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二十日记事【瓶邪】

                              

瓶邪only

黎簇视角




 

吴老板这两年身体修养得好一些,但是清明之后还是被张老大带到杭州住了一段时间,说是雨村这个季节又阴又潮就算对身体没太大影响住起来也不舒服。张老大和老板一起来了杭州,胖老板在他们那里呆了几天就去北京了。

 

五一前不久张老大用吴邪的微信跟我联系,说让我把堂口的事情处理一下准备一起去北京住住。我估计这要求是我老板提出来的,北京空气质量差张老大一直反对他去,先前每次去都要花不少功夫,还得跟挑良道吉日一样提前选了空气好的日子才动身。我就没那么多事,要去北京还挺高兴的,我跟苏万年后就没见过面,不是他那瞎子师傅犯神经就是我在忙,这时候跟着老板一起带薪放假去找他玩想想都赚大了。

 

没想到一住就住到现在,五月二十号,说是个节日其实屁都算不上,但网上各种口号跟以前同学秀恩爱的朋友圈总还是提醒了我,在这个日子我还得跟老板这两口子一起过,不知道是该说我被秀得惨还是他俩被灯泡们闪得惨。

 

我来北京之后就没干什么事,小事底下解决,大事有老板在,只有点不大不小没什么意义的事情要过过我的眼,所以我基本每天都在跟苏万到处玩。老板不一样,北京一起霾他就是在外头张老大也能马上把他抓回去关在屋子里呼吸空气净化器净化过的新鲜氧气,我跟苏万两个最多带个口罩,一样该吃的吃该玩的玩。

 

我们来北京之后住的是解老板家,他直接借了幢别墅给我老板。我老板两个住二楼,胖老板跟我住三楼,后来瞎子和苏万也来了,我拉着苏万跟我一起,毕竟我还青春正茂,一个人面对那些大老爷们实在有点吃不消。

 

今天星期六,外头天气也不错,解老板给自己放假跟霍秀秀一起来找他们几个说要一起出门踏青。我看这群人是真的有病,明个就小满了还他妈要踏青,没看到日历上写过几天就端午了吗?

 

不过我老板也没同意,今天热的要死,他说在家里吃了午饭之后要睡午觉,等晚点天擦黑凉快了再出去转转。我看解老板本身就是没事做也没真的想去踏青,吴邪拒绝他之后他也没什么反应,看了一下手表就说那正好就在这吃饭,他买了菜过来。

 

所以他早就料到吴邪不会肯出门?

 

今天早上大家起得都很早,主要是一大早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给胖老板打了通电话把他吵醒了,他醒了之后就把大家都吵醒了。其实那个时间点张老大跟瞎子都起来了,我跟苏万年轻人睡觉都是不掐点的,就是我老板被吵醒之后起色不好。老板一向起得都不是很早,主卧隔音特别好,今早上是因为张老大出门的时候敞着门透气才被吵醒的,我估计他昨晚可能被折腾得挺晚,而且他好像早上只要醒了就再睡不着,所以一个上午脸色都很苍白,张老板就一直跟在他边上给他按摩放松。解老板来的时候他还在沙发上倚着打瞌睡,看起来浑身没劲,没想到解老板说要吃饭买了菜之后他反而就醒了,自个儿跑去厨房看了有什么菜,又出来跟胖老板说今天他做饭。

 

我没吃过老板做的饭也不知道是什么水平,不过我看其他人都没什么异议估计档次也不会很低,男人一旦稍微有点年纪就难免会沾染上口腹之欲,一群男人在一起的情况下肯定是做菜最好的那个人上手,因此我也难免对吴老板的手艺有了点期待。

 

吴老板在厨房做饭,张老大去给他打下手,我们就在客厅里自己玩自己的,厨房就在客厅边上,一道透明玻璃门隔着,他俩在里头忙碌的身影一清二楚。但大家都没往那边看,苏万在玩手机,解老板拿着电视遥控器在点播电影一边问我们想看什么。

 

我说想看银河护卫队2,漫威这些年的电影我一部都没落,就是银河护卫队2没来得及看,本来打算再找时间补的。我也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解老板真给我找出来了,也不知道他家这是什么点播电视,我记得这电影前不久才上映来着,不知道是不是解老板跟广电的也有点关系。

 

这片子放了之后就我跟苏万看进去了还能讨论剧情抓到笑点,解老板他们也在看但估计不知道是在讲什么,特别是胖老板撑着眼睛直嚷嚷:“这他妈什么东西,又红又绿的,胖爷的眼睛都要被它闪瞎了。”

 

我跟苏万对视一眼不敢作声,这系列本来就是小孩儿看的,我跟苏万都算看的是情怀,要他们看也确实是为难人了。

 

霍姐看了一会儿可能实在受不了,走过去把厨房门一拉进去帮忙去了。解老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副扑克来拉着胖老板和黑瞎子打牌。

 

电影大概看了一半的时间饭就做好了,我把电影暂停了,胖老板他们把牌就扔在那儿。饭厅里有张大圆桌,吴老板正在边上脱身上的格子围裙,张老大在背后帮他把绳结解开给他把围裙取下来,他随手就放在一边的台子上。解老板他们在来来回回地端菜,我跟苏万也去帮忙摆碗筷,解老板还开了壶白酒,说是朋友的酒厂酿的好酒,味道醇厚即便醉酒也不会头疼。

 

他们给老板也倒了酒,张老大没做声,只是酒倒了半杯的时候突然伸手把酒壶往上微微一挡,大家知道这意思也就没再继续了。

 

我老板比较偏爱甜食,身体不行之后又吃不了油腻的东西,但一桌子菜倒做得南北口味都照顾到了,荤素搭配正菜开胃小菜都有,我伸筷子尝了一口就觉得很对胃口。来北京之后一直是胖老板做饭,虽然好吃但是口味实在太重,好在张老大每天都要给老板准备些消食开胃的清爽小吃,我们也沾了光能分点才不至于吃得便秘。

 

一顿饭大家吃得都很高兴,酒也喝了不少,老板开始只喝了半杯,后来又想多要点,他跟张老大两个人凑在一块悄悄说了半天张老大才松了口允许他多喝半杯。我看胖老板开始估计想开他俩的玩笑,最后也没说什么。

 

饭吃完之后大家都有点酒意,我跟苏万也喝了不少,毕竟他们这群神经病嘴上说着我俩是小孩实际上没给我俩半点小孩的待遇。吴老板说要上楼洗把脸睡一觉,大家都没拦着。我跟苏万收拾碗筷,进厨房的时候张老大在里头对我俩点了点头,也没说话,就把碗接过去搁洗碗机里头放了。我们俩又出来准备抹桌子,没想到秀秀姐已经都弄好了,把抹布给我一扔叫我拿去洗洗,苏万在外头把地扫了,我再出去的时候解老板他们不知道又从哪弄了副麻将出来。秀秀姐想上楼睡觉,他们喊张老大打麻将他不肯,说要去陪吴老板,怕他是喝多了难受。

 

胖老板骂骂咧咧了两句也没办法,把秀秀姐留下来打北京麻将去了。我跟苏万看了一会儿也看不懂,干脆各自把笔记本拿下来打守望先锋去了。


评论(3)
热度(47)

© AliceEc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可能请假半年,一年内三次元忙到哭
各cp不逆不拆