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的日常【瓶邪】

瓶邪only

大瓶小邪

这篇的背景大概是两千年出头,不过也不影响,基本看不出来什么




下午四点,张起灵从幼儿园大门进去找到吴邪所在的班级,他来得早,前头没几个家长来。吴邪坐在自己的蓝色椅子上和旁边的小朋友说得正开心,张起灵喊了他一声:“小邪。”


吴邪循着声看过来,看见张起灵立马笑起来喊他:“小哥哥!”


张起灵走到他面前帮他把小书包清好,他是头一次来接吴邪,班里的老师走过来弯着腰向吴邪确认:“这是你哥哥来接你回家吗?”


吴邪一张小脸笑成一团,他人不够高,扑过去只能抱住张起灵的腿然后甜甜地说:“是我小哥哥!”


年轻的女老师摸摸他的脑袋认真叮嘱:“不要认错人了,回家的路上要小心,牵好哥哥的手不要走丢了。”


吴邪点点头,张起灵已经把书包清好了,自然地把他印了卡通图案的小书包用一只肩膀背在自己身后,他把吴邪软乎乎的小手牵住了,吴邪凑过去对着弯腰的老师脸颊亲了一口,甜甜地道别:“老师我回家啦!”


老师帮他把皱起来的衣服拉了拉,亲切地对吴邪说:“明天见。”


吴邪点点头,跟着张起灵走了。


张起灵前不久刚中考完,现在寄住在吴邪家。初中毕业的暑假放得比吴邪早些,吴妈妈今天有事就正好让张起灵来接小吴邪回家。


吴邪上半年过的六岁生日,九月份就要读小学了。其实一开始张起灵知道自己要寄住的人家家里有个这个年纪的小孩的时候是担心过的,六岁的男孩子要是没教好正是狗都嫌的年纪,但好在他在看到吴邪之后就没这个想法了。


吴邪虽然非常活泼但并不吵闹,懂礼貌嘴巴甜又长得漂亮,出一趟门哥哥姐姐叔叔阿姨都喜欢得不得了。


吴邪年纪小没什么体力,平常他爸爸妈妈都是骑自行车来接他的,张起灵没骑车要带着他一路走回去,他没走一会儿就没劲了,苦着个小脸儿两只小手拉住张起灵撒娇:“走不动了,要哥哥抱。”


张起灵和小吴邪已经相处了好些天了,他以前从没和小孩子接触过,现在碰到吴邪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只知道什么都顺着他的意思宠着他,连吴妈妈都开玩笑地说过好几次张起灵太惯着吴邪了,要是带出去只怕看起来比亲兄弟关系更好。


吴邪虽然六岁有些重量了,但张起灵发育得早又从小锻炼,身形力气倒比一般人更好,抱起吴邪也毫不费力。他一只手从吴邪大腿后把他托起来然后让吴邪靠在自己怀里,吴邪骨架小,看起来没什么肉但抱起来像个软绵绵的球一样手感很好。吴邪身上有股小孩子特有的软糯香气,他和张起灵都只穿了件短袖,两个人身体紧贴着,吴邪把小脑袋搁在他肩窝处,张嘴呼吸间还有着下午吃的糖果的甜味。


这个时间点太阳还挺大的,张起灵没经验,现在真带着吴邪就开始担心了,后悔出门前怎么没带把遮阳伞,小孩子皮肤柔嫩经不起太阳晒,他问吴邪:“晒不晒,要不要坐出租车回去?”


吴邪摇摇头,他喜欢让小哥哥这样抱着。


张起灵看他拒绝就没说什么了,好在幼儿园离吴邪家也不远。又走了一段路,两个人在太阳底下被晒得直发热,他感觉自己怀里跟抱了个小火炉似的。张起灵看他白白的小脸蛋晒得红扑扑的,额头上的头发被汗水打湿粘在上面,张起灵伸手帮他把头上的汗抹了,又问:“热不热,要不要下来自己走?”


两个人身体粘在一起身体更烫,但吴邪仿佛感觉不到似的还是不肯下来,他看见路边上有放着冰箱的小店,说:“我想吃冰棒。”


张起灵有点犹豫,他心里总觉得吴邪太小了,什么都不能碰。


吴邪把身体立起来双手扶住张起灵的肩膀亲了一下他的脸颊,嗓音稚嫩:“我就只吃一根。”


张起灵妥协了,吴邪选了根牛奶冰棒,张起灵帮他把包装袋撕开递给他,又将人抱起来往外头走。冰棒冻得太硬了吴邪一口奶牙咬不动,含在嘴里又冰得受不了,只能捏在手里让太阳把它烤软了再吃。


张起灵自己没买,他不爱吃零食也忍受得了烤人的温度。冰棒一会儿就软了,吴邪张嘴在上头咬了个小小的缺口,含在嘴里的那一点慢慢化了,很甜的奶味。


吴邪喜欢这个味道,就把冰棒递到张起灵嘴前要喂他吃,张起灵看了一眼,在上头咬了一个更大的缺,吴邪也没说什么,弯着一双特别黑亮的眼睛笑得很开心。


张起灵咬下来的那块奶糕也化了,特别甜,但是他头一次觉得不腻人。




吴邪家没有客房,张起灵去他家之后是跟吴邪一起睡的他的房间。好在吴邪本来睡的也不是儿童床,张起灵跟他睡一起倒也不挤。


他们回家之后张起灵跟着吴邪一起看了一会儿动画片吴妈妈就回了,她说吴邪爸爸今天加班很晚才能回,就先做饭几个人一起吃了。吃完饭后张起灵主动要去洗碗,吴妈妈也没拦着,交代吴邪别乱跑就出去打麻将了。


张起灵在厨房洗碗,没关门,随时注意着在客厅看动画片的吴邪的动静。等他把碗洗完了出来,他看的那档动画刚好也放完了,吴邪乖巧地坐在沙发上,张起灵过去摸摸他的小肚子,已经不像刚吃完饭那样鼓鼓的了。


白天吴邪出了不少汗,张起灵帮他把睡觉穿的短裤找出来。吴邪太小,他家是新装的淋浴还洗不习惯总迷眼睛,张起灵帮他给他专用的浴桶里接满了温水然后喊他进来洗澡,他进来之后在厕所边上站着,张起灵帮他把小衣服小裤子脱了,吴邪整个人又白又小,胳膊腿都和白莲藕似的。


张起灵让他自己试了试水温,小孩子不比他,一伸手进去就喊着还烫,张起灵又加了些水才把吴邪抱进桶里。吴邪听话,洗澡的时候扑腾水也知道不往别人身上泼,就自个儿在那压小水花,张起灵给他身上打了肥皂洗好了又把胳膊伸到吴邪身后让他靠着微躺下去,吴邪自觉地把眼睛闭上了任由张起灵帮他洗头发。


吴邪喜欢张起灵给他洗澡洗头,他妈妈每次给他洗的时候都会弄很热的水,吴邪喊烫她就说再加冷水水就凉了;洗头的时候也是,每次都是让吴邪趴在浴桶边上低垂着头,浴桶总是压着他很难受,而且他妈妈给他洗头的时候劲很大,吴邪总是疼得以为她要把自己的头发拔光,他的小哥哥就不会这样,力度很好,怕洗不干净也就是不怕麻烦多洗几次而已,不会让他觉得扯得疼。

(这一段希望大家不要多想,这只是很正常的妈妈不是对吴邪不好,而且取材现实……我小时候真的很痛苦,每次水都烫得要命,而且洗头的时候我妈真的贼用力让我一直记到了现在……我长大后跟我的闺蜜们说这个事情她们表示自己小时候也是这样的)


洗完后张起灵给他换好衣服就让他出去了,等他也洗好了出来,吴邪正抱着本小画本看得起劲。吴邪很喜欢看书,他不认得什么字就看图片自己猜,吴邪的爸爸妈妈没事的时候也会给他讲故事念书。


吴邪的头发短而且软和,一般拿毛巾擦过之后干得很快。现在时间还早,天擦黑了没多久,正是凉快的时候,张起灵把吴邪家的折叠摇椅搬下了楼,吴邪手上拿了把大蒲扇和一盒蚊香跟在他后面。


张起灵找了个开阔的地界把摇椅展开放好,然后把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把蚊香点燃放在一边。他往摇椅上一坐,然后把吴邪抱在自己身上坐着慢慢躺下去,吴邪趴在他身上,两只小手虚虚拢着他的脖子,张起灵就慢慢控制着椅子摇起来了。


两个人身上都有着相同的肥皂香,香味很淡,吴邪贴着他胸膛蹭了蹭脑袋,软绵绵地说:“小哥哥,我想要一个数码暴龙机。”


张起灵被他拉着一起看过数码宝贝,就拍拍他的背,说:“好,明天给你买。”


吴邪恩了一声,张起灵手上捏着吴邪拿下来的蒲扇一下一下帮他扇风驱蚊子,没一会儿怀里的小人就开始打瞌睡了。张起灵扬起脑袋在吴邪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说:“睡吧,等下抱你回去。”


吴邪迷迷糊糊地应了,很快在柔和的凉风中睡着了。




好生气啊,为什么我每次都是在转钟以后才发文!



评论(10)
热度(93)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