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藉【瓶邪】(二)

瓶邪only

娱乐圈paro

看到没有,今天双更!!

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微笑


我写这篇主要是想洒狗血,但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洒狗血的能力怎么样,本来是为了狗血,但自己在脑袋里把剧情一过,感觉一点也不狗血,好失望啊……


现在他俩的关系只能说还可以,普通朋友能算得上,进一步就说不上了

---------------------------------------------------------------------------------------------


张起灵把银行卡号给吴邪的当天下午就收到了对他来说数额不少的一笔钱,虽然他们俩一开始没说好要借多少,但张起灵确实没想到对方会给这么多。他先干脆地续了两年的房租然后上楼去找吴邪,对方不在家,他也没有吴邪的联系方式只能先作罢。


在剧组里头混了一上午的张起灵领了饭找了个角落吃饭去了,天气虽然不热但正午太阳还是有点大,他在两栋楼房中间的一个阴凉处蹲着,旁边有跟他一样追着剧组跑的群演吃完了饭把饭盒放在一边靠在墙上休息。


“诶,兄弟,你长这么帅还来当群众演员啊?”不远处的一个年轻人凑近了些同他讲话,张起灵拧开水杯盖子喝水,没搭理对方。


对方倒也不在意,又坐近了点说:“我要是能有你这个身材我就去当模特了,那些星探还不是上赶着来找我签约。”


不远处剧组那边有辆黑色的汽车停了,驾驶座上下来个人,张起灵目光放过去,那人带着帽子墨镜口罩,耳边垂下两根白色耳机线,他没往导演那边走,就站在车边上四处张望着。


张起灵把饭盒水杯拿着拍拍屁股站起来,后头那人还在尝试跟他讲话不知道他怎么突然走了。张起灵绕了点路到垃圾桶边上去把饭盒扔了,这才往吴邪那边走,对方这时候明显已经看到他了,耳机摘了,定定地朝他这边看。


太阳晃眼,那人的脸还整个武装起来露不出半点神情,张起灵却能感觉到对方很认真地在看着自己,可能没什么缘由,只是他的教养告诉他理应如此。


张起灵不由得想起来他以前还在公司里的时候,他虽然不喜欢和人打交道,但还是听说过吴邪的名号。他名声好,出道这么多年都没什么黑料,也没听说他有什么后台,大家都说是因为他性格好,人脉在圈里圈外一大片,狗仔也都有意不跟他的料。


张起灵走到他身边站住了,用稍带疑惑的眼神看他,吴邪冲他招招手让他上车然后自己钻进了后座,张起灵跟进去坐着,吴邪把墨镜摘了拿了个保温桶出来给他。


他把盖子揭了,又把里头的碗拿出来,热气缠绕着香味扑面而来。张起灵看向吴邪,对方笑了笑:“昨天朋友送了只鸡给我,说是自家养的营养好。我这段时间在家也没什么事,早晨起来就把汤炖了,我自己喝着觉得味道还可以,你可以尝尝。”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我去你家敲门你不在家,门口还摆着鞋,我估计你没出远门,今天附近有戏要拍的剧组就这几个,找找就知道了。”


张起灵没再问,吴邪帮他把汤倒进碗里,他端着碗喝了,汤很鲜,咸淡适中也不油腻,味道确实很好。


喝完之后张起灵又讲回借钱的事,他说自己用不着那么多,让吴邪把卡号给他晚点再给他打回去。


对方不太在意:“你现在是嫌多,但谁知道会不会碰到个什么紧急情况急需要钱的。我又不着急你还又不收利息,你就先留着吧。”


张起灵一想也有道理,他没再固执,转而说:“那我给你打张欠条。”


吴邪这时就同意了,张起灵要下车去借纸笔,他拦下来:“不着急,你晚上回去写好了给我就是了。”


他恩了一声,吴邪把车窗放下来看场地上里忙来忙去的人,问他:“你下午有戏吗?”


“有,演一个女主的追求者。”


吴邪把保温桶重新装好,说:“那角色还挺重要的嘛。”


“两场戏,一个路人。”


吴邪也不安慰他,反而忍不住笑出声,“挺好的,这么帅的路人追求者都看不上,女主是瞎了才会喜欢男主角。”


张起灵听了他这话头一次眼角弯弯形成个不太完整的笑脸出来,眉眼里还带着点无奈。他本来样貌就好,这样展颜一笑颇有种雪后初霁的晴朗感,吴邪愣了愣,过了会儿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被一个男人的美色所吸引难免尴尬,他抿了抿嘴唇岔开话题问:“待会我能看看你演戏吗?”


张起灵抬头对上他的眼睛,吴邪的嘴角还留着点笑意,露出一个很浅的酒窝,他之前就注意到过,生在吴邪右边脸上,只单侧有,倒显得可爱。


他同意了,那酒窝便加深了一点。









其实我本来是想让吴邪收张起灵利息的,但是我对于民间借贷这个不太了解不好瞎写干脆就让他不收利息了……总感觉这样吴邪好奇怪上赶着对张起灵好巴结他似的……

写文的过程

一个字数着数着到


条条变绿挺有成就感的

评论(3)
热度(34)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