吴邪说喜欢就放心了,他转过脸看着吴邪,眼珠子里头一圈亮圈,说:“吴邪,你刚才说喜欢了。” 
 
       吴邪眯着眼睛笑,心里头觉得他可爱得要命。张起灵有情感感知障碍,以前不懂喜欢是什么意思,吴邪就边说喜欢他的时候边亲了一下他的嘴巴,然后问他高不高兴想不想要吴邪再亲他一次,张起灵点头,吴邪跟他说这就是喜欢,然后说以后每次自己或者张起灵说喜欢对方的时候自己都会亲张起灵一次。张起灵一开始自己有点别扭不想说,每次就变着法地让吴邪高兴,吴邪一开始不懂,后来想明白之后自己乐了几天,见着张起灵就说喜欢他,一连狂亲了他好几天。 
 
       其实张起灵那话都不用说,他的情感表达一向直观,脸上虽然不一定有什么表情,但是冲着吴邪的时候喜欢想要都写在眼睛里头,吴邪看他一眼就明白。 
 
       吴邪抱着张起灵的脑袋在他嘴上用力亲了一口,在那儿傻乐:“你还知道不满意我只亲你脸了?以前你不是我碰你一下都浑身难受吗?” 
 
       他这话完全是故意的,这都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事了还要提起来,好在他对张起灵的心理非常了解,一摸一个准,对方果然马上又贴过来堵住他的嘴,伸着舌头往他嘴里探,吴邪立马张嘴放任对方钻进来。两个人热火朝天地亲了半天才慢慢分开,张起灵看着眼前人的满脸笑,心理扑通扑通跳了会儿,然后直白地说:“我喜欢你。” 
 
       吴邪蹭蹭他的鼻尖,心里头又软又甜,他又亲了张起灵一下,说:“知道啦,就这样亲来亲去的,还吃不吃饭了。” 
 
       张起灵抓住吴邪放开他脑袋的手,轻轻捏了捏,说:“吃。”

 
 
 
阿斯伯格综合症这个梗碎碎太太(碎碎九十三)写过一篇《一心一意》超级好看,不过我写这个的出处不是这篇文,但是我已经向太太要了这个梗的授权了,我不知道怎么图文一起发就先不发截图了,有人问的话我再单独贴出来好了。 
 
阿斯伯格的患者虽然古怪自我但是其实还是渴望他人的,所以这篇文里的张起灵对吴邪并不冷漠,因为他们已经过了那个度,吴邪已经成为了张起灵自己圈子里的那一个联系。 

评论(3)
热度(56)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