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鸡汁番茄【瓶邪】

瓶邪不逆不拆

短,一发完,HE

吃着墨西哥鸡汁番茄味的薯片写完的,所以取这个名字了                        

梗来源于绝地求生大逃杀这个游戏……因为我喜欢的游戏主播很喜欢这个游戏,而且发现我喜欢的电竞选手最近好像沉迷于此,觉得这游戏真的太火了而且很好写宠妻梗……

游戏中有些细节我没注意到可能有错

 

 

吴邪前几天肠胃炎发作,每天上吐下泄。一开始他还没注意,在小区门口的医务中心检查了一下,说是发烧和细菌感染引起的,打了几天退烧针却更严重了。后来去了医院诊治,药水开了几大瓶,每天晚上十一二点后才能吊完水回家。

 

他在微博上讲过了,第一天说的是身体不适今天请假不直播,后来说自己上吐下泻几天没吃东西了实在是直播不了,然后是说还在医院无法直播……

 

这么断断续续拖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身体总算好了个大概,这一个星期里他没事的时候也会看看张起灵的直播或者刷刷微博评论,无聊的话就挑几条回复一下。张起灵跟他一样,也是某站的UP主大户,ID是370,不过稍有不同的是张起灵其实以前直播得并不多,一般都是丢一个处理好了后期的游戏攻略视频上来就跑,而吴邪本来就是以直播出名的游戏博主。不过张起灵性格很闷,要是一个人做直播的话一晚上也说不了几句话,完全不像吴邪就算不回复弹幕也要疯狂吐槽,所以以他的性格来说乖乖去做游戏攻略才是明智之选。

 

吴邪一般都是晚上七点半开始直播到十一点半,他先在微博上预告了自己今晚直播,然后和张起灵联系了一下约好今晚一起直播玩一个最近非常火爆的游戏——《绝地求生:大逃杀》。

 

说起来他选在这个时候直播这个游戏还挺搞事的,前几天吴邪不在的时候张起灵一直在直播这个游戏,前两天他刚和别人组队直播这个游戏被人诟病人品不行。吴邪今天拉着他一起玩这游戏也不仅仅是因为这游戏吸引自己,他确实也想看看张起灵玩这个游戏到底是怎么坑队友的。

 

吴邪不是那种开了直播后会特地和观众打招呼的主播,他开直播之后都是立马进入正题开始玩游戏,一句多的废话都不说。他和张起灵两个人联好游戏就花了一段时间,进入游戏的时候已经是弹幕可以刷满屏的状态了。

 

——天真身体一好果然就和370联机了

 

——我吃的CP又来发糖了,开心

 

——哈哈哈昨天才看到370玩这游戏坑队友,小天真惨了

 

——前面说发糖的你可能是在做梦,你忘了昨天370怎么坑队友的吗哈哈哈哈

 

——天真也来捡垃圾了

 

——大家点一波订阅吧

 

——来舔天真的绝世美颜了

 

——有坐标上海的吗嘻嘻

 

——370虽然厉害但是真的不适合团队合作

 

——马上高考居然来看主播捡垃圾

 

吴邪扫了一眼弹幕,笑得特欢快:“告诉你们,我这几天其实都在悄悄看小哥直播,我就是看他玩这游戏太搞人了才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那么坑队友。”

 

他这话一说弹幕又是一片“今晚结束你们俩就没有友谊了”、“等下看你哭着结束这个游戏”、“别搞事啊”,吴邪和张起灵连了麦,刚才他的话张起灵肯定都听见了,但他也不在意,反而更高兴了。

 

张起灵一向不理会这种玩笑,吴邪以为这次也一样,没想到他点击PLAY按钮后耳机里却意外传来一声:“不会。”

 

张起灵的声音低沉有磁性,那些抱着他的视频就连听到他呼吸都苏到爆的粉丝一向形容他的声音是一听就腿软,他这话又说得突然,几乎是从耳机里贴着吴邪的头皮传到他大脑里,他立马就非常深刻地体会到了被撩到走不动路是一种什么感觉。

 

吴邪清醒过来的第一感觉就是妈的不该买个这么好的耳机。

 

他定了定神,笑嘻嘻的:“不会什么,不会坑我吗?这可是你说的,等下我坐看你打脸。”

 

张起灵没说话,但吴邪却听到从耳机那头传来了一阵轻却明显的笑声,这时候游戏加载进去了,吴邪和张起灵被投放到了等待区域,他就回过神来去捡桌上的武器试手。

 

大逃杀这个游戏规则很简单,一开始大家都被扔在等待区域等玩家达到九十人以上开始倒数,最多一百人,在等待时间内可以随意使用等待区域的武器互相攻击,但不会受到实质伤害。倒数结束后游戏开始,所有玩家被带到飞机上,在飞行过程中随机选择地图上的地点跳机,落地之后疯狂搜刮屋子仓库等地方寻找枪支弹药和各种医疗物品杀死其余玩家,最后活下来的玩家获胜。

 

但在游戏中你可以选择一个人玩或者是组队玩,如果是组队情况下那么杀死所有别的队伍玩家则获胜。在游戏过程中可以随时查看整个游戏区域的地图,地图上会有一个蓝圈和一个白圈,白圈是安全区域蓝圈是危险区域,白圈在蓝圈内部。游戏刚开始时两个圈会非常大,但蓝圈会逐渐缩小,在刚好变成白圈的时候白圈会立即变小,即显示下一个安全区域,然后一段时间后蓝圈继续缩小直至与白圈重合,在蓝圈外的玩家会掉血直至死亡;这个过程会循环数次将剩余玩家集中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逼其暴露自己。

 

组队玩这个游戏的时候一般都是大家选择同时跳伞落在同一片区域,互相配合击杀别的队伍的成员。张起灵昨晚就和另一个主播一起玩了这个游戏,当时对方还带了一个妹子来,妹子懂礼貌,上来就“370你好”“大神求带”,话音软绵绵,娃娃音林志玲听到都要哭出声。

 

然而妹子说得火热,张起灵却充耳不闻,跳伞的时候更是不管他俩自己找了个地方下去玩了,当时那两个队友和众多观众直接傻眼。

 

吴邪看了直播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两个人被带到飞机上时还在打趣他:“小哥你不会一声不吭就一个人跳下去了吧,记得喊我啊。”

 

张起灵的声音挺无奈的,“你想在哪跳?”

 

“听我的?”

 

张起灵“恩”了一声,吴邪把地图点开,看着飞机飞行的方向,特意指了个非常偏远的小角落标记了,“就这吧。”

 

吴邪指的地点一看就是搞事的人才会去的,运气好的时候刚好安全区域在附近,运气不好的时候会离安全区域十万八千里。

 

果然,张起灵开口了:“那里一般没什么好东西。”

 

吴邪哼哼两声,不管那些:“你刚才才说听我的。”

 

他无理取闹,但张起灵却好像还挺受用,话语间很是温柔:“那好吧。”

 

吴邪跟他胡扯了两句,然后喊了1、2、3对着标记地点跳伞,张起灵跟在他身边,吴邪咋呼个不停:“欸我们跳那个桶里面去吧,哈哈哈不知道会不会进去了出不来。”

 

张起灵没出声,他把镜头一转对准身后,看见一顺溜的人影惊呆了:“哇靠好多人!小哥你坐上边有三个人,我这边还有……我就说这里是好地方吧,你看这么多人跟着我们一起跳了,不过还好我们快先落地,等下他们死定了。”

 

两个人落了地,张起灵嘱咐他:“我跟你跳得有点远,你后面有人小心点,我过来帮你。”

 

吴邪应了赶紧往房里跑,一间房一间房地搜刮了一层楼,哭丧着脸说:“这里怎么什么都没有啊,一把枪都没捡到。”

 

他话音刚落,门外就冲进来了个跟他一样就穿了个背心短裤什么装备都没有的玩家,两个人对上了,对方直接冲上来用拳头砸他,吴邪第一次玩难免紧张,手上操作着和对方对殴嘴上喊个不停:“小哥快来救我这有个人拿拳头打我我要死了!”

 

张起灵扫一眼他的血条,他本来打算在过去的路上捡点东西,听到他求救立马往他那边赶,还没进门就听见吴邪哈哈笑起来:“哈哈哈哈哈我用拳头把他打死了。”

 

他动作一顿,看见左下角出现一行“WXNO1使用拳头杀死了Bubble-剩余95人”的提醒,心脏却还提得紧紧的:“你过来,小心他队友来了。”

 

吴邪兴高采烈地跟着他找了个角落,张起灵把刚捡到的绷带和手枪扔到地上:“只有绷带,你先回点血,我去找别的。”

 

他把东西捡起来使用,问:“那小哥你还有枪吗?”

 

张起灵说了句:“没了,我去搜楼上,你看看一楼有没有什么东西,自己小心点。”

 

吴邪恩了一声,张起灵顺着楼梯上去,他自己在楼下房间找了一圈,只捡到手枪子弹和一级头盔一级防弹衣,没一会儿张起灵下来了,“没有东西,我们分开找,你去红色那栋房子,我去你旁边那栋楼。”

 

吴邪答应了,两个人小心翼翼地分开跑进楼,这房子还没人来过,吴邪从一楼一层层找上去,还是一把枪都没找到,却找到了不少冲锋枪子弹。他忍不住抱怨:“这什么鬼地方,一点好东西都没有。”

 

显然他已经忘了刚才口口声声说自己选的这里是个好地方的人是谁了,但张起灵也不会拆穿他,埋头在自己的楼里搜了一圈,蓝圈要缩圈的提示已经出现过了,吴邪找的确实不是个好位置,下一个安全区离他们挺远,两个人都只找到绷带这种回血很少的药物,不能再耽搁了,他喊上吴邪往下一个安全区域赶去。

 

开始的安全区域很大,他们换了好几个地方都没再和人碰面,中途他俩找到一辆车,吴邪死活闹着非要开,张起灵顺了他的意,硬看着吴邪把车开得像是玩赛车游戏一样四处打转,最后那辆车被他开到翻车,两个人倒卡在车里,吴邪还惊讶地说:“我掉血了!”

 

张起灵这下是真的无奈了:“我也掉了。”

 

吴邪可能手气背一直没找到什么好东西,于是游戏里一直就是张起灵喊他,“吴邪过来,我有四倍镜”、“我捡到Scar-l了,过来扔给你”“过来拿急救包”“子弹有吗,我给你”。

 

后来吴邪捡到狙击枪高兴的不得了,张起灵也没说什么,只是问:“你在哪,我有狙击枪消音器可以给你。”

 

吴邪看了这些天的直播也知道狙击枪配消音器简直无敌,他装好后好像就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了,却完全没想到狙击枪在他手里可能并不能发挥出多大的作用……

 

没关系,反正张起灵宠着,他要就拿着,输了也没关系。

 

后来还剩三十人的时候吴邪追一个人到楼后,他已经在远处开枪打了几枪了,一路小心地追过去,没想到对方藏在后面拿着短距离高爆发的霰弹枪两枪就把他爆死了。

 

“啊小哥我死了,你快过来,这里有人,而且他队友不在附近,我身上有不少好东西,他一时半会不会走的。”

 

张起灵没说话,但很快朝着小地图上吴邪的方向赶过去,他俩离得不远,很快就到了,但是只见到吴邪的尸体躺在地上,不远处还有他的装备箱。

 

“他肯定知道你要来,躲屋里在!”

 

张起灵换枪摸到门前,一推门冲进去,吴邪还没看见人影张起灵就猛地转身朝门后猛开枪,屏幕上一片红,他刚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死了。

 

“小哥你太厉害了!”他毫不吝啬地夸赞着,虽然知道张起灵肯定注意到了却还是忍不住提醒:“他队友估计要过来,小哥你小心点。”

 

张起灵应了,没急着捡他的装备,躲到一间屋子墙边蹲着打急救包等人,等了一分钟没人过来,他从窗户里头看了看屋外,确认没人了才去把吴邪和那人的装备收捡了离开。

 

虽然吴邪不想承认,但张起灵不用担心他这个拖油瓶之后行事动作都干脆了不少,他的视力极好,吴邪不禁想他家的显示器可能都是好到出奇,每每吴邪影子都没瞧到的十万八千里外的敌人都能被张起灵抓到然后端出狙击枪一枪爆头。

 

在他手里的狙击枪配消音器才真的是无敌的。

 

不过虽然是这样说,但吴邪并不会觉得不平衡,他擅长的本来就不是这类操作型的游戏,他自己平常录制最高难度攻略视频的时候都是要自己反复通关无数次之后才能让观众看来他很轻松地了解化解每一个关卡难题。

 

以张起灵的能力来说,除非运气不好否则很难输,他带着吴邪的时候就已经活到了只有三十人,这局也是很顺利地拿到了第一名。

 

一局游戏结束后两个人重新排队的时候吴邪问他:“小哥,你明天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吧?”

 

耳机那头沉默着,吴邪一局结束后才看了看弹幕,粉丝们纷纷惊讶他俩居然准备面基了。

 

没一会儿张起灵说:“看微信。”

 

吴邪立即拿起桌上的手机看微信,有新粉丝在弹幕里问:“天真和370是一个地方的人吗?”

 

随即无数条弹幕追上来回答:“都在H市。”

 

又有粉丝狂呼:“我也是H市的,想参加面基!”

 

有370的粉丝在吴邪的直播间里凑热闹:“370从没露脸过,求天真面基后发图!”

 

张起灵微信发的是一家餐馆定位,吴邪笑着说:“小哥你也喜欢吃这家啊,我经常去的。”

 

“离你家近,菜色也合你胃口。”

 

吴邪愣了愣,不好意思地笑了。

 

这时候弹幕已经疯了,疯狂刷屏:

——天啦噜我看到了什么

 

——370连天真家在哪都知道了?

 

——我的天好宠

 

——天真小媳妇好幸福

 

——???发生了什么,莫名gay gay的

 

——主播今天七日杀播完了吗

 

——你俩早就见过面了??

 

——说你俩没基情你们自己信吗

 

——不播七日杀

 

——订阅了吗,没订阅的可以点一波订阅

 

——求告知明天在哪家餐厅吃饭!

 

——有人能告诉一下主播今天还播七日杀吗

 

——天真从来没播过七日杀傻X快滚

 

吴邪有点尴尬,还好这时候加载完进入了等待界面,吴邪刚准备去捡武器边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起来看了一眼,没反应过来地问道:“小哥?我们不是在语音吗,给我打电话干嘛?”

 

耳机那头没声音,他把耳机摘了接起电话,目光移到弹幕上,上面疯狂刷着“干!”“还干嘛,干你啊!”“这两个人躲躲藏藏肯定没什么好事”“干干干!”

 

 吴邪两颊发烫,庆幸还好自己今天没开摄像头,他走远了点问:“小哥,怎么了?”

 

“身体好了吗?”

 

他低低的恩了一声,张起灵在那头听见他声音不对,问:“怎么了?”

 

吴邪咳了两声,脸上耳尖都在泛红:“没什么。”

 

他看一眼屏幕,两个人已经被带到飞机上了,于是说:“小哥,游戏要开始了……”

 

电话那头沉默着,他不知道张起灵想说什么,却又忍不住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些弹幕。

 

这当然不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给他俩组cp了,最开始他还什么都不懂,后来有这样言论的人越来越多,他不可能不在意。

 

他本来想发个声明说清楚,但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张起灵的冷漠在圈子里是有名的,在跟吴邪认识之前他没和任何游戏主播关系交好过,一开始他也觉得张起灵对他就是很正常的普通朋友的好,但逐渐他也意识到粉丝说的那些里头确实有不少是事实。张起灵不是大公无私中央空调类型的暖男,他对吴邪的好相比较其他人来说确实是太过了,之前吴邪生病,张起灵说了好几次要来看他,好在张起灵只知道吴邪家的大概地址才作罢。

 

然而最让他担心的,不是那些言论或者似是而非的暧昧行为,而是前两天他看到张起灵居然和别的主播联机时心里头那无法忽略的酸涩吃味。

 

……

 

一局游戏又开始,这局游戏的前半段和上一局有很大程度的相似,急救包,高倍镜,枪子弹全让给他,粉丝都说不要给,毕竟张起灵是carry的角色,他却像看不见那些弹幕一样依旧我行我素。

 

张起灵虽然话少,但绝对是个称职的游戏主播,平常弹幕里问的技术性问题和为了让他赢而给的建议他一向都会给予回复,他除了对吴邪几乎可以说得上是偏执的好以外就只有前两天和别的主播直播时的冷漠态度是完全不会听取粉丝的意见的。

 

他对吴邪的偏心和对其他人的冷漠实在太明显。

 

后来吴邪一直玩得有些心不在焉不在状态,张起灵问过他好几次是不是身体还是不舒服,他说不是只是有点累,对方很快就关游戏催他睡觉,他也没坚持,有些别扭地和张起灵道了晚安就关了电脑爬上床。

 

 

 

吴邪和张起灵约的时间是第二天晚上,虽然餐厅离吴邪家很近,他还是提前了半个小时从家里出门开车过去。幸好路上不堵车,他把车停在商场的地下停车场后先去了餐馆,他看了看手机,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左右。

 

他刚走到门口服务生就过来问他几位,他笑了笑说两位,说完又顿了顿,略带抱歉地笑说:“不好意思,我问一下他是不是已经来了。”

 

他话音刚落,又有一名服务员走到他身后对刚进来的客人问:“请问几位?”

 

“和前面的一起。”

 

吴邪愣了愣,回过头,来人穿着随意却很亮眼,戴了一顶棒球帽,帽檐压得很低,见吴邪看过来才微微抬头露出一双深邃的眼睛。

 

“哈,小哥你也刚到啊,真巧。”吴邪停住脚步和张起灵并肩,张起灵点点头,向刚才问吴邪的服务生说:“两位。”

 

服务生把他俩带到窗边,两个人相对坐下,张起灵问他:“身体好了吗?”

 

“早就好了。”吴邪下意识地问答他,又一愣,想起来昨晚的事,忍不住重复说:“嗯……已经好了。”

 

张起灵看出了他的不对劲,却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他俩不是第一次出来吃饭,张起灵基本摸清了吴邪的口味,他点了几个菜之后把菜单递给吴邪看了看,他没提什么意见,张起灵就喊服务生下单了。

 

张起灵话很少,如果不是有事几乎不会主动开口找话题,吴邪有心事也沉默着没说话,他低头拿着手机开社交软件,一群联系人翻来翻去,最后他点开了胖子的窗口,问:“在干嘛?”

 

过了两分钟胖子回复:“和媳妇一起。”

 

又一条消息追过来:“怎么,不是和370约会在吗,怎么还孤独寂寞了?”

 

“……”

 

“别瞎开玩笑。”他低着头,嘴唇抿成一条线:“我这两天正为这事烦在。”

 

“有啥好烦的,他终于表白了?”

 

吴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没想到白眼翻过度,正被对面直直看着他的张起灵接住了。

 

“……”

 

他默默地把手机收起来,脑袋里却还是一团浆糊。他把桌上的茶水拿起来喝了一口,又把杯子捏在手里,鼓足了勇气问:“小哥,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问这话的时候是直视着张起灵的眼睛的,对方听了他的问题却毫不惊讶,一双幽深黑亮的眼睛盯着他,气势却很淡,目光若有若无带着一丝不确定性。

 

张起灵半天没回答他的问题,吴邪被他盯得受不了只能收回眼光垂下头,手上无意识地摸着手机。

 

“吴邪。”

 

他听见张起灵喊他,抬起头来,对方的目光不像刚才那样飘忽了,“我没想到,你居然没意识到。”

 

这话里的意思实在引人猜测不已,吴邪眨眨眼,有些艰难地开口问道:“意识到什么……”

 

这时候服务生端菜上来,这对话停在这儿,吴邪心里头猫抓痒似的难受,然而他的问题真的问出口了,却又有点不敢听张起灵的答案。

 

饭菜上好了,张起灵顿了顿,犹豫说:“先吃饭吧。”

 

吴邪愣住,张起灵把话题留在这个位置,让人怎么可能还能安心吃饭。

 

他不说话,却也没拿起筷子,保持着上菜前的姿势低着头一动不动。

 

矫情地说,他其实心里头酸酸涨涨地有点委屈。张起灵不是会被粉丝或者路人的三言两语影响的人,他肯定也看到了那些人说的种种,却一直像不知道一样什么都不说,甚至还做些引人多想的行为;然而作为流言的另一位当事人,吴邪显然没有张起灵那样的心境,他看到了就一定会想,一旦开始想了,自然就会把他置于自己自己心上一个与众不同的位置,然后反复地琢磨、思考,猜想自己对于他而言,是不是真的是那不可言说地存在。

 

他低着头听见对面的沙发有了动静,随即自己身边的位置陷了下去,他侧过头,张起灵幽深的眸子里现出常人难以发觉的温柔。

 

“我只是怕你听完我的答案就吃不下这顿饭了。”

 

吴邪呆呆地看着他,张起灵移动右手慢慢把吴邪的手圈住,然后微微拢起握在手里。

 

他的目光移过去,半天才回过神来,店里人来人往,他手上不自主地轻微抽动了一下,没想到张起灵突然加力握紧他的手,然后摩挲了两下将手指从他的五指间穿过。

 

吴邪皮肤白,张起灵的肤色则是很健康的小麦色,两个人十指相扣肤色上的差异一下就显了出来。张起灵很满意这样的差别,吴邪的手指柔嫩,他便用了点力揉按了两下,感受着心上人与自己不同的柔软触感。

 

吴邪脸色通红地想收回手,张起灵不放,他的声音低沉:“是你要问我的。”

 

吴邪脑袋晕乎乎地,他拼命摇头:“我现在不想知道了。”

 

他的反应实在傻,鸵鸟似的逗人发笑,张起灵弯了弯嘴角,说:“再摇头我亲你了。”

 

吴邪摇头摇到一半的动作猛然停住,压根不相信这话是张起灵说出来的,他死死盯着张起灵的嘴巴,催眠自己刚才应该是幻觉。

 

“我喜欢你。”张起灵轻轻揉捏着吴邪的手指,说:“吴邪,我喜欢你。”

 

吴邪嘴巴一张一合:“我……我不知道……”

 

张起灵垂了眼角,嗓音低哑:“你不喜欢我?”

 

“不……不是……”吴邪有点着急,张起灵的眼睛湿润深沉,眼角和嘴角一样向下垂出一个委屈伤心的弧度,看得吴邪不知怎么感觉心里揪起了一块。

 

他情急之下又摆手又摇头的,张起灵微微皱眉,他用空出来的那只手从脖子后方轻固定住吴邪的脑袋,对方霎时睁大了眼望着他,俨然一只受惊的林间小鹿。

 

张起灵目光定住,手掌微微移动,他用拇指在吴邪柔软湿润的嘴唇上摩擦了两下,然后微一低头靠了上去。

 

张起灵的唇瓣寒凉,甫一触碰到吴邪的嘴唇就像是被他的温暖吸引住了一样紧紧粘了上去,他渴望已久,实在不得不承认这滋味曼妙。

 

他含住吴邪的嘴唇吮吸了一下,这时又知道念在周围旁人众多的份上忍住了深入的想法,他退了点,目光从吴邪水润红艳的嘴唇上移到他的眼眸里,吴邪呆呆地和他对视着,看见他露出了个心满意足地笑容,登时回过神来猛推他一把,“你干嘛啊,这么多人都看着在,还怎么吃饭。”

 

张起灵有点无奈:“重点是这个吗?”

 

“不,不是……”吴邪往后坐了坐,他看见周围偷偷瞄过来的目光,又伸手推了推张起灵,却没推动:“你先坐过去,你在这别人都看着我们。”

 

张起灵不仅没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反而坐近了些,“我说过了,你听了我的答案,怕是就吃不了这顿饭了。”

 

谁知道你是这样让人吃不下饭啊!

 

吴邪说不出话来,张起灵又凑近了点,说:“你还没回复我,你可以拒绝我。”

 

吴邪赶紧说:“我拒绝你。”

 

张起灵笑了笑:“你可以拒绝我,但是你拒绝我一次我就亲你一次。”说着他按住吴邪的手压上去又蹭了一个湿漉漉的吻:“再拒绝我一次?”

 

吴邪:???

 

 

 

-----------------------------------------------------------------------------------------------------------------------------------

 

我:???

本来只想写一两千字的,也不是想写这么莫名其妙的东西的,不知道是怎么发展的……心好累,写了超久,妈的好想锤自己人。

 

 

 

 


评论(8)
热度(99)
  1. 第三人称AliceEc 转载了此文字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