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Ec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

慰藉【瓶邪】(一)

瓶邪only

娱乐圈paro

放飞自我~


早上七点半,张起灵从外面跑步加吃完早餐回来,他在楼下看到了住在自己上一层楼的邻居,他看起来很累,在花坛边上抱着包坐着,旁边放了个行李箱,耷拉着脑袋像是睡着了。


然而其实并不是,张起灵正犹豫着要从他面前走过,对方立马抬起头来,精神有些疲惫,但仍然皮肤好相貌精致。他一看到张起灵脸上立马绽出一个松了口气的笑容:“起这么早啊?”


张起灵应了一声。


对方竖起食指指了指楼上:“能让我去你家坐坐吗,我忘带钥匙了,刚给小刘打了电话,他说马上把钥匙给我送来。”


张起灵有点犹豫,虽然他对自己楼上这位邻居印象不错,但现在自己家里的情况确实不适合招待客人。


对方看他为难,立马摆手说:“没事,你要是不方便就算了,小刘估计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我就在这下面等他也一样。”


他微一沉默,想通了似的无所谓地说:“没关系,上去吧。”


对方应了,把背包背好拉着行李箱跟他上了楼。




张起灵家里家具很少,进门连电视都没有,客厅里只一张老旧的沙发。门口鞋柜旁放了个全黑的行李箱,鞋柜上放了两个登山包,家里都空了,连双客人穿的拖鞋都没有。


吴邪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张起灵跟他说不用换鞋,他低声应了,进去在沙发上坐下。张起灵就把他丢在一边,自己跑去洗澡。


他洗的很快,没多久就吹干头发出来了,吴邪看着他把吹风机的线卷起来缠好,打开一个登山包把吹风机塞进去,问他:“你要搬家了?”


张起灵说是,“上个月我和公司合约到期,房子也要收回去,我自己没钱再续租。”


吴邪看他,张起灵长得很好,他不是娱乐圈里现在流行的阴柔小生的长相,脸庞刀削似的俊朗硬气,嘴唇偏薄,时常抿成一条线,显得过于冷漠不好相处。但他的眉眼朗阔,鼻骨高,眼窝微凹,五官有着亚洲人少有的立体感,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那张脸都能自然吸引无数目光。


吴邪从口袋里拿了包烟出来,他抽出一根叼住,又把烟盒递给他,“我看你前两天不一直在外头跑吗?不是拍戏?”


张起灵也抽出一根烟捏在手里,吴邪又从兜里掏出火机,他把自己的烟点燃了,侧眼看了张起灵一眼,对方把烟咬住凑过来,微微低头,看他拿着火机的那只手。吴邪肤色白,手指修长,软玉似的白嫩,他大拇指一按,一簇淡蓝色的小火苗冒出来,张起灵任他把烟点燃了,吸了一口。


“是拍戏,没本子接,我去当群演,演了几具尸体。”


吴邪笑了笑,吞云吐雾地说:“剧组的盒饭不好吃吧?”


张起灵语气还是淡淡的,“习惯了。”


昨晚在外头跑了一夜,吴邪难免现在头疼,好在手里有烟,那明明暗暗的一点仿佛成了这清晨里头的一点慰藉。


烟盒里最后只剩了一根,吴邪把那根烟拿出来夹在耳后,然后把手里的烟灰抖进盒子里。他问张起灵:“为什么当演员?”


张起灵把手搭在他的手腕上,把烟灰抖掉,“想演戏。”


从前看电影,那屏幕里头人的一颦一笑仿佛是替人活了另一个人生。张起灵性格冷,他和这个世界仿佛没有什么联系,但一块电子屏或者一块幕布重新演绎过之后,他又觉得自己能被拉入进这滚滚红尘里头,他不再是自己,要为了另一个人闻些烟火气息。


吴邪像是没话找话样地讲:“尸体也行,哪个影帝出道的时候没演过几个尸体的。”


张起灵显然不信他,嘴里叼着烟,歪着脑袋看他,似笑非笑。


吴邪也笑了:“真的,我又不是一出道就是影帝,我也演过尸体。我演戏的头一年没公司签我,只能跑龙套,趴在那儿不能露脸,等导演“咔”了以后还要把我的背也减掉,能出镜个后脑勺就算对得起剧组盒饭了。”


张起灵一向淡漠的眼睛里头现出一点惊讶,然后那一点光亮又很快隐下去。


他们俩都没再做声,就这么等了十来分钟,吴邪的手机响了,他接了,应了两声挂掉,然后对张起灵说:“小刘来了,我先回去了。”


张起灵点头,又不知道为什么把他送到门口。吴邪东西有点多,张起灵接过装着烟头的烟盒把行李箱推到他面前,对方临走前又突然抵住门回头问他:“你需不需要我借你点钱?”


他说这话的时候神色不太自然,明明是借人钱的却像是找人借钱的一样没底气。


张起灵思虑着不做声,吴邪当着他的面扫了眼房子,“可以先帮你把这房子续租了,这里的房子挺不错的,价钱也公道,不然我也不会住这么些年。你再另外到外头找更便宜的,环境可能确实让人受不了。”


张起灵自己并不注意生活环境的好坏,能遮风避雨的话可能让他住山洞里也没问题。然而他确实是在思考着要不要找办法继续在这里住下去,如果要问为什么的话——


这可能本身就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张起灵看着吴邪的眼睛应下来。对方又笑了,眼睛弯成半月牙。吴邪笑起来很美,该说很美,不是英俊,是自带仙气缭绕的那种美,有点引人趋之若鹜的味道。


评论(7)
热度(48)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