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Ec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

甜蜜蜜(二)【瓶邪】

这篇应该坑掉了不要看


瓶邪不逆不拆 
 
       吴邪和张起灵的认识是在高中的时候,他们俩是室友加同班同学。张起灵那时候症状比现在严重得多,住一个寝室也不搭理人,他说话直言直语又看不懂别人的脸色,班上的人就算说不上不喜欢他也是对他没有感觉。 
 
       吴邪虽然性格好心肠又软,但他那时候不知道张起灵患有综合症,只以为他看不惯自己,也就很少和他打交道。高一分科一个月后,班主任找到张起灵的三个室友,问他们寝室关系怎么样,然后委婉地说张起灵心理和精神上可能有点问题,希望他们多照顾一下。 
 
       吴邪听老师这样说也没有想过张起灵是确诊了和普通人不同的,还以为他是之前碰到过什么事情才会变成这样,心里头就有点不是滋味。一般人受到打击要恢复过来是个漫长又困难的过程,搞不好会导致一生郁郁,他就有意识地多和张起灵接触,对方的冷言冷语自己就当没听见,吃饭出去玩的时候总拉着他一起。 
 
       本来老师是好心让几个室友对张起灵多关心照顾一下,但没想到的是在一群心智还没完全成熟的小孩眼里心理和精神上有问题已经是非常少见而且有些可怕的事情了。还有个家长知道自己的儿子有个这样的室友之后特地找了班主任非要让张起灵搬出去,他不正常但是别人的小孩是正常的,谁知道他是不是有什么精神病,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谁都担不起责任。 
 
       那个室友私底下和吴邪他们三个说了这个事情,表示虽然张起灵确实人不坏,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己还是希望他能搬出去一个人住的。吴邪当时没说什么,转身就去找了老师说自己和张起灵相处了一段时间,感觉他人很好相处也很融洽,如果要把他分出去干脆就让他俩一个寝室也自在一些。 
 
       老师就顺坡下驴叫他们俩单独分了一个宿舍,然后跟吴邪说让他多关注关注张起灵,要是有什么事情就要及时和自己报告。 
 
       他们俩分出来之后张起灵问吴邪为什么,开始吴邪不想说,但看着张起灵一本正经的样子还是松了口告诉了他缘由,并且补充说自己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他和张起灵相处得很开心。 
 
       张起灵沉默了一下,说:“你是在安慰我,我应该要告诉你,我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从没有人会喜欢和我相处。如果你介意我的病症可以和老师申请搬回去。” 
 
       吴邪愣了愣,在他那个年代和年纪这并不是广为人知的病症,他连孤独症都没听说过,只知道抑郁症。 
 
       张起灵看着他,向他解释:“阿斯伯格综合征,属于孤独症谱系障碍或广泛性发育障碍,简单的说就是我无法与同龄人建立情感互惠关系,我有情感感知障碍,不能准确的分辨出你是在生气还是高兴,我只能通过最简单的笑和哭来判断我是该微笑还是该安慰你。” 
 
       吴邪惊讶:“你也会笑会安慰人吗,我怎么从没见过?” 
 
       张起灵有些奇怪他关注的重点,但还是解释说:“我确实会这样做,我需要靠长期的观察和学习来确定我应该有什么反应,但是从我过往的经历来看我做出的反应往往是不让人喜欢的,所以我现在尽量让自己不要回馈别人以免让对方感到难受。” 
 
       吴邪问他:“你是从小就有这种症状吗?” 
 
       “准确的说这是一种无法预防的先天性疾病,我从出生就患病了。” 
 
       吴邪三个月后16岁,张起灵比他大半岁,这意味着在他们还不认识的前十六年中张起灵可能无数次尝试过对别人的喜悦或者难受给出情感上的回馈,却往往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在这个过程中受到伤害最严重的绝不是接受到他错误的微笑和安慰的别人,而是张起灵自己。 
 
       吴邪在他身边坐下,抓住张起灵的右手,对方明显不习惯这种身体上的亲密接触下意识就想把手抽回去,好在吴邪一开始就料到了他的反应手上用了力气没让他的动作成功:“我不是在安慰你,跟你一起我确实很开心,我不会搬走的,你可以向我表示出你的感情,我会告诉你我的真实想法。” 
 
       张起灵缓慢地点了点头,看着吴邪握着他的手不出声。 
 
 
 
       吴邪和张起灵在一起是高二的时候,那个月张起灵回家的第二天就邀请吴邪去他家玩,当时吴邪也没多想什么高高兴兴地去了,结果没想到面对的是张起灵的父母叔伯堂弟堂妹对他三堂会审的场面。 
 
       说实话,现在吴邪想起来还觉得自己吓得腿软。 
 
       张起灵一根筋,一回家就被他妈妈白玛看出了不对劲,一问张起灵就像生怕家里人不知道一样告诉大家自己有男朋友了。张起灵的爸爸吓个半死,还是他妈妈小心翼翼地问他是谁,他秒答是自己的室友。 
 
       他这话一说出口父母就知道是那个叫吴邪的小男孩了,他们虽然没见过本人但早就打听过张起灵这个唯一的室友,他爸爸当即就让张起灵喊吴邪过来见个面。 
 
       张起灵还没意识到自家父亲的怒气,单纯地以为他们是想看看自己的男朋友,就打电话喊他过来,挂了电话之后还好心地说:“你们想看看他吗,他长得很好看,我手机里保存有他的照片。” 
 
       他爸爸翻了一个白眼,张起灵这才意识到他可能是生气了,但还没来得及想清楚白玛就凑了过来,说:“给妈妈看看。” 
 
       张起灵把手机推开按了几下调出照片递给她,那时候他用的诺基亚5200像素不高,但白玛还是能看出一个穿着校服笑得开心的男生的清秀面庞。张起灵看她看得仔细,有点紧张地说:“照片不清晰,他很好看。” 
 
       白玛听他的话下意识地想笑,但随即还来的是如涨潮般满满的酸涩感,她看着自己儿子已经有些坚毅的侧脸,说:“你很喜欢他。” 
 
       这不是一个问句,但是张起灵还是认真地回答她。 
 
       “嗯。” 
 
 
       吴邪在张起灵家沙发上坐下的时候他爸爸就坐在对面,脸色铁青,开门见山的说,“你知道你们这叫什么吗?” 
 
       吴邪担心地看了一眼张起灵,然后回答:“是同性恋。” 
 
       他爸爸紧接着就想骂一声“你们这是不正常的”,但是话到了嘴边又停住。张起灵从小就被划在“不正常”的范围内,这也是他从小到大最大的痛苦和烦恼,这样的话自己不可能说得出口。 
 
       他顿了顿,改口说:“张起灵不懂,难道你也不知道社会上是怎么看你们这种人的吗?他从小到大受到的流言蜚语已经够多了,你还怕不给他再多加一条罪状?” 
 
       吴邪一下被吓到,一时间回答不出来,白玛见状赶紧给自己老公递了个眼神然后在吴邪身边坐下,安抚他:“对不起,他爸爸从来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生气也是在所难免的,阿姨只想问你一句,你知道张起灵生病了吗?” 
 
       吴邪平静了一下,点头,认真的说:“我知道他有情感感知障碍,但是我不觉得他是生病了,至少,他能感觉得到我喜欢他。” 
 
       白玛听了他这话心绪复杂,反而是张起灵的爸爸听他说喜欢不喜欢什么的更是气的不行,张嘴就想说他小孩子一个懂什么喜欢都是闹着玩,张起灵却突然伸手把吴邪往自己身后藏了藏,打断了他爸爸将将要出口的话:“你在对吴邪生气,因为他喜欢我,难道我不能被人喜欢吗?” 
 
       房间里包括吴邪所有人都愣住了,吴邪一反应过来就想拉张起灵的手向他解释,对方却突然回过头看着他,然后凑近了轻轻在他唇上点了一下,说:“吴邪,对不起,你不要害怕,也不要不喜欢我,好不好?” 
 
       张起灵在安慰他,就像吴邪之前教他的那样,亲一亲或者抱一下,吴邪总是这样做,因为张起灵很喜欢。 
 
       吴邪抓着他的手,小声地答应他:“好,我喜欢你,你也不要害怕,我一直都喜欢你。” 



写得有点赶,感觉怪怪的。

评论(8)
热度(66)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