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Ec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

【周叶only】非典型理工男的恋爱一小时

摸鱼

Cp:周泽楷 × 叶修 only

不逆不拆

专业东西和比赛都是我瞎扯的关于计算机我狗屁也不懂



晚上八点的教学楼还灯火通明,最后五分钟下课的时间里头学生们都坐立不安,讲台上的老师已经没在讲课,S大作风严谨老师不得擅自下课,台上台下数十人大眼瞪小眼,有人已经把书包清理好了。


周泽楷把课本笔盒收进书包里,他把眼镜摘了,眼前一阵模糊,他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已经好多了。周泽楷近视不深,左右眼一百五十度无散光,只在上课的时候才戴眼镜。


同桌的江波涛看到他书包里的笔记本电脑问:“你现在去找冯宪君?”


周泽楷回答:“恩,去装安卓开发环境。”


江波涛本来打算跟他一起,后来一想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算了。


等到下课铃响了,他跟着一群人从教学楼里鱼贯而出然后选了条偏僻的小道往软件院办公大楼走,这个时间点去办公楼的人寥寥无几,路灯也昏暗,要换个女生来只怕不敢一个人去。


软件学院的办公大楼和院里的教学楼的隔得不远,七八分钟的路程,闷头走了没一会儿就到了。周泽楷对冯宪君没什么印象,他是本院的研究生导师,不带本科的课程,周泽楷也是因为要参加竞赛选了他作指导老师才有的联系,然而联系也不深,只在qq上问过两次问题。


这个点办公楼基本都黑了,只几个办公室还星星点点的亮着灯。学校极尽节约,过道的路灯都是感应灯,远远看过去走廊里一片黑,像是在玩恐怖游戏。


周泽楷乘电梯上去,他没来过这边绕了一大圈才找到办公室,门上没窗口,他敲了两下门,里头有人应:“进来。”


出人意料的,声音非常年轻,还带了点懒散的味道。


他推门进去,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坐了一个人,背对着他看笔记本,穿了件外套,脑袋上的短发有点乱糟糟地支棱着。入夏有一段时间了,天气很热,办公室里冷气开得很大,门一开就吹得他身上起了鸡皮疙瘩。


周泽楷转身关门的时候那人回头看他,对方肤色很白,是那种常年不晒太阳的宅男白,嘴唇有点薄,相貌不太出众但气质很独特,虽然整个人懒洋洋的很容易让人忽略,但一双眼睛亮得非常耀眼。


周泽楷率先打招呼:“学长。”


叶修把椅子退了退半朝着周泽楷让他在自己边上找位置坐,然后说:“小周啊,好久不见。”


周泽楷点头,他们俩确实几个月没见面了。周泽楷大二课几乎全满,叶修研一基本不在学校呆着,两个人还不是一个院——周泽楷在软件学院大约还能算半个新人,叶修在计算机学院早就是老油条了。


“我最近跟着冯老做项目,他今天临时有事要走,叫我过来帮你装软件。”叶修跟周泽楷解释了两句,他听了也没说什么,从包里拿出了笔记本摆在桌子上然后开机。


叶修看着他动手没吭声,自顾自地从口袋里摸了包烟出来抽了一根点上,周泽楷看他一眼,这意义不明的眼神被他捕捉到了,就笑:“怎么了,不喜欢我抽烟?”


“不是……”周泽楷摇头,话语间顿了顿,“对身体不好。”


叶修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嘴上仍然挂着笑,烟也没灭,一点烟雾吐出来很快消融在空气里。


周泽楷电脑不错,但为了方便装编程软件装的win7系统本身有限制不可能像win10那样六七秒开机,叶修从对方按下开机键后目光一直落在周泽楷身上。


周泽楷长得是全校知名的好看,入学就评上了校草,军训的时候学姐们挤在他们方阵周围对着个新来的小学弟发花痴。没多久他就通过学校贴吧和公众号火了,有人把软件班新生的课表贴出来,后来不短的一段时间里他每次去上课的时候门口都围了一大群男生女生,他去食堂吃饭或者去奶茶店买奶茶的路上都会有人悄悄看他然后在背后小声讨论。


屏幕亮了起来,黑色的底,白色的光标选项条横在屏幕中间,叶修有点惊讶地问:“你装双系统啊?”


周泽楷解释:“以前是电脑自带的win8,后来我加固态直接把系统盘换了装了win7,以前的c盘我也没删,里面有资料。”


叶修“哦”了一声没说话了,周泽楷选定系统后没几秒钟到了输入密码界面,他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点了几下,密码不长,叶修眉间一皱又松开:“小周,你用我生日作密码吗?”


周泽楷怔愣住了,直起身体的动作停在那儿,半天才像是很艰难地回答道:“恩……”


叶修看他这个样子笑了:“紧张什么,我又不是怪你,就是没想到你这么崇拜我。”


听他这样说周泽楷反而像是松了一口气,他有点不太好意思地应了一声,电脑开机了,他赶紧站起来把位置让给叶修。


叶修没追着这个问题不放,问他:“你带U盘了吗,冯老临时叫我过来,我只有个笔记本,东西都在本里,软件太大了发过来不方便。”


周泽楷从书包夹层里摸出个银色金属U盘给他,叶修翻过来看一眼接口:“怎么不买3.0的,两个软件得有好几G,这传来传去的估计要等一段时间。”


他摇摇头没说话,这还是是他大一的时候因为老师规定必须全班都买U盘班长自己组织着一起买的,他也没选的份,更何况那时候没几个人知道USB2.0和3.0的分别。


叶修拿着U盘回自己的电脑上拷贝软件,他们俩一起看着屏幕上的剩余项:2(2.9G) 速度:14.77MB/秒,叶修无奈地笑笑:“行了,先等着吧。”


周泽楷和他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两个人没事做把椅子拉在一起聊天,虽然周泽楷话少但叶修也不太在乎这些,两个人没个正经话题无所事事地闲扯:“上次你班主任拉着我说了半天你有多优秀,还说你要不了多久可以继承我编程第一人的位置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虽然没有揶揄的意思,但是周泽楷耳尖还是有点不受控制地泛红:“不是……你很厉害。”


叶修当然厉害,全校出了一个他往前数3届往后数n届都流传着他的传说,大二的时候拿了国内各种编程和软件设计大赛的一等奖,大三的时候甚至跑到国外拿了ACM的冠军,本来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就此在软件方面扎根,没想到大四他却将保研方向转向了硬件,此后他在硬件方面获得的奖杯更是数不胜数。


叶修指尖还夹着烟,点头应他:“确实厉害。”


周泽楷也笑了,他没说话,但房里空调温度太低他手臂早就冰凉了,现在坐了这么半天一下突然打了个喷嚏。


叶修伸手用手背碰了碰他的胳膊,凉的刺人,他把烟一咬起身去把空调关了。


周泽楷的目光锁在他身上,看着他走回来把外套脱了递给自己,一愣。


叶修摇头,没等他反应就把衣服往他身上一批,还捏着他的手腕帮他套了一只袖子,周泽楷这时候回过神来,耳朵两颊都红了,但没阻止叶修的动作。


衣服不厚,但还沾染着叶修身上的热气,叶修倒也满不在意,就像照顾小孩一样帮周泽楷把两只袖子穿好然后转倒他面前把衣服拉链一口气拉到最上。暖和的感觉一下就从后背脖颈传递笼罩住全身,两个人此时正面相对,身高也相差不多,周泽楷的目光在他薄唇上来回转了几圈然后不自然地移到一边看空气。


叶修帮他把衣服穿好了又把烟拿在手里,他看了眼屏幕,压缩包刚好粘贴好,于是把U盘拔了出来往周泽楷的电脑上插。两个人的椅子紧挨着,叶修压低身体去够周泽楷鼠标的时候半个上身都压在周泽楷面前。周泽楷紧张得往后靠了靠身体,叶修突然回头问他:“拷到哪个盘里?”


“E盘……”


他把文件拖进去,又坐回去恢复成懒洋洋靠在椅子上的姿势。这时候办公室里突然有铃声一响,叶修看他一眼,周泽楷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江波涛在微信上问他还有多久回宿舍,他回了晚点两个字。


空气里很沉默,叶修一根烟抽完了扔进烟灰缸里按灭,周泽楷手上握着手机,犹豫了一下问他:“学长谈恋爱了?”


叶修看他,嘴上带着笑,眼神很平静,“怎么这么问?”


周泽楷没说话,打开微信找到叶修的好友点进相册给他看最近的一条,叶修凑近了看,是他上个月去上海比赛的时候发的一张照片,拍的是在江滩上拍对面的东方明珠,一张很标准的游客照。


他抬眼问:“这照片怎么了?”


叶修这时候的动作是半低着身体仰头看他,周泽楷不自觉地目光落在他头顶的发旋上,然后才慢慢和那双明亮的眼睛对上了。


他指了指照片左下角,叶修又看过去,那里有个影子,周泽楷解释说:“这是两个人……”抱在一起,接下来的半句话他没说出口。


叶修仔细分辨了一下,确实隐约能看出来两个人的身影。


这次他笑得是真的挺无奈了:“但是这照片和我没关系啊,那天我待在酒店没和他们一起,是我妈说非要我去江滩逛逛我才从其他队员的朋友圈里随便找的一张照片发了朋友圈。”


一下闹出个大乌龙,周泽楷尴尬地哦了一声,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收回口袋。


叶修似笑非笑地看他:“你这段时间不会就因为这张照片才一直心情不好吧?”


周泽楷愣住。


他故意凑近了贴着周泽楷的脸颊笑起来,热气呼在年轻人的面庞上,很快晕出一摊红色:“我看你这个月发微博的频率比以前高多了,还总是说些似是而非让人搞不懂的大道理,还以为你失恋了。”


周泽楷耳朵通红愣在那里,他自己很少玩微博,也没告诉过别人自己的微博账号……


叶修像是看出了他的疑问,主动解答说:“之前有一次我在网上查电子设计大赛的参赛资料,找到你发的一条关于你去比赛的微博,我当时注意了一下大概看了看,结果没想到真的是你。”


他又笑:“说起来我的微博还是沐橙为了小号抽奖非要我注册的,除了她我就只关注了你一个人,也算是你的荣幸了。”


周泽楷憋了半天,堪堪开口说了一个“我……”就卡住了。


“说起来算算你开始在微博上不对劲的时间确实是从我发了那条朋友圈之后开始的,来,让我看看你发了什么微博来着?”说着叶修就点开浏览器要登陆微博,周泽楷紧张地扑过去抓住他的双手不让他动,“别看。”


“害羞了?”


周泽楷直视着叶修的双眼,抿了抿嘴,喊他:“叶修。”


叶修还是头一次看到他这样的神情,动作顿了顿,随即一笑:“行了行了,不看了。”


周泽楷的目光还是钉在他身上,反而看的叶修不自在地转开了双眼,他却不依不饶地说:“我失恋了。”


叶修抬眉:“瞎说什么?”


周泽楷又凑近了点,两个人几乎鼻尖相抵呼吸可闻:“我也以为我失恋了。”


叶修心头一震,头一次不知该说什么。


“我难过这么久学长不负责?”


“……负什么责?”叶修想偏头不和他对视,却被他伸手固定住,这气氛……


他还没来得及不上句gay里gay气的眼前的面容就愈发贴近了些,然后是嘴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叶修还半张着嘴,周泽楷的舌尖探过来和他的一触即分。对方退后了些,湿润的眼睛里像养了一汪春水。


“小周,你……”


“我喜欢学长。”周泽楷打断了他,叶修却硬生生从他不稳的嗓音里听出来了不安,他张嘴就想说话,周泽楷又趁机吻了上来,他没有犹豫直接将舌尖探进叶修柔滑湿润的口中,叶修的舌头和他的碰了一下立即瑟缩回去,周泽楷按着他脑袋的那只手用力往前压了压让两个人靠得更近,然后更主动地将舌头在叶修的空中搅弄,一股淡淡的烟草香味弥漫开来。他亲吻的是心仪已久的人,更加情动,周泽楷将叶修的嘴唇含住吮吻,叶修也伸着舌头像是要推开他却被他缠住,两个人的舌头纠缠着,唾液相交吻得啧啧作响。周泽楷吻得用力,他是头一次尝到自己喜欢的人的滋味,嘴里仿佛全是让人欲罢不能的甜味,引得他就像是着魔一样吻得更深入,直到感觉一向体力不好的叶修几乎喘不过气了才停下,他退了一点,舌尖从叶修口中收回来,引出一道细细的银丝。


刚才那个吻太过动情,现下周泽楷看到这样的场景不自然就红了脸,他感觉到裤子前面那一点地方被顶了起来,鼓鼓囊囊的一块挤得难受。他不自然地动了动想把那点异状遮掩过去,又突然间回过神来,面前被表白的另一个当事人还没给出回答就已经被他强吻了两次。


刚才的那个吻叶修虽然没有挣扎却也没有主动,完全是一直在被动承受着周泽楷的情动。


他心脏砰砰跳得直响却说不出话来,刚才亲上去完全是一时没忍住鬼迷心窍了,一吻终止勇气却也燃烧殆尽。


叶修伸手摸了摸被亲得通红微肿的嘴唇,还若有所悟地看了一眼周泽楷胯下:“小周忍了很久吧,难免一时激动了。”


他说不出话,目光却忍不住跟他白嫩的指尖在红唇上逡巡,叶修的手长期保养,白葱根一样的手指和被吻得通红的嘴唇面颊构成了一幅难言其靡丽的画卷,周泽楷喉结动了动,目光却不受控制地粘住了。


叶修发现了他的状态却不点破,略移开手指笑:“小周是想听我的答复?”


周泽楷艰难地点了点头,叶修眼角弯了弯,“很有激情,但是技术略显生涩,还需要多加磨炼。”


周泽楷愣住。


叶修伸手捏住他的下巴掰开他的嘴,笑着靠近了,伸出舌尖在他口中探弄一番却没亲上去,周泽楷下意识想追过来填上嘴唇间的那一小段距离,叶修却突然收回了舌头退回去,不太满意似的说:“行吧,我就勉为其难地陪你练练吻技好了。”


周泽楷这时却突然发力把叶修一拉伸手揽到自己腿上坐着,他用力一顶跨,那根坚硬抵了上去,补充说:“这里也要多练练。”



--------------------------------------------------------------------------------------------------------------




我真是去他妈写的什么东西,真想哭



评论(12)
热度(70)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