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脸盆【瓶邪】(续)

暹罗猫瓶 × 青年邪

前文在此

 

       闷油瓶作为一只猫,完完全全把猫高冷的性子发挥到了极致,虽然吴邪花了这么久终于让它对自己亲近起来,但一带出门或者见到外人又立马原形毕露。

 

       吴邪当初选这儿租房就是因为离公司近,也因此这个小区里有不少他的同事也住在这儿,公司里头跟他走得最近的两个新人霍秀秀住他楼下,小花走资本主义道路买的小区里一三层小洋楼,关系好的前辈王胖子则是在他后头两栋楼跟他老婆云彩一起买了一套三居室。

 

       秀秀毕竟是女孩子对宠物的热情很高,开始闷油瓶还没来他家的时候听说这事的霍秀秀就教着他准备了不少东西。后来真喵出现了,她就完全被那粉嘟嘟的小爪子半垂着的小尾巴闹得五迷三道的,但闷油瓶对她的态度则一直是秀秀不摸它它就当没看见秀秀,秀秀一伸手就一瞬间溜到高处半耷拉着尾巴望天或者睡觉,非得等吴邪再把它抱下去。

 

       对此秀秀深感打击,小花倒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态度一老拿这事笑她。吴邪自己瞧着秀秀隔三差五给闷油瓶带的猫咪奶粉玩具衣服也觉得不好意思,但实在拗不过闷油瓶的性子,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劝她别再买东西了,就这么过了一两个月才安分下来。

 

       旁人都说瓶仔心气大,别的人喂食不吃喂水不喝,只听吴邪的话。

 

       入秋一段时间后公司在周末组织了一次秋游,当时秋意已深天气早晚凉的厉害,众人就打算在下午日头最好的时候骑骑车再找个地方喝茶吃饭。因为活动自由度大吴邪就把闷油瓶带了一起,出发是在公司门口集合一起坐大巴去,吴邪提着闷油瓶的猫包不好意思再占一个位置就跑到最后把包抱在怀里,他一坐下来就把顶上的小口拉链拉开,闷油瓶趁机把自己的小脑袋钻了出来望着他。

 

       吴邪长得好看性格好,在公司里人缘一向不错,异性缘更是上佳,他还没来得及招呼胖子过来就有两个同部门的女生装作不经意地在他身边坐下,然后才像是想起什么了似的问:“这里没人吧?”

 

       他笑了笑,说:“没人,你们坐吧。”

 

       彼时张起灵的一个脑袋正露在外头,它也偏过去看这两个不速之客,眸色深沉。

 

       秀秀和小花笑嘻嘻找了他前头的两个位置,临坐下时小花还朝他丢了个不可言说的眼神。吴邪心下无奈,然而邻座的妹子还没来得及跟他搭上什么话闷油瓶就挣扎着要从猫包里出来,吴邪担心打扰到别人摸着它的头安抚他让它别闹,两个女生叫嚷着这猫好漂亮想抱抱,吴邪又说这猫怕生不太理人,小姑娘们倒不以为然,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它。

 

       闷油瓶这时候已经半大不小了,脸上四足黑了一圈,眼睛倒还是镫亮的一片蓝色,又温柔又浩渺。吴邪把拉链拉开歪着头从入口处喊它出来,它平稳地迈开腿走出来跳到吴邪身上,两只前爪轻轻勾着他的衣服坐下去。旁边的女生像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吴邪摸摸它的头问:“让旁边的姐姐抱抱你好不好?”

 

       闷油瓶又站起来,特地绕到吴邪远离两个女生的那边靠着车体趴下去缩成一团,然后伸出一只爪子去够吴邪的手。

 

       吴邪下意识就伸手把闷油瓶的小肉垫抓住了,闷油瓶不动声色地把指甲收进去任他捏着玩,吴邪无奈地笑笑说:“小家伙确实挺认生的,除了我谁都不给碰,不好意思了。”

 

       他邻座的女生摇摇头表示没关系,然后有些惊讶地说:“你家的猫好聪明啊,它居然能听懂你说的话。”

 

       吴邪稍微想了想,他用另一只手把闷油瓶的脑袋抬起来去抓它下巴上的软肉,一边说:“确实挺聪明的,我说的他好像基本都能听懂,又乖,就是不爱叫唤,什么都不说,有时候挺让人担心它有没有哪儿不舒服的。”

 

       他这话一落,闷油瓶就冲他低低地“喵”了一声,吴邪发笑,把它抱起来举到面前:“怎么了?”

 

       吴邪从腋下把它托着,前头两个小爪子颤颤巍巍的半举着,它后脚凭空蹬了两下,又对着吴邪叫了一声,他就把它放下来搂到怀里歪着脖子用脸蹭了蹭。闷油瓶没再折腾了,侧身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卷巴卷巴两下绕成一个球睡过去了。

 

 

 

       骑车的时候吴邪租了辆前面带框的自行车把闷油瓶装在包里放进去,它还要把头露出来,迎风吹得眼睛半眯着,一下看看吴邪,一下又转过去脑袋看两边的青青草地。

 

       这次出行有不少女生,照顾到她们的体力大家骑了没多久就回程休息了。时间还早,大家找了个茶馆包了几张桌子喝茶,里头的服务生看着闷油瓶怪乖巧地趴在自己包里也就没拦着,吴邪把它放在在桌旁角落里自己落了座,和胖子几个插科打诨,小花凑在一旁开玩笑:“我看你一路还和小姑娘聊得挺欢的。”

 

       吴邪摇头,“哪能啊,每次说不了两句话瓶仔就又叫又挠人的,它平时也不这样,今个一路上就没消停,也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后来骑车的时候看它又还好。今晚回去再看看,它要是真难受我明天还得带它去医院。”

 

       秀秀噗嗤一下笑了:“看什么病啊,我听说现在小动物都喜欢争宠,肯定是看你跟漂亮小姑娘讲话吃醋了。”

 

       小花立马在一边笑她:“你不也是小姑娘吗,那闷油瓶怎么不吃你的醋,肯定是看你不漂亮没威胁性。”

 

       秀秀柳眉一拧正要吵,搁在一边的包就窸窸窣窣地响了起来,是爪子挠上去的声音,还间断伴随着细微地猫叫声。

 

       吴邪赶紧过去看,闷油瓶估计憋得不舒服缩着身体想从那顶上的小口里钻出来,它一向很乖很少有这样闹腾的时候,吴邪又心软了,觉得把它放出来自己抱好了应该也不会打扰别人就把袋子给它打开了,闷油瓶一下钻了出来。吴邪重新把拉链拉好将猫包放回原地,然后把它抱着重新坐好,这下闷油瓶又安静了,懒洋洋地趴着一动不动。秀秀有了先见之明也不摸它,凑过来看,闷油瓶下巴搁在吴邪腿上,眼睛睁着,脸上的白胡须一根一根的,爪子还软绵绵地扒拉着吴邪的裤子,“它倒是真粘你。”

 

       吴邪摸着闷油瓶的背,它身上热,像个暖手宝,“哪能啊,在家里不这样的,坐下来至少离我三尺远,叫它也不理。估计还是怕生,出来不习惯。”

 

       秀秀摇头:“在家里就你们两个它感觉不到威胁性,带出来一看,你又是跟这个讲话又是对那个笑的,它当然得跟紧你告诉别人你是有主子的别再打些小算盘了。再说,不说我们了,你要是在外头碰到个什么猫猫狗狗的捡回去跟它争宠,那它肯定更受不了。”

 

       她这话一说几个人都笑了,也没当回事,只吴邪低下头去看腿上的小猫。对方察觉到他的视线翻了个身,朝吴邪露出自己白色柔软的肚皮,吴邪把手放上去揉了几下,闷油瓶本来竖起来半垂着的前爪收拢了,用了点力把吴邪的手压住。吴邪没收手,笑着弯腰低头亲了它一下,旁边的胖子呸了一声:“真肉麻。”

 

 

 

       吴邪有微博,但玩的少,养了闷油瓶之后倒经常往上头发它的照片,根本不用选也不用让闷油瓶摆姿势,反正它长得好看怎么拍吴邪都喜欢。

 

       吴邪拍了照之后还会给它看,有时候早晨闹钟响了之后闷油瓶还懒懒的趴着,吴邪就把它揽到头边上然后合照,他俩都没醒彻底,但照出来很温馨。吴邪把手机递到闷油瓶面前让它看,一张人脸一张猫脸,都好看。闷油瓶就把爪子伸过去塞到吴邪手心里,一开始吴邪不知道它什么意思就盯着闷油瓶看,闷油瓶也盯着他,不满意似的,四只眼睛较着劲,后来吴邪把它小爪子握住了,它的神情就松懈下来,眼神温柔,小尾巴在被子里头直摆。

 

       吴邪也不知道它是从哪学来的,可能是看电视里放的那些言情剧里头主角总牵手,后来就总喜欢让吴邪握它的爪子,小肉垫又干净又软。吴邪轻轻捏几下,它的尾巴就竖着,不动声色的摇动,他笑它:“尾巴翘起来了。”

 

       闷油瓶的动作就顿一下,尾巴垂下去,摆过头去不看吴邪,过一会儿吴邪又捏捏它,尾巴就又翘起来了。

 

       闷油瓶上床的时间都是以吴邪为准,有时候吴邪有工作要熬夜,闷油瓶也不肯回去睡。吴邪在电脑前工作,闷油瓶就四肢收拢在书桌一边趴着,头埋下去,身体曲线像两座相连的小山包,还随着呼吸一下鼓起一下收回去。

 

       平时吴邪在电脑前面坐的时间也长,闷油瓶一般都会自己找个地方趴着,但有的时候也会在吴邪正沉思或者工作得兴起的时候从显示屏后面钻出来,也有可能是从键盘抽屉里爬出来,先是一个脑袋,然后是水一样柔软的身体。它也不发出动静,就在显示器前面蹲着,不看屏幕,就盯着吴邪。

 

       一般这种时候吴邪就会摸摸它的脑袋,有时候还会蹭两下它的胡须,它也不躲,顺着吴邪的动作歪脑袋配合他。然后吴邪就把它抱到怀里,他穿着居家的棉衣,很宽大,闷油瓶钻进去,从领口处把脑袋探出来趴在他身上,两个小爪子隔着一层秋衣搁在他胸前。

 

       吴邪问他一句:“暖和吗?”

 

       闷油瓶叫一声,吴邪蹭蹭它的脑袋继续工作,闷油瓶也不讲究,就保持着这个奇葩的姿势睡着了。

 

 

 

       胖子一向不知道养个宠物有什么意思,他对闷油瓶没什么兴趣,还是有一次吴邪生病了,他才意识到这猫可能真挺灵的。

 

       那天风大雨大,吴邪穿的宽松,风直往他衣服里头灌,白天里脑袋就隐隐作痛,晚上回家更是晕的厉害。他喝了两颗感冒药早早地上了床一躺,闷油瓶在他枕头边上蹲着,像是知道他难受一样蹭他的脑袋安抚他。

 

       后来他隐隐约约睡着了,半夜里一下冷一下热,脑袋晕沉沉疼得厉害,半睡半醒间听见闷油瓶在边上一声声地叫唤,不像平时那样轻,叫得很急。

 

       没一会儿他又睡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他一个人,手背上有打针后的医用胶带粘着,头已经不晕了,就是身体有点软。

 

       他找护士问,说他是昨夜凌晨一男一女送来的,看病的钱已经给过了,可以走了,再来打两次点滴喝点药就行了。

 

       他把药拿了准备回家,医院很大,他在急诊室躺了一晚上,出了这楼还要走几十米才能走出医院。没想到他才往外头走了几步,就见到远处一草丛里钻出来一只猫冲他跑了过来。

 

       吴邪一眼就认出来那是闷油瓶,毛全湿了,树叶泥巴沾了满身,在积水的水泥地上像颗炮弹一样奔过来然后在他面前停住。吴邪蹲下去要抱它,它却退了两步,不想弄脏吴邪的衣服。

 

       吴邪向它招手,喊它过来,闷油瓶犹豫了两下还是走过去任他把自己抱住,吴邪的外套上面顿时印了个泥印子。他倒也不在意,摸了两下闷油瓶的脑袋,说:“怎么弄成这样了,冷不冷?”

 

       闷油瓶没做声,吴邪又把衣服拉链拉开把它塞到自己怀里再拉上,闷油瓶和以往一样把脑袋从领口钻出来看他,吴邪笑了笑:“别担心了,病都好了,我们快点回家去洗个澡,不然你也要感冒了。”

 

       他拦了出租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拉着闷油瓶一起洗了个澡,出来以后他一边给闷油瓶吹毛一边看手机,胖子和小花发了短信问他回家了没有,他分别回了,然后问是怎么回事。小花手速快又是手机控,一下就来了回复,说是昨天半夜闷油瓶叼着他家钥匙从窗户钻到秀秀家把她吵醒了,又非要带着她上楼。秀秀觉得不对劲就开门看了,发现他浑身发烫满脸通红地睡得昏死了,就立马给小花打了电话找他一起开车把人送医院去了。

 

       吴邪给闷油瓶吹干了又拿了温度计出来给它量体温,它既然能在医院出现肯定是昨天夜里自己跟过去的,医院不让它进就在门口等了一夜加一早上,这一晚上风吹雨淋,只怕是要感冒。

 

       闷油瓶一动不动的等他量完了体温,他拿着温度计看了眼,和平常一样。他又把闷油瓶抱起来看它的脸,眼睛明亮,鼻尖湿湿的。

 

       吴邪在沙发上坐着,抱着闷油瓶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闷油瓶“喵”了一声伸长了身体去够他的脸,够着了,就歪着脑袋蹭他的脸颊,它的鼻尖碰到吴邪,湿湿凉凉的。

 

       吴邪叹着气亲他,从嘴巴一点点亲上额头耳朵尖,闷油瓶的耳朵地抖了抖,他这才道歉:“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闷油瓶没做声,只是把小爪子探了探,吴邪抓住了,轻轻按捏着,然后轻轻一拉低头亲了一下,闷油瓶细微地“喵”了一声,尾巴又竖起来了。


有后文

评论(25)
热度(127)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