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Ec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

甜蜜蜜【瓶邪】(三)

瓶邪only


       张起灵他俩跟家里摊牌得早,大学两个人就搬出来住了。平时在家一般是张起灵做饭,他自己平时做事效率高,回家能回得早些,不像吴邪上班朝九晚五的,中午也就将将能回来吃口饭睡个午觉,下午闹铃响的时候他一般还魇在梦里睡得正熟。

 

       暑热重的时候人胃口往往也差些,张起灵知道吴邪刚从外头回来还不想吃饭就只给他榨了杯西瓜汁提前冰着。吴邪洗了澡身上有点烫就没跟张起灵多亲呢,他一手捏着装了西瓜汁的杯子斜躺在铺了凉席的沙发上,身上被硌得发疼也不想挪位。张起灵看他姿势不方便怕汁水泼了想帮他接过杯子喂他,一边的手机突然叮咚一响亮了。

 

       不是聊天工具,是短信提示音,消息一来就该是找他有事,他半伸出去的手又硬生生收了回来。

 

       张起灵拿起手机解锁,发消息的是放假前跟他做同一个项目的同学。

 

       “吃了吗?”

 

       他对着气泡框看了一下,回复:“没”。

 

       消息发过去很快变成已读,屏幕左下角出现灰色的省略号,张起灵又等了一会儿,一条短信滑进来:“要不要出来吃饭?我请你。”

       

       张起灵点两下屏幕回了一个“不”字,又一想,干脆把手机静音放回桌上,再去看吴邪,他正趴在沙发上一边喝西瓜汁一边玩手机,放松地后抬起小腿勾着玩得欢快。

 

       一杯西瓜汁很快见了底,张起灵过去接过杯子放好,从背后搂着摸了摸吴邪柔软而平坦的肚子,吴邪顺势转身仰倒在张起灵怀里,笑得眼角弯弯:“不用摸了,肚子是瘪的,去做饭吧。”

       

        张起灵恩了一声,亲了亲吴邪的眼角起身去厨房做饭。张起灵一走,吴邪又拿着手机继续和胖子聊天,胖子问:“新房好了?什么时候搬?”

 

        他回复:“好了,这周末就搬进去,小哥这段时间正在家闲着处理这事。”

 

       那头恩了一个字过来,又发:“什么时候请哥们几个过去暖个房啊?”

 

       “不急,等我这两天把手上事情抓紧处理了就来安排,到时候别又有事说来不了。”

 

       “那可不能,你发话我们不可能不去,天大的事我也得给你推了不是?”

 

       吴邪这才心满意足地应了,胖子问:“今晚你俩有没有什么干柴烈火啊,小哥他还直播吗?”

 

       吴邪心里一想,今个周三,下意识就要回他“当然播”,消息在发出去的前一秒停住了,他一下反应过来胖子话里的那点黄色废料,转手骂他:“他这么久哪次放过鸽子了,你他妈别每天脑子里一堆黄色废料。”

 

       胖子还自觉有理由,反驳他:“你们这星期搬家,这房子过不了多久就要拆了,他能不抓紧跟你在这充满回忆的地方多打几炮吗?你也二十好几的人了,还是咱们几个里头性生活最丰富的一个,还整天纯的跟小姑娘似的半句荤话不能说,真是小哥惯得你。”

 

       吴邪翻个白眼,直说:“滚滚滚,我还有事不跟你聊了。”

       

       发完他把手机朝下一扣,无意识地眼神四处转了转,桌上张起灵的手机正巧亮了起来——无声的。

 

       吴邪有点奇怪,朝厨房喊了声:“小哥你手机亮了。”

 

       他恩了一声,但半天没出来看。

 

       吴邪这才站起来往桌前走,还没到面前手机屏幕又陡然黑了下去,他站了站,还是不想动对方的手机,于是又钻到厨房去捣乱。

 

       张起灵围着围兜正在切菜,他刀工极好,咔呲咔呲一声声清脆整齐。吴邪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他俩身高几乎相同,这么个动作正好方便吴邪把下巴搁到他肩膀上头:“来消息怎么不看?”

 

       张起灵动作不停:“烦。”

 

       吴邪有点惊讶:“烦什么?”

 

       “发短信的人。”

 

       吴邪又问:“谁发的,他怎么了?”

 

       张起灵切菜的手停了停,张嘴像是想说,顿了顿,他摆头亲了一下吴邪净白的脸颊,讲说:“没什么,我明天就去处理好。”

 

       吴邪埋脸进他的脖子应了,热气呼的一阵。张起灵在家里只穿了个宽松的白色背心和大短裤,吴邪双手从他腰侧两边钻进去,先是把他的背心往上推,两只手在他结实的小腹上摩擦两下然后向上,一直摸到那突出来的两点揉了揉。

 

       张起灵的动作停滞了,他和吴邪的性生活一般挺有规律,吴邪也懒散很少特意撩拨他,这么突然一下他倒有点摸不透。

 

       他侧着脸冲着吴邪黑黑的脑袋试探着喊他的名字,吴邪还埋在他的颈窝里笑得一抖一抖的,也不答应,两只手又转而往下,那宽大的裤口一拉就开了。吴邪两只手伸进去,从内裤外头拨弄着那东西。

 

       张起灵的老二已经有点起来了,吴邪顺着形状摸下去一把紧握住,轻轻隔着布料摩挲着。张起灵呼吸重了点,把手里的菜刀放下转过身把吴邪摁在怀里,然后两只手从大腿根把吴邪往上一托,他借力两腿张开夹住张起灵的腰胯吊在他身上。张起灵反手把他放在一边的空案台上咬他的嘴唇,两个人没羞没躁这么些年,一亲上去张起灵就探着舌头往吴邪嘴里伸,他顺从地张嘴放他进来,然后不自觉地直着上身往张起灵身上靠,他双手用力压着张起灵的背,对方怕他仰着头累一只手托在他脑后。吴邪就着力气吮吸着他的舌头,张起灵不抽烟,嘴里没什么味,吴邪尝在嘴里却仿佛什么珍馐似的松不开嘴。张起灵没动,吴邪有些忍不住地张开腿靠过去,下身紧压在他胯部磨蹭,没一下子就感觉到下边有个棍状物抵上来,张起灵伸手把吴邪托起来抱在怀里要往外头走,他急忙两下挣脱开扶稳站在地上,张起灵看他脸颊通红还喘着粗气动作却很抗拒有点不明白,舔了舔嘴边的口水不说话。

 

       吴邪瞧着他裤衩中间那一块明显突兀的立起忍不住笑,一本正经地说:“现在时间还早,你别忘了等下你还要直播。”

 

       张起灵看着他眼睛里头明亮的笑意,问他:“你是故意的?”

 

       吴邪滴溜溜转着眼睛珠子点头,张起灵走过来抱了他一下,又亲他:“我去处理一下,等下再做饭,你先去玩点别的。”

 

       吴邪看着他往厕所走心里有点跳跳的,忍不住跟过去从背后抱住他,问:“生气了?”

   

       张起灵摇头,说:“你想玩,晚上陪你。”

 

       他保持着从背后抱着张起灵的姿势推着他走:“那我先帮你解决一下。”

 

       张起灵没拒绝。

 

       两个人在厕所里呆了大半个小时,本来吴邪只是打算用手帮他发泄一下,最后还是纠缠着用腿给他做了,又惹到吴邪自己起反应反过来放松了一把。两个人最后出来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张起灵每周三和周五晚上八点直播,十点半结束,时间有点赶,吴邪赶紧放他去做饭,自己把电脑打开替张起灵准备好他要播的游戏。

 

       弄好之后吴邪打算去厨房看看,张起灵的手机正亮着,吴邪走过去看了一眼,屏幕上顺溜着一排消息下来,同一个发信人,没发什么特别的,连着好几条好像都是讲他们认识的一个人发生的一件好笑的事,只最后一条短短几个字:

 

       “在做什么,怎么不理我?”

 


------------------------------------------------------------------------------------------

tbc


 


评论(4)
热度(45)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