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的青春期【瓶邪】

瓶邪only

小朋友的日常那篇的后文

有张海客入镜,但是他和吴邪长得不一样~




班主任在讲台上讲解物理习题册,吴邪在底下认认真真做笔记订正错题,旁边借他手机玩的同桌撞他一下,把手机还给他:“你哥给你发短信了。”


同桌把手机给他的时候已经退出了社交软件界面回到桌面,吴邪点开短信图标,最新一条就是张起灵刚刚发来的消息:“等下来接你出去吃饭。”


吴邪回了一个好字,他同桌刚才已经看到短信内容了,羡慕道:“又出去吃啊,晚上还是不来上自习了吧?”


吴邪点头,笑得挺开心:“手机还玩吗?”


同桌摇摇头,又高兴起来:“刚跟女朋友约好了,下课一起去食堂。”


吴邪啧啧两声,把手机放回口袋收好了。


吴邪上高中之后平常就不在家住了,他读的是省一中,离家太远。好在张起灵工作之后就在这附近买了房,所以他也没住宿舍,平常不放假的时候都在张起灵家住。


原本学校的规定是学生晚上必须要在学校上晚自习,但张起灵也不知道是怎么跟老师说通了,隔三差五地就把吴邪接回家吃饭,连自习也不用去,自己就在家教吴邪写作业,效率反而更高。


不过这天早晨出门前张起灵就跟吴邪说好了自己今天有事让吴邪就在学校上自习,吴邪以为他是事情提前办完了,然而实际上本质原因是张起灵的表弟张海客从国外回来了。


张起灵性格冷,跟自己这个表弟关系说不上多好,只逢年过节有些联系。然而他虽然对他这个表弟没什么感觉,张海客对这个在家族里头整天被当做别人家的孩子夸耀的表哥却是很感兴趣。他和张起灵约好了晚上叫上海杏一起吃饭,那小丫头要张起灵把吴邪也带出来,张起灵没同意,说他还有学习任务。


张海客虽然在国外读了四年书,但也是早就听说过自己表哥养了个小宝贝,从不带出来让人见。别人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偷偷养了个没人见过的私生子,但张海客却觉得养儿子哪有这样宠的,明明是跟养了个童养媳似的。


张起灵不愿意带吴邪出来见他们,左不过是想把自己的宝贝藏着掖着不让人看,张海客懂得很,而且知道该怎么对付这样的心理。


“吴邪也上高中了吧?”


张起灵扫他一眼,没说话。


张海客不在意,继续说:“你不知道,他的名声在外头可是响的很,我看过他的照片,确实挺清秀的。”


张起灵的脸色整个黑了,张海客和自家妹妹对视一眼,对方接过话头:“我记得他现在读高一,好歹也是个小帅哥,估计有不少女生喜欢吧,他交女朋友了吗?”


张起灵听了这话脸色又变了变,张海客故意说:“现在小孩都早熟得很,说不定他的恋爱经历比我们都丰富。”


张起灵没做声,吴邪从小成绩就好不让人操心,但也因此吴邪爸妈都没怎么管他,吴邪初中的家长会都是张起灵参加的。那个时候他就注意到了,吴邪在学校里人缘好,身边小姑娘围了不少,吴邪还当讲笑话一样跟他说过几次,班里不少同桌都是男女搭配,只有自己每次碰到个女同桌没过多久就被班主任编排走了,他自觉跟人家相处还不错,也不知道是怎么招人烦了。


张起灵是看着吴邪长大的,心里头难免总把他当小孩子看,那时候听吴邪这样说也没多想,就以为是小孩儿随口抱怨两句。后来吴邪再也没讲过这样的话,现在想来,不是这种情况没发生了,而是吴邪自己明白过来,只怕自己不是太招人烦,而是太招女孩子心绪惹得老师家长看不过去了。


一旦有了这样的念头,以往种种被他忽略的小事也相继争先恐后地闯入他的脑海里头。吴邪初中不喜欢他的班主任,一个中年男人每天像防瘟疫一样对早恋严抓死打,最喜欢的就是跟家长打小报告,因此吴邪一直没给学校留爸妈的联系方式,联系人一栏一直写的是“哥哥 张起灵”。吴邪虽然不闹事,但张起灵还是接到过几次这个班主任打来的电话的,对方开口总是说:“吴邪这孩子,听话,学习也积极,不让人操心。”


对这样的评价张起灵也深以为然,也因此他根本就听不出来对方紧接着的“就是平常和有些女同学交往过于密切了”这句话的涵义,一心以为这班主任在夸奖吴邪不仅成绩好乖巧听话还人缘很好。还因此疑惑过这老师对吴邪评价这么高吴邪怎么就看不惯他了。


吴邪初中毕业的时候,张起灵陪他回学校查成绩,那班主任还偷偷把他拉到一边说:“吴邪的父母既然都在,上高中之后也该花点心思培养培养孩子了。你虽然是他哥哥,但是你毕竟年轻,看人看事比不上我们老一辈的,照顾孩子难免有疏忽的地方。”


只怕那时候吴邪的班主任以为张起灵年轻觉得早恋没什么,拐弯抹角地要他跟吴邪爸妈说清楚这事。只可惜当时张起灵完全没往这方向上想,他自己念书的时候从来没有过对异性的特别关注,也理所当然地以为吴邪也不会有,这话说给他听了完全就是对牛弹琴。


他自己在脑子里想了一通,脸上的神色好不到哪里去,张海客看出来了,抓紧说:“你自己完全没青春期,带孩子肯定考虑得不周到,正好今天我和海杏都在,你带他出来让我俩看看,你问不出口的问题我替你问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张起灵没再拒绝,他给吴邪发了短信,张海客又在一边一惊一乍地说:“吴邪他爸妈还给他配手机啊?”


张起灵语气冷淡:“我买的。”


张海客笑了:“我看你是真不懂,现在学校都不准学生带手机是为什么,还不是怕他们耽误学习。你倒好,上赶着给他买手机,这不是给他机会方便他早恋吗?”


他又不说话了。


张起灵跟平常一样在吴邪下午上完最后一节课后在学校门口等他,张海客和张海杏先去了餐馆等他们,吴邪在副驾驶上坐好把书包往后座一丢,问:“今天在外头吃饭?”


张起灵恩了一声,想了想还是给他打针预防针说:“我表弟表妹也在。”


吴邪倒不以为然,没多想什么,自顾自地把安全带系好了拿出手机来玩。他平常在学校也不怎么玩手机,基本都是用来和张起灵联系或者借同桌玩,他这款手机才上市没多久,大陆还没得卖,是张起灵特意托人从台湾给他带回来的,系统也新,那时候还没几个人见过安卓,班里头用塞班的都能算得上是走在时尚前沿的富家子弟,他的手机一拿来就被抢着在男生里头围观了一圈。


他拿着手机也干不了什么,学习任务重开个聊天软件都没几个同学在线,没事的时候只能刷刷论坛看看科技新闻什么的。


吴邪坐在副驾驶上瘫成一团,手上刷着屏幕看他这款手机的论坛,他在里头逛了一圈,那时候玩这个的大部分都还是科技真粉,底下各种测评一摞做下来得出了个性价比挺高的结果。


这个牌子近两年很火,市值一直在翻倍,而且发布了不少款手机,可惜一直不对大陆发售行货。


吴邪看得津津有味,张起灵开车一向不分心,只能注意到他窝在那儿捧着个手机兀自高兴,一下又想到张海客下午跟他讲的话,不禁愁上心头。


张起灵很少为什么事发愁,现下有了这个心理就不禁要仔细想一想。吴邪明年开春就要过十六岁生日了,这年纪搁哪都算是半个大人,就算他真谈了恋爱也没耽误学习没什么可担心的,按理来说自己不该这么沉不住气。张起灵一向宠吴邪,他带吴邪的时间不比吴邪爸妈少,就算是站在家长的角度来讲他也自认不是个顽固老派的家长,碰到吴邪谈恋爱这事最多也就是该教他两个人谈恋爱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不该抱有这样要一棒子打死野鸳鸯把吴邪锁在身边的想法。


把吴邪锁在身边——这年头甫一冒出来就把他吓了一跳,他对血缘亲厚没什么感觉,从小认同的亲人就吴邪一个,以前不管吴邪怎么闹腾他都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然而现在不过是经过了一个下午被张海客说教了几句,他就不得不承认自己自己这么多年来的世界观可能都要被搅个天翻地覆了。


张起灵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吴邪,小孩儿还一点危机感没有,点开了一条评论要回复别人,手指在虚拟键盘上啪嗒啪嗒敲得直响。


张起灵看不见他在看什么,只能听见键盘敲击的音效,小孩子手速快,敲在屏幕上简直能敲出幻影。张起灵看着听着心里更郁闷,他和吴邪这么多年相处下来只觉得甜,然而自己还没有半点要找对象的打算却已经要考虑家里小孩要把从前只属于他的这份甜蜜分出去的情形了。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半点也无法接受想象中的那种情况。



到餐厅门口的时候吴邪就把手机收起来了,张起灵犹豫一阵,还是在下车前问出口:“跟谁聊天呢,说一路了。”


张起灵从没管过吴邪的社交圈子,他还是第一次问这样的问题,吴邪有些惊讶,但还是认真回答了:“没聊天,看论坛在,跟网上的人讨论了一下将来两年手机的发展方向。”


张起灵和吴邪用的都是市面上能买得到的很好的手机,但他自己从来没关注过这些,对他来说手机的功能就是商务联系发发工作邮件和问吴邪在干嘛吃饭没怎么还没回家。


他也从来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喜欢讨论这个。他话少,吴邪小时候还会缠着他要他讲故事,后来长大了两个人一天里说不了几句话,没事的时候就是两个人窝在沙发上你干你的我玩我的。张起灵以前一直觉得这样也很好,现在一想,这个年纪的小孩有几个坐得住的,没几个共同爱好共同话题朋友都交不到一个圈子去,说不定吴邪其实一直觉得他太闷了没意思。


吴邪不是和什么女学生聊天聊得火热让张起灵有了点安慰,但也不过了了。


他带着吴邪进了餐厅,张海客两人已经找了位置坐了,张起灵把吴邪领过去帮他拉开椅子让他坐,吴邪冲他俩笑了笑,“哥哥姐姐好。”


一边还没坐下的张起灵看他一眼,揉了揉他的头发。


一桌三个人对吴邪来说都算是大人,张起灵按吴邪的胃口点了几个菜,张海客兄妹俩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张起灵又给吴邪单独点了份西瓜汁,他俩更沉默了。


吴邪性格挺开朗,张海客虽然大他几岁但社交能力强,没一会儿就和吴邪聊开了,眼见着饭吃得差不多了,张海客总算装作不经意地进入了正题:“你成绩这么好,学校里有不少女生喜欢你吧?”


“啊?”吴邪一愣,呆呆地看了一眼张起灵,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张起灵像没听见似的没反应,手上继续给他剥了个虾放进他碗里。


吴邪又回过头看着笑眯眯的张海客,有些尴尬地说:“还好吧……”


张海客神色平静,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又问:“那你有喜欢的女生吗?”


听到这句话问出口,张起灵总算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也看了过来,吴邪张了张嘴,随即无奈地耸了耸肩,笑:“没有。”


吴邪的这句回答一说出口张起灵就回过头继续剥虾去了,虽然感情上面的事他不清楚,但小孩儿的性格他还是了解的,不会为了这种问题骗人。听了吴邪的答案对面兄妹两个反而好像挺遗憾的,但也没纠缠着多问什么,一顿饭就这么平静的吃完了,只是张海客跟吴邪临分别前随口提了一句:“你可能不知道,你在我们家族里头很有名。”


吴邪愣了愣,刚想追问张起灵就伸手把他一揽搂在怀里走了。


一顿饭吃的时间不短,回去的时候已经暮色四合了。


吴邪和张起灵各自洗了澡,吴邪在客厅里的餐桌前写作业,张起灵在他对面处理工作。


中途张起灵去给他冲了杯牛奶,吴邪接过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问了张海客最后的那话是什么意思。


“我家里有些人不太正常,而且有些奇怪的规矩。”张起灵腰抵在桌沿上靠在他旁边:“你不用管他们。”


吴邪点点头,张起灵又揉了一把他的脑袋。


等吴邪把作业写了回房睡觉之后张起灵又工作了一会儿,回房前他去吴邪的房间看了看,小孩睡得挺安稳。张起灵走进去在他床边坐下,他没关房门,客厅小灯隐隐照进来,吴邪双手都在被子外头,张起灵碰了碰,凉得很,他轻轻把被子掀开一点把吴邪两只手臂放进被子里。


张海客闹腾了一个下午也不过是为了见见吴邪,张起灵从一开始心里就清楚得很,但他还是纵容或者说是促成了这件事的发生。


吴邪和张海客张海杏见面倒没什么,张家规矩再多有他在他们也不会真的害吴邪,只是这么闹了一圈下来,他在看着小孩乖乖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心里总不像从前那么安稳了。


吴邪小时候一张圆圆的脸,初中的时候抽条瘦下来,变得轮廓分明异常清秀。吴邪还在长高,每天吃得再多也不长肉,张起灵为此费了不少心思想把他养好。


吴邪呼吸平稳,张起灵伸出手摸了摸吴邪的脸,小孩皮肤很好,摸起来光滑柔嫩的。他顿在那儿,手上像被磁铁吸住了似的不收回来,房间里晦暗不明,那点暧昧灯光模糊了他的心智,张起灵弯下腰,轻轻用嘴唇在吴邪额头上碰了一下。


没过两秒,底下的人呼吸声突然加重了,张起灵猛地直起身体,吴邪一双黑亮的眼睛睁得老大,直直地望着他。



吴邪早上五点五十起床,一夜没睡的张起灵听见外头的动静赶紧爬起来给他准备早餐。


小孩在卫生间洗漱,他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张起灵刚好把粥煮好,配着蒸熟了的两个馒头端了出去。


吴邪在餐桌前坐下,一声不吭地咬着馒头。张起灵本来想着要不要再去给他加个煎蛋,却看见吴邪脸色差得吓人,吃饭的动作也有气无力的。


他没多想,伸手摸了摸吴邪的额头,吴邪也没躲由着他摸。张起灵收回手,从柜子里头找出根温度计洗干净了让吴邪夹着。


等吴邪一顿早餐吃完了,张起灵把温度计拿回来看了眼,三十八度多。吴邪正要把书包放在沙发上要换鞋,张起灵把他拦住了:“你发烧了,我给你老师打电话请个假,你今天就在家休息。”


吴邪说了声好,张起灵让他回房躺着,他就乖乖又把刚穿上的衣服脱了换上睡衣躺了回去。


张起灵向公司请了假,从抽屉找出来两盒吴邪之前吃的退烧药让他吃了,吴邪吃了药之后就要继续睡,张起灵去给他找了床薄毯加在被子外头发汗。吴邪睡姿从来都不好,夜里总喜欢踢被子,平常张起灵半夜都会起来给他把被子盖好,偏偏昨晚想了一夜的心事就忘了这事。


昨晚那个不明意义的亲吻被发现之后他几乎是很狼狈地逃出来的,也不知道昨天夜里吴邪是不是也和他一样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夜才会受了凉。


吴邪作息习惯挺好,喝了药之后又睡了两个小时就醒了,张起灵看时间还挺早,就让吴邪洗了个澡换身衣服去张起灵床上躺着,自己则去把闷汗了的被子床单该洗的洗了该晒的晒了。


弄完之后他回房,吴邪上身披着张起灵的外套半坐在床上倚着床靠玩手机,张起灵走过去摸了摸他露在外头的那只手,还好,不是很凉。


“你早上没吃多少,要不要我再给你弄点什么吃?”


吴邪摇摇头,说自己还不饿,说着他往里头挪了挪位置,拍拍床外头的那一半:“你也再睡会吧,我又困了。”


张起灵没说话,把被子掀开一角躺了进去,吴邪也把手机放到枕边——张起灵又给他拿到床头柜上放好了,两个人就这么相对着躺在床上。吴邪闭着眼睛往他怀里钻,张起灵把人伸手搂住了,轻轻拍了两下背,吴邪就没再折腾了。


他喝的药药效还在,小孩又难得放松,没多久吴邪就又睡过去了。张起灵睡意很浅,只是耷拉着眼皮躺在那儿让吴邪在他怀里睡得舒服点,大约过了二十来分钟,他放在床头柜上的吴邪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吴邪没动静,张起灵就把手机拿过来了。


他虽然没事不会主动去看小孩的手机,但吴邪也从来没瞒着他什么,密码他都知道。一条短信进来,张起灵点开看了,一个男生的名字,问他今天怎么没去学校,晚上的球赛还能不能参加。


张起灵替他回了说吴邪生病在家休息,今天不去学校。


对面看出来回短信的是他哥哥也就没再问,张起灵看了看他平常的短信,没几个联系人,话说得最多的就是张起灵自己。他把手机放回去,吴邪动了动,他又把人搂好了抵着额头亲了一口,然后一齐睡过去了。









评论(5)
热度(75)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