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啊学霸【周叶】

这篇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

流水账吧

写的时候想到读高中的时候数学有的时候甚至只能考闺蜜的一半


荣耀高中从半个月前就在开始忙着办十周年校庆,校庆当天连高三学生都被强行要求参加校庆典礼。由于没有足够大的演播厅,所有学生都自行搬着板凳在学校操场上坐着听演讲。周泽楷和大多数学生一样,一只手搬着椅子另一只手拿着个什么资料脑袋昏昏沉沉地随着人群往操场走。

 

离高考只有不到两百天的时间,没有哪个高三生会愿意浪费时间参加这样的活动。更何况这天天气还不好,寒风萧瑟,即使周泽楷在冬季宽大的校服里套了两件毛衣也抵挡不住刺骨的冷意。硬着头皮在操场上坐了半个多小时,领导讲话显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坐在最后的周泽楷趁着老师不在不动声色地把椅子搬着悄悄跑了。

 

这种时候估计不能回教室,高三的那栋教学楼现在该是全空了,要是有一个学生在走廊上走都很明显。他躲在角落里想了想,学校里头有座假山峭壁,三层楼的高度,里头的走道蜿蜒难行,外面很难发现里面有人。而且那里头有个不大的亭子,被四周的假山环绕着估计也不会太冷。

 

他现在还没跑远,多延误一分钟就多一分被发现的可能性,索性也就没再想了直奔假山而去。

 

然而等他走过曲折的“山路”终于到了亭子前面时,却发现里面已经有一个和他穿着同样校服的背影了,对方听见来人的动静回过头看,荣耀的校草正艰难地抓着把椅子呆呆站在那儿,形象实在说不上好看。

 

那人牵牵嘴角,形成一个让人十分熟悉的笑容:“想不到小周胆子挺大,也敢逃校庆哈。”

 

叶修和周泽楷虽然同届,但是叶修读书晚一些,周泽楷又是早一年入学,两人年龄相差近两岁,又因为周泽楷的性格内敛,叶修高一时就打趣喊他小周,周泽楷也没觉得有什么,反而还感觉挺亲近的。

 

他露出一个笑,叶修看了只是觉得好玩:“傻站在那干嘛,过来坐啊。”

 

周泽楷把椅子搬进去了,亭子里是空的,显然叶修没像他一样也把椅子拿过来,而是直接坐在亭子的水泥制护栏上。他犹豫了一下,把椅子往叶修面前搬了搬,说:“你坐不坐?”

 

叶修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周泽楷指了指椅子:“木头没那么冰。”

 

叶修懂了,他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到椅子上:“谢了哈,小周还是细心。”

 

周泽楷摇摇头没说话,在叶修刚才坐的地方坐下了。

 

两个人一起在亭子里不说话倒也不尴尬,叶修腿上搁了本真题卷子,手上拿着笔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周泽楷看了一眼,只能看出来他是在算道解析几何的题目。叶修手型很好看看,手指修长笔直,只是天气寒冷,捏着笔的那只手被冻得通红。周泽楷看他的手看了半天叶修也没察觉,仍旧保持着一只手插在口袋里的懒散姿势写得认真。周泽楷没说什么,对着自己的手轻轻呵了口气,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张叠成方块的英语试卷和一支笔,也埋头做起题目来。

 

学校分班大体上是按照成绩来分的,叶修和周泽楷都在学校理科最好的一班,黑板边上就挂着高考倒计时牌,每天下课的气氛就和上课差不多,不是累瘫了趴在桌上抓紧时间睡几分钟的就是扶了扶眼镜继续在题海中奋战的学生。冬天天气冷,教室里的门窗长期关着,饮水机里的开水有时不够喝,女生会让要去买零食的男生帮忙打一保温杯的水带回来。

 

校庆活动持续了一个下午,结束后周泽楷和叶修跟在人群里头往班上走,周泽楷还搬着椅子,叶修倒是一身轻松——晚上吃什么?

 

食堂吃腻了,周泽楷想了想,犹豫着问:“点外卖?”

 

叶修听了他的回答突然笑了,“上次体育课,我看到有个人坐在篮球场旁边的围墙上面从外面往里头送外卖。”

 

以前学校侧门附近是铁栅栏,外卖一向从那儿送进来,前不久学校派人把那儿封了,后来外卖服务便停了一段时间,在那之后周泽楷还没再点过外卖,倒还是才知道原来外头的人是这样把吃的送进来的。

 

他又想了想,叶修说的那墙得有两三米高,不禁在心里头感叹了一番赚钱不容易。

 

吃饭的问题还没解决,两个人走到教学楼下排着队要上楼,叶修突然问:“现在几点了?”

 

周泽楷抬起左手想看表,但手表被衣服挡住了,叶修见状帮他把袖子捋开探头看了眼,解答了自己的问题:“五点半。”

 

他看了时间之后就突然做了决定,“算了,我现在去买个面包,你要不要我帮你带东西?”

 

周泽楷一时答不上来,两个人被人群推着往里走,叶修干脆转身挤了出去,周泽楷这时候才看着他的背影着急地喊了一声:“跟你一样!”

 

叶修背对着他从人群中举起手做了个OK的手势。

 

周泽楷先回了教室,他和叶修的座位并不在一块,他把椅子放好,犹豫了一会,还是坐下来拿出刚才做的试卷对答案。单选和完形填空订正完了之后他往叶修的座位看了一眼,人还没回,又懊恼为什么自己刚才怎么没帮叶修把他的那本卷子带回来,叶修拿着吃的还要拿一沓卷子肯定不方便。

 

刚想到这人就出现在教室门口了,还和正要出去的黄少天逗嘴了两句才进来。周泽楷下意识地想站起来,又不想表现得太明显,硬生生扭成一个裤子粘在椅子上的诡异姿势。

 

叶修面带诧异地走过来,把面包放在他桌上,关心地问:“小周你肚子疼?”

 

周泽楷脸色红得很不好意思,但还是摇摇头说不是,叶修听了这话点点头:“那就好,我给你买了这个,还怕你喝不了了。”

 

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半个巴掌大的小塑料瓶递给他,周泽楷下意识地接过去,是一罐养乐多。

 

叶修从另一边口袋里又拿了瓶一样的出来,捏在手里轻轻扔了扔,说:“我觉得味道还可以。”

 

周泽楷没说话,叶修把自己的那瓶饮料拿着回到座位上,坐下去之前又回过头来,一直盯着叶修的周泽楷立时被抓个正着,他目光下意识地躲闪两下,就听见那人的笑声:“小周还要加油啊,我看你完形填空错了五道。”

 

周泽楷头埋得更低了,悄悄用手掌把完形填空那块地方遮了起来。


评论
热度(36)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